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你就是这么报答的?
    肖遥对宋逸霖,确实心怀感激。

    肖遥对宋逸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是宋逸霖却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落得如此境地,在现在这个社会,这样的人一般会被所有人认为是“白痴”。

    不要说别人了,就是肖遥自己都表示难以理解宋逸霖的做法。

    “你让我走,我就走,我多没面子?”宋逸霖看了眼肖遥,喘着粗气道。

    肖遥有些哭笑不得,大哥,你都被揍成猪头了快,还要面子呢?

    猛然间,肖遥眼神中寒光一闪,伸出手将宋逸霖拉到自己身后,紧接着往前迈出一步,一拳挥出。

    “啊!”一声惨叫在宋逸霖的背后响起,他猛然转过脸,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手里握着刀片的男人已经悄然无息的到了他的背后,若不是肖遥这一拳的话,恐怕刀片都已经落在了他的背上,不觉间,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

    “谢……谢谢!”宋逸霖道。

    “不需要,要是真的得说谢谢,也是我谢谢你。”肖遥开口,说话之间,已经再次放倒了一个男人。

    宋逸霖看着肖遥的眼神已经充满了崇拜。

    肖遥的耐力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是八虎拳这一脉最杰出的天才,是他们家族的希望,但是现在,他看到肖遥忽然有一种挫败感,他决定了,以后谁还敢说他是天才,他一定将自己的拳头砸到对方的脸上,没这么骂人的!

    “呜呜呜呜呜……”就在这时候,一阵警笛声响起。

    肖遥听到这声音,也松了口气。

    王磊和老虎的脸色都是一变。

    “不对啊,警察怎么会这么快就来了呢?”老虎张了张嘴巴。

    “你他妈傻啊!还不快点走!”王磊说完这句话,就大喝了一声,“兄弟们,撤!”说完,他转身就走。

    老虎也愣了一秒,也吼了一声:“走走走!”

    不过这时候,十几辆警车已经停了下来,穿着制服的刑警和穿着防弹衣的武警都从车上下来,扑进了人群里。

    毒狼帮的那些人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看到警察就彻底的傻了眼,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警棍就已经敲打在了他们的身上。

    他们这群人,最多也只能在一些学生,小贩跟前耀武扬威,遇到警察,也只能抱头鼠窜的份。

    “被打了,别打了!我都投降了。”

    “老大!救我啊!呜呜!”

    一群小弟被警察按在地上,还在发出哀嚎声和求救声,可惜的是老虎这时候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心思去管他们,赶紧跟着王磊的人一起脱离了包围圈。

    肖遥架着已经脱力而晕了过去的宋逸霖,也遭到了几个警察的围殴。

    “赶紧给我爆头蹲下!”一个握着警棍的刑警冲着肖遥道。

    “滚开,我朋友快休克了,我现在必须得给他施针。”肖遥大声吼道。

    “哟呵!这么嚣张?”那个刑警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一直以来只有他叫混混滚开,只有他对别人凶,被小混混反吼,他还是第一次。

    他已经把肖遥当成了小混混。

    说话间,那个刑警手中的警棍已经朝着肖遥砸了过来。

    肖遥的眼神中寒光一闪,猛然伸出脚,踹在了对方的手腕上,那个男刑警哀嚎一声,手中的警棍也飞了出去,抱着自己的手腕痛苦的嚎叫了起来。

    “你找死!”剩下的刑警都愣了几秒,他们大概都没想到肖遥竟然还敢反抗袭警,于是同时挥舞着警棍朝着肖遥扑了上来。

    “住手!”这时候,谷利兵及时大吼了一声,那几个刑警才都听了下来,转脸看着谷利兵,眼神中写满了好奇。

    谷利兵也懒得搭理他们,只是快步走到了肖遥的跟前,小声道:“神医,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怎么在这里?”肖遥冷笑不止,“我在这里都已经很久了,我真不明白了,你们到底是来抓谁的?两百多个混混围着我和我朋友打,我们好不容易拖到了现在,我朋友已经脱力了,你们还要抓我们?”

    谷利兵听到这句话,脑门山的汗就哗啦啦的往下落着。

    他多希望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话。

    先前那场群殴,竟然是两百多个混混围殴肖遥和他的这个朋友?

    “都给我让开。”肖遥开口道。

    “是是是。”谷利兵连连点头,也吼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闪开啊!”

    那几个刑警虽然对肖遥充满了不满,但是也不敢违抗谷利兵的命令,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肖遥将宋逸霖放在地上,并且掏出自己身上的烈火针,取出几根银针,分别扎入了宋逸霖身上的几个穴道,这几针,也让肖遥用掉了体内剩余的最后一丝劲气,等收起针的时候,他的脸色也苍白如纸了。

    宋逸霖费力的睁开红肿的眼睛,看了眼肖遥,笑了笑:“兄弟,能教我打架吗?”

    肖遥一阵无语,刚想点头,却眼前一黑,也晕了过去……

    事实上,他也脱力了。

    谷利兵看到这一幕,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

    “谷局长,怎么回事?怎么不把这两个家伙抓起来啊?”肥头大耳的刘福贵挤进人群里,探着脑袋问道。

    “啪!”谷利兵直接转身,一巴掌抽在了刘福贵的脸上。

    刘福贵捂着自己迅速肿起来的脸颊,一阵呆愣。

    “抓抓抓,抓个屁!你他妈真是个人才!”谷利兵大骂了几句,又冲着周围的几个刑警吼道,“还看什么看?赶紧送救护车里啊!”

    “是!”那几个刑警的大脑也没反应过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谷利兵竟然发这么大的火气,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赶紧将肖遥和宋逸霖已经抬了起来,送进了救护车里……

    就在这时候,谷利兵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本来想直接挂断,但是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但是立刻接通,并且放在了耳边,问道:“喂?方少,您有什么事?”

    “哦!我还等着你的电话呢,我让你查的车牌号怎么样了?”电话里的男人问道。

    听到这句话,谷利兵再次傻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本来想下班之后打电话给您的,但是东环这边发生了大规模群殴事件,我只能带人来镇压,然后您说的那辆卡车车牌,现在还没办法查到,应该是假.牌照,至于那辆奔驰车的车牌,我查到了,是李氏集团董事长李潇潇的车,而你说的那个年轻人,应该是李潇潇的保镖,也是个神医叫肖遥。”

    谷利兵说这些话的时候,充满了无奈。

    “肖遥?好吧,那他现在住在哪呢?”

    “他……他住在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马上就要住进医院了。”谷利兵几乎是带着哭腔说的这番话。

    “什么?!”电话里的声音,骤然提高了许多,而打电话的人,语气也变得冷淡了,“谷利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了,今天晚上的这场大规模斗殴,就是有两百多个混混围殴了肖遥,虽然他没什么严重的外伤,可也昏了过去……”谷利兵小声说道。

    电话里,一阵沉默。

    许久,那个男人才再次开口:“告诉我,是哪家医院,我立刻过去。”

    “恩,我们等会将肖遥送到海天市第一医院。”

    “我明白了。”说完这句话,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谷利兵握着手机,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他抬起脑袋,看了眼漆黑的夜空,许久,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看来这一次,海天市是真的要变天了……”

    当肖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

    “你醒了?”肖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李潇潇,而在李潇潇的身后,还站着不少人,就是李老爷子,也亲自赶了过来。

    “我没事,和我一起的那个男人怎么样了?”肖遥开口问道。

    “他没什么事情,也就是脱力了,差点休克,好在及时得到了治疗,医生说,似乎是有人给他做了针灸,我想肯定是你。”李潇潇苦笑着说道,“怎么搞成这样呢?”

    肖遥笑了笑,睡了这么一会,他的脸色也缓和了很多。

    “肖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找你的麻烦,老头子我就是掀翻了海天市的天,也帮你把这场子找回来!”李老爷子气的眉毛都发抖,沉声问道。

    肖遥看了眼李老爷子,道:“老爷子,放心吧,这个仇,我自己会报的!”

    李老爷子看着肖遥,苦笑不已,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神医,你醒了啊?”谷利兵凑过脑袋,小心翼翼地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你还敢来?”

    谷利兵脸色一白,没敢接话。

    “哼,谷利兵,我看,你这个警察局长是做到头了!”李老爷子冷笑一声,道,“一个警察局长,接到报警电话都有将近二十分钟了,才迟迟出警,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谷利兵,肖遥救过你的命,又帮你治好了你的老毛病,结果,你就是这么报答的?”李潇潇站起身,冷冷地看着谷利兵,寒声问道。

    “神医,我是真不清楚您也在里面,否则的话,我哪怕是单枪匹马,也杀过去了。”谷利兵一脸郑重道。

    “不是我,你就可以晚点去了?”肖遥盯着谷利兵,有些好笑道。

    谷利兵涨红了脸,又是一阵沉默。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满脸泪痕的女孩抽泣着抽到了病床前:“肖遥,你没事吧?呜呜,都怪我,都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