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方家方海
    肖遥怎么都没想到,刘纯竟然会赶在这个节骨眼来。

    他尴尬地笑了笑,小声安慰道:“没事,我没事的,你先别哭了,这也不怪你。”

    “可是你都进医院了……”刘纯梨花带雨,双眼江陵,估计在来的路上就哭了不短时间。

    病房里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郁闷和尴尬,李老爷子咳嗽了一声,小声问道:“肖遥,这位是?”

    李老爷子有种不安的感觉,听刘纯的话,肖遥今天之所以会进了医院,估计也和这女孩有关系,说不定肖遥就是为了她,才和那些人杠上的,不管怎么样,他都觉得肖遥和这个哭哭啼啼的女孩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想到这些,他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

    巧的是,李潇潇也正好转过脸,注意到了李老爷子的目光,被自己爷爷这么一看,李潇潇就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了,赶紧别过脸不去接触爷爷的目光,可心里却又不是个滋味……

    肖遥听了李老爷子的问题,抬起脑袋说道:“她是我的朋友,叫刘纯,也是在李氏集团上班。”

    “在李氏集团上班?”李老爷子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该让肖遥跟着李潇潇去集团啊,这下好了,惹出事了吧?他的心里也有些生气,都不知道和潇潇这丫头暗示多少遍了,让她抓紧时间下手,结果到现在都没确定关系,反而让别人抢了先,这么好的男人,要是错过了,以后还到哪找啊?

    李老爷子,是越想越生气,都恨不得一拍巴掌吩咐人把刘纯给赶出去,但是他也明白这么做肯定不合适,只能在心里着急。

    至于肖遥说的什么朋友,李老爷子也并不是百分百的相信,一个长得挺帅,还有本事的小伙子,遇到一个清纯可爱,长相俊美的小姑娘,说两个人只是朋友?这其中定有猫腻!

    “刘纯,你就先别哭了,我也没受什么伤,等会就可以出院了。”肖遥笑了笑,转脸看着李潇潇道,“我得出院了。”

    “医生说,你得在观察观察。”李潇潇开口道。

    “观察?”肖遥笑了笑,“你忘了,我也是中医?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可不觉得医院里的那些医生医术要比我高明许多。”

    “哼,好大的口气!”肖遥的话刚刚落下,一个不满的声音随着响起。

    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年纪大约在四十来岁左右,但是在这个年纪,他却已经成为了海天市第一医院的副院长,可见医术一斑。

    肖遥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每天都刷牙,没口气。”

    “小伙子,我知道你不一般,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住进高级病房里,但是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并不觉得我们医院里的医生比你好?”走进来的中年男人走到病床前,皱着眉头道,“难道你觉得,这样口气还不算大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肖遥也有些不高兴了。自己说的本来就是实话,招他惹他了?

    “孙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李老爷子瞪了眼那个医生,道,“他是我的子侄晚辈。”

    他的话里意思,就是在告诉孙院长,肖遥是他的晚辈,让对方说话注意点。

    孙启浩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道:“李老爷子,我知道他是你的晚辈,不然的话,你也不会亲自来看他不是?但是,我确实有些不满,他这是在质疑我们医院,质疑我们医院所有的医生,作为医院的副院长,我觉得我有资格站出来说几句话。”

    李老爷子刚打算说话,话头就被李潇潇抢了过去。

    “孙院长,当初我爷爷病重的时候,你们医院似乎也做了不少检查吧?结果呢?”李潇潇忍不住讥讽道,“忙前忙后忙了那么久,还不是一点用都没有?最后,还不是肖遥治好了我的爷爷?”

    “肖遥?”孙启浩一愣,看了眼手中的病历本,接着就瞪大了眼睛,指着肖遥道,“你说,是他治好了李老爷子?”

    “不然呢?”李潇潇反问道。

    孙启浩觉得李潇潇肯定是开玩笑,他们也都知道,李老爷子是被一个中医医好的,而且那个人和海天市的神医药灵之间似乎还有些关系,他们都认为,治好李老爷子的肯定是另外一名声名远扬的老中医。

    结果现在李潇潇竟然告诉他,治好老爷子的是眼前这个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李小姐,我知道你和病人的关系匪浅,沾亲带故,但是,也不能将这么大的功劳推到他的身上,就为了让被人高看他一眼吧?”孙启浩阴阳怪气道。

    李潇潇还想解释,却被肖遥一把拽住。

    “别跟他生气了,不值得。”肖遥道,“他相不相信我,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李潇潇一愣,所有人也都是一愣,而孙启浩的脸色更是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

    “李老爷子,你这子侄,素质还真不错啊!就因为我的几句话,就开口咒人了?”孙启浩冷笑着说道。

    李老爷子也有些好奇,道:“肖遥,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肖遥耸了耸肩膀,“字面上的意思呗,他肯定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得了肝癌,不过这又怎么样呢?我这么说的话,他肯定不会相信的。”

    李老爷子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了孙启浩一眼,摇了摇脑袋,虽然这家伙已经在李老爷子的心里有了污点,但是,他毕竟才四十多岁,在这个年纪,没有任何的家世,却能坐在副院长的位置上,可见他确实有两把刷子。

    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哼,你以为你随便吓唬我几句,瞎扯几句,我就会相信你吗?”孙启浩冷笑道,“你的想法,未免也太幼稚了吧?”

    “幼稚的人,总是喜欢说别人幼稚,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半信半疑的去检查一下身体,毕竟身体是自己的,没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真有什么问题,早点知道,也可以早点医治。”肖遥说道。

    孙启浩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等孙启浩走了之后,李潇潇才问道:“肖遥,你刚才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啊?”

    “我不会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肖遥严肃道。

    李潇潇叹气:“这倒是有些可惜了,虽然他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医术还算可以。”

    肖遥点了点头:“这个我不清楚,不过我现在已经告诉他了,虽然是肝癌,但也只是早期而已,及时得到治疗的话,不是太严重的问题,我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和我置气,故意不去检查身体。”

    李潇潇苦笑不语。

    而这时候,病房的门又一次被人推开。

    “我兄弟呢!我兄弟怎么样了?”一个满头大汗的男人直接冲到了病房前,看了眼肖遥之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兄弟,你没事就好了,告诉我,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敢找你麻烦,我帮你弄死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年轻男人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

    肖遥摸了摸鼻子,盯着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好一阵疑惑,最后才一拍脑袋想了起来,道:“你是今天差点死在奥迪车里的那个男人吧?”

    “对对对!”年轻男人,也就是方海,使劲地点了点头,搓着手道,“兄弟,我叫方海,你叫我大海就成了!”

    肖遥哭笑不得。

    “方少,您来了?”这时候,一边的谷利兵才小声说道。

    方海转过脸,狠狠地瞪了谷利兵一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谷利兵无奈不已,看来自己的霉运还是没走干净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得到消息,对付神医的人,似乎是海天市莫家的莫成飞。”

    “莫成飞?”方海冷笑不止,“好一个莫成飞,前段时间还请我吃饭,一口一个海哥的,今天就壮了胆子,敢来对付我兄弟了?”

    说完,他转过身就要走。

    “等等,那个……方海,你干嘛去?”肖遥赶紧叫住方海问道。

    “我去帮你把那个小王八犊子的腿打断啊!”方海抓了抓脑袋,一脸单纯地说道。

    肖遥是真的有些抓狂了。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方海,我知道你是好意,想要报恩,但是不需要,而且,那个莫成飞在海天市似乎也算个人物,你没必要因为我惹上麻烦。”肖遥解释道。

    “麻烦?”方海的脸色有些古怪。

    熟悉方海的谷利兵,脸色也有些古怪。

    莫成飞在方海的眼里,恐怕还算不上麻烦吧?

    “神医,方海是省城方家的人……”谷利兵小声说道。

    “方家?”肖遥还没说话,李潇潇倒是一惊,道,“方稠文的那个方家?”

    “还有那个方家?”谷利兵苦笑。

    李潇潇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眼肖遥,心里暗道这个家伙还真是好运气,随便救个人,竟然就是省城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而且,现在这个家伙还和肖遥称兄道弟的,真不知道他的运气到底是哪来的。

    省城方家,现在的家主是方稠文,方氏集团的董事长,也就是方海的父亲。而方海的母亲,是省长洪朝山的女儿,可以说,方家是整个安言省最大的家族之一。

    在方海这样的人眼里,一个莫成飞,似乎真的算不上是什么麻烦。

    肖遥虽然不知道方家是什么方家,方稠文又是谁,但是他知道这个方海的家世肯定不一般。

    “方海,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就能处理,仇,要自己报才合适。”肖遥笑着说道。

    方海沉默了片刻,许久,又重新走到了病床前,看着肖遥哈哈笑道:“不错!果然不愧是我方海的兄弟,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这个仇你就自己报,有用得着我方海的地方就吱一声,我保证随叫随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