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逍遥牌金疮药
    不留下任何的伤痕,这是现在华夏市场上任何一种金疮药都做不到的。

    先前肖遥已经介绍了这种新型金疮药的种种,无论是见血止血,还是愈合速度快,都不是现在市场上的金疮药能比上的,更重要的是,这种金疮药的制作成本比起他们之前的,要低很多,在价格上,他们就已经取得了很大的优势。

    李潇潇还没有从这些震惊中回过神来,现在肖遥又告诉她,这种金疮药竟然还能让伤口不留下任何伤疤,这简直就是神药啊!

    “肖遥,你简直是太厉害了!这样的药方,你和你师傅到底是怎么想到的啊!”李潇潇激动地说道。

    肖遥笑了笑,有些尴尬:“这药方就算好了吗?其实,这已经是比较低级的了,最好的那种,能在药粉刚刚洒在伤口上的时候,就能将伤口痊愈,并且使肌肤光滑,只是那种药方的药材实在是太难找了,配起来也相当的麻烦,即便真的做好了,价格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李潇潇想了想,说道:“这也不难啊,我们可以做出来一些,然后作为高档品出售,就卖给那些有钱人,怎么样?”李潇潇说着,发现肖遥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又赶紧说道,“你放心吧,不管卖了多少钱,你都占六成,怎么样?”

    肖遥还是摇了摇脑袋。

    “怎么?你是不想卖?”李潇潇似乎有些好奇。

    肖遥露出一丝苦笑:“不是我不想卖,现在我也算是确切的感受到了钱的重要性,只是……即便我有这配方,有这些药材,我也配不出来啊。”

    “配不出来?”李潇潇有些奇怪,也没能理解肖遥的意思。

    “恩,这种药,对炼药师的要求也很高,最起码现在的我是没办法制出这样的药,我没这个实力。”肖遥点点头说道。

    “炼药师?”李潇潇稍微挑了下眉头,对这个新鲜的词语似乎有些好奇。

    “额……”肖遥也再一次保持了沉默,妈蛋,自己还真是口无遮拦啊!怎么能把这些事情抖出来呢?

    李潇潇看肖遥脸色不对劲,也很是聪明的没选择继续问下去,只是让江建华把药方拿下去,让药厂加班加点制造,其实在药方上面,肖遥也将制药的步奏写的很清楚,再说了,先前他在制药的时候,江建华也就站在边上,他看的也很仔细。

    “李董,新的金疮药,叫什么啊?还是哈利吗?”江建华看着李潇潇问道。

    “恩?”李潇潇笑了笑,眉目流转望向肖遥,“这药方是肖遥拿出来的,肖遥,你说叫什么名字?”

    “名字不重要,药是好药,就可以了。”肖遥说道。

    “行!”李潇潇说道,“那我就随便起一个咯?”

    “恩。”肖遥无所谓地说道。

    “那就叫逍遥金疮药吧!”李潇潇说道。

    肖遥有些哭笑不得,想着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我来想个名字呢……

    “以后,逍遥金疮药有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李潇潇说道。

    “啊?这就不需要了吧!”肖遥赶紧摆手。

    “没什么不需要的,这本来就是你的,应该是你授权给我们。”李潇潇说道,“毕竟,或许你和你的师傅都可以不计较专利,但是现在既然我们要将逍遥金疮药推向市场,就必须得有专利。”

    肖遥无奈,点了点头,商场的事情他还真的不是很了解,但是既然李潇潇这么说,那就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反正只是一个金疮药的药方而已,没什么不得了的。

    “我让老标送你回去吧。”李潇潇说道,“我等会还得去和那些受害人谈赔偿的事情。”

    “恩。”肖遥说道,“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反正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好吧!”李潇潇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还是点了点头,先前肖遥之所以会被抓到警察局,也只是遭人陷害了,接下来应该不会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情,肖遥这么大的人,总不至于走丢了。

    肖遥前脚刚走,李潇潇也赶紧去忙自己的事情。

    李兵和李小冉面面相觑。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大的麻烦,竟然就被这么轻描淡写的解决了。

    “看来,我们想借着这件事情让李潇潇下台,是不可能的了。”李兵长长地叹了口气怨气。

    “可是,李潇潇想要赔偿也得花不少钱啊!我们还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李小冉说道。

    “花不少钱?”李兵的表情有些古怪,道,“你觉得,她在这件事情上花的钱,能比得过逍遥金疮药即将创造出的价值?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情捅到董事会去,恐怕那些老家伙不但不会责怪李潇潇,反而还会觉得李潇潇为集团立了大功呢!”

    听了李兵的话,李小冉也明白了其中的利害,满脸的怨恨。

    没有人比她更失望,因为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她导演的。

    金疮药之所以会出问题,也是她吩咐人在药里加了些东西,其实这个主意,也是她那个秘书出的,本来确实是万无一失,只是损失一些利益而已,结果却没想到,因为一个肖遥,剧情发生了翻转,本来对李潇潇不利的剧本,竟然变成了现在这样。

    她不服气!

    精心策划的一切,还承担了一定的风险,结果这样的麻烦,就被肖遥解决了?

    “这个叫肖遥的家伙,真的不简单啊!”李小冉咬牙切齿道。

    “恩,我们也得想办法,把他赶出李家。”李兵也很是赞同自己女儿的看法……

    晚上,十点半左右,柳市长就和那个叫小方的年轻男人来到了济世堂。

    药灵还硬拉着肖遥,问一些中医针灸上的事情,肖遥被他烦的脑袋疼,只能先指点一些。

    “神医,还有……肖先生,我来了。”柳市长看到肖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难道叫神医师傅?这听上去似乎有些怪异。

    肖遥倒是不以为然,他站起身,点了点头,笑道:“柳市长,先找个地方躺下吧,等十一点的时候,我观察一下。”

    柳市长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肖先生。”小方忽然开口道。

    “恩?”肖遥别过脸,看了眼小方,问道,“有什么事吗?”

    “如果可以的话,务必要治好柳市长!这已经是最后一晚上了……”

    “最后一晚上?”肖遥没听懂小方的意思。

    “小方,不要多言!”柳市长皱眉,训斥道。

    小方叹了口气:“市长,如果今天晚上您还是治不好的话,恐怕你的仕途,就彻底的毁了啊!”

    柳市长的表情有些动容。

    “能跟我说说吗?”肖遥问道。

    小方没说话,这些事情没有柳市长的吩咐,他也不敢多言。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柳市长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道,“明天晚上,省委来人,我最近这段时间做了些不错的政绩,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想让我再进一步。”

    “这是好事啊!”肖遥有些郁闷,升官,这不是好事吗?怎么柳市长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呢?

    “原本是好事,但是明天晚上,省委那边的人到海天市,估计也得有七八点了,到时候随便参观下,吃上饭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如果到了十一点柳市长发病……恐怕他不但升不了官,还得下台了。”小方哭丧着脸说道。

    如果柳市长真的下台,他作为柳市长的秘书,恐怕也得往下放一放了。

    肖遥虽然对这里面的道道不是很了解,可现在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一步,如果肖遥还是听不出来的话,就证明他的脑子有问题了。

    “柳市长,你放心吧,我会尽最大可能治好你的。”肖遥认真道,“其实,即便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也会尽全力的,现在你是我的病人,我是你的医生,我会全力以赴!”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道:“但是,你也知道,现在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病,话不能说的太满了,我只能说,只要我知道了你的病因是什么,我就有九成的把握!”

    柳市长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肖遥。

    虽然他才认识肖遥没一天的时间,但是经过一些接触,他也发现,这个年轻人非常的老成稳重,有什么说什么,绝对不会因为想给自己信心就夸大其词,但是现在,他竟然敢给出一个九成的数字,可见他确实有些把握了。

    想到这,他露出笑容,点了点头:“肖先生,那就谢谢你了!”

    药灵在一边抽了抽鼻子,道:“柳市长,你对我有几成信心?”

    “恩?”柳市长想了想,道,“五成!”

    “你对我要是五成的话,对我师傅就得有九成的信心了。”药灵笑道,“要不是还有一些不确定因素,十成都没问题。”

    柳市长点了点头,他真不知道药灵为什么会对肖遥有这么大的信心,但是既然药灵作为海天市神医都敢说这样的话,那肖遥的医术,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听了肖遥和药灵的话,柳市长脱掉鞋子,躺在了一张单人床上,静静等着。

    “咚……”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敲响,十一点到了。

    就在钟敲下的下一秒,柳市长的身体猛然抽了一下,脸色也变成了菜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