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幽冥虫
    对于柳市长而言,每天最难熬的时间,就是晚上的十一点。

    每当到了这个时候,他都有一种想死的冲动,因为在那短暂的时间里,他简直感觉生不如死,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疼痛。

    柳市长的五官,此时已经扭曲在了一起,他的额头上,青筋暴露,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也哗啦啦的往下落着,枕在头下的枕头此时也被汗水浸透,面部肌肉就像装上了发动机一样不停的抖动着。

    一开始柳市长或许还能压抑着自己的痛苦,发出沉闷的哼声,但是渐渐地,那股疼痛愈演愈烈,到最后他也不得不用吼声来缓解自己精神上的疼痛。

    “肖先生,神医,你们快点看看柳市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方大声说道。

    “哦哦!”肖遥回过神,快步走到了柳市长的跟前,伸出手掐住柳市长的手腕,开始切脉。

    望闻问切,望就是看柳市长现在的脸色,闻是指听病人的气息,问,自然就是询问病情,切,就是切脉了。

    只是现在,柳市长这副惨样,想要看出些什么,有些麻烦,毕竟那五官就挤在一起了,闻的话,则是柳市长此时气息混乱,气脉不调,问?柳市长啥都说不出来,还问什么呢?也就只剩下最后的切脉了。

    药灵死死地盯着肖遥,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镜头。

    自己师傅会有办法吗?他的心里也有些疑惑。

    而小方,早已经是满头大汗,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柳市长这副样子了,但是,这一次似乎要比以前更加严重。

    “肖先生,您有没有办法啊?”小方急切问道。

    “你别废话!”药灵瞪了眼小方,训斥道。

    小方无奈,只能先选择噤声。

    此时的柳市长,似乎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他伸出手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抓挠着,抓过的地方都留下一道道血痕,可见力气之大。

    肖遥皱紧眉头,迅速拿出银针,紧接着,以迅雷之势刺入柳市长的太阳穴。

    “去帮我准备些冷水来。”肖遥开口说道。

    “哦哦!”药灵赶紧点头,虽然不想离开,但是毕竟现在救人要紧,所以也不敢有任何废话,快步走出了房间,等他回来的时候,却见柳市长的身上穴道已经多了十三根银针,不由内心郁闷,早知道就让小方去好了,自己这错过了多少个关键的镜头啊!

    “泼到柳市长身上!”肖遥开口说道。

    药灵一愣,问道:“师傅,您确定?”

    “确定,快点!”肖遥的每一针,都渡入了自己体内的劲气,所以这个时候,他的脑门上已经开始溢出了汗珠,并且脸色也开始发白。

    “哗!”有了肖遥的吩咐,药灵也不再犹豫,直接将水盆里的冷水全部倒在了柳市长的身上。

    小方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这叫怎么回事啊?这难道也能治病?不过,既然柳市长都愿意相信肖遥,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静观其变。

    说也奇怪,一盆冷水林下去之后,柳市长明显安静了一些,原本不停在身上抓挠的手,此时也停了下来,只是眉头依然紧皱。

    “咦?真的有效果!”药灵惊呼道。

    肖遥转过脸,没好气道:“要是没效果,我干嘛让你这么做?”

    药灵讪讪笑着。

    肖遥长长舒了口气,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的虚脱了,也好在,柳市长的病情算是稳定住了,接下来不需要在浪费一丝劲气。

    他吩咐药灵拿来笔和纸,接着迅速写下一篇药方,接而递给药灵:“去帮我把这些药抓来,然后煎药,至于煎熬的步奏,我也写在上面了。”

    “恩!”药灵点了点头,又沉声问道,“师傅,您已经知道柳市长到底是什么病了?”

    肖遥沉下脸,道:“不好说,但是已经有就成的把握能确定了。”说完,他又转过脸看着小方,问道,“我问你,最近这段时间,柳市长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呢?”

    小方一愣,露出一丝苦笑:“肖先生,您这个问题就有些难为我了,柳市长一直两袖清风,但是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不能两袖清风啊!人家给他钱,他不收,那就是得罪人,照这么说的话,柳市长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肖遥叹了口气,小方说的这些,他也能理解。

    你是一个市长,你不收我钱?那你就是不想帮我!

    “那,柳市长最近有没有得罪一个叫蒋天路的家伙?”肖遥问道。

    “恩?”小方显示一阵沉默,开始思索,最后一拍脑袋,道,“对对对,肖先生,您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了,半个月前,蒋氏集团的蒋天路来找过柳市长,对方是希望柳市长能给他手底下的工程建筑公司开一张批条,结果柳市长因为对方公司不达标没同意,两个人闹了些不愉快。”

    肖遥露出了一丝笑容。

    “又是那个蒋天路?”药灵听到这,也是恍然大悟,道,“师傅,您的意思就是说,这一次又是那个蒋天路搞的鬼?”

    “多数就是他。”肖遥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看来,这家伙还真的有些不老实啊,仗着会点邪门歪道,就开始肆意妄为了。”

    药灵也是一脸的愤怒,作为一名中医,他也讨厌这种到处害人的家伙。

    “行了,药灵,赶紧去熬药吧,耽误不得。”肖遥说道。

    药灵重重点了点头,赶紧走了出去。

    小方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他已经确定了,肖遥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

    “肖先生,您可真的是救了柳市长一条命啊!”小方激动道,“您不单单是帮了柳市长,也是帮了我!”

    肖遥笑了笑:“刚才你不是说了吗?柳市长两袖清风,这样的人,就值得我去救!”

    “恩!”小方说道,“等柳市长彻底好了,诊费肯定少不了您的!”

    肖遥脸色又沉了下来:“首先,我救柳市长,并不是因为什么诊费,而是我作为一名中医,就不可能见死不救,其次,柳市长是个好官,华夏就需要这样的人,我更不可能袖手旁观。”

    小方热泪盈眶。

    这才是真正的中医啊!

    什么时候开始,医术已经成为了某些人谋取利益的工具,有多少人因为家里没钱看不起病,最后只能命丧黄泉,难道现在这个社会,钱都能买到命了吗?不单单是小方不理解,很多人都不理解,可即便不理解,义愤填膺,也没有丝毫用处。

    “肖先生,在这个世界上,需要的不单单是柳市长这样的好官,更需要您这样悬壶济世的好医生啊!”小方说道。

    肖遥苦笑着摇了摇头,悬壶济世?他还真不敢当……

    没过多久,药灵就将熬好的中药端了过来。

    “师傅,是现在就给柳市长服药吗?”药灵问道。

    “服药?”肖遥一愣,好奇道,“谁告诉你,这药是给柳市长喝的?”

    “额……”药灵顿时尴尬,确实没人说,这药是给柳市长喝的,肖遥只是让他去煎药而已。

    “这药不是喝的。”肖遥笑了笑,从药灵那里接过药碗,放在了柳市长的床头。

    小方和药灵都有些不理解。

    肖遥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搬了张椅子,坐在床头,盯着柳市长。

    药灵和小方见肖遥一脸认真地样子,也不敢出言打扰,只能乖乖的站在一边,静默着。

    等了差不多五分钟,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不过,这个时候柳市长也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药灵刚想开口询问,嘴还没张开,就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震惊。

    小方此时也是一脸的错愕,甚至还有些恐慌,对眼前的这一幕感到匪夷所思。

    在柳市长的喉咙处,竟然鼓起了一个包,更加渗人的是,那个小包此时还在朝着口腔移动着。

    肖遥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看来,是到了最后收尾的时候了。

    肖遥伸出手,咧开柳市长的嘴巴,紧接着,一只黑色的大蜘蛛,就慢慢爬了出来,凑到了药碗的跟前。

    说是蜘蛛,有些不太贴切,只是那只虫子和蜘蛛一样,都有着八条毛茸茸的腿而已,可是在虫子的头部,却又有两条类似于蜗牛的触角,而且,在虫子的背部,还长着密密麻麻像是眼睛的东西,扑闪扑闪的。

    小方和药灵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只要是因为这玩意,实在是太恐怖了!

    那只虫子,直接爬进了药碗里,似乎这个药碗里的中药,对它有很大的诱.惑。

    说时迟,那时快,肖遥猛然伸出手,手中的银针直接扎在虫子的背部,贯穿而过。

    “幽冥虫,十大蛊虫之一,剧毒无比。”肖遥开口说道。

    药灵和小方,此时已经彻底的惊呆了。

    许久,药灵才反应过来:“师傅,这……就是柳市长身体里的蛊虫?”

    肖遥点了点头,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道:“要说柳市长的运气也确实好,看着幽冥虫的个头,最起码已经成长了几天,等到十二天的时候,恐怕,即便是华佗在世,也束手无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