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毒虎帮虎哥
    华夏是一个**律的国家,不管是王志斌还是猴子,两人都是资深刑警,对法律非常的熟悉,所以他们也断定肖遥不敢用什么特殊的手法来对付他们,即便是专业刑警秦雪面对他们不也是铩羽而归了吗?这个小子,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们看到肖遥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笑容的时候,心头都忍不住颤了一下。

    “你想干什么?”王志斌阴沉着脸,努力将自己内心的惊慌压了下去,他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这里是警局,对方即便和谷局长有不错的关系,也不敢对自己做些什么的……

    然而,当他发现肖遥手中多了一根闪烁着银芒的细针之后,就没办法继续淡定了,而他边上的猴子,更是一脸的土色,甚至嘴唇都轻微的发抖。

    “你猜啊?”肖遥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色,说话间,那根银针已经刺入了王志斌的耳后一寸位置,先前就这个家伙蹦的最欢,自然也得先让他知道什么叫教训了。

    “啊!”当银针刺入之后,王志斌就发出了一阵惨叫。

    “叫什么叫?又不疼。”肖遥满头的黑线,这只是第一针,主要是刺激王志斌的痛觉神经而已,自己拿捏的很到位,又不会刺错穴道,最多是酸酸涨涨的感觉,乱叫什么啊?

    肖遥这么一说,王志斌也淡定了起来。

    “咦?好像真的不疼啊!”王志斌皱了皱眉头,仔细地感觉着。

    坐在王志斌身后的猴子真想骂娘了,不疼你鬼叫什么啊?吓得老子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哈哈!小子,你难道就这点本事吗?有什么,都冲着老子来啊!我还真想看看,你能把老子怎么着!”王志斌发现真的没有什么疼痛感,这时候胆子也彻底大了起来,他还是没意识到肖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肖遥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弧线,再次拿出一根银针,照着王志斌的手腕就刺了下去。

    “呜……”王志斌本来还是洋洋得意的样子,但是还没过五秒钟,他的表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挂在脸上的得意笑容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一脸的狰狞和扭曲的五官,从他不停抽搐的嘴角,似乎就能感受到他此时所受的痛苦。

    “啊!”硬撑了不到半分钟,他就鬼哭狼嚎起来。

    痛!

    撕心裂肺的痛!

    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第二根银针刺进手腕的时候,一股冰凉的寒意就从手腕处延伸到身体各个部分,好像自己的整个身体都掉进了冰渣里一样。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王志斌通红的眼睛看着肖遥,眼神满是恐惧和挣扎。

    “别着急,这只是第二针。”肖遥笑了笑,然而他的笑容,在王志斌和猴子看来,却有一种可怕冷冽的感觉。

    第三针,肖遥闪电般伸出手,一眨眼间,在王志斌的腋下处,又多了一根细长的银针。

    王志斌和猴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一定是个针灸高手,但是,他们也都有些惊讶,前两针就足够恐怖的了,简直连看都没看,就直接辞了下去,可是又不会出血,明显是扎进了穴道,第三针,更加可怖,这可是隔着衣服的啊!

    这家伙,还是人吗?他们忽然明白,为什么谷局长会如此敬重这个毛头小子了。“神医”果真不是白叫的!

    猴子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他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

    “救命啊!杀人啊!快点来救人啊!”他喊着喊着,两行清泪都哗啦啦的往下流着。

    “真没出息。”肖遥鄙夷地看了猴子一样,一个大男人,竟然哭的像个娘们一样,这还没轮到他呢,有必要这个恐惧吗?

    谷局长等人都留在外面,但是并没有离开,自然也听到了猴子的呼救声。听到这凄厉的叫声,谷局长和秦雪的脸色也都发生了变化,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安。

    “神医这是打算做什么啊?”谷局长小声问道,“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李潇潇的表情相当淡定,她伸出手细柔的抚开耳边青丝,轻声说道:“不会有什么事的,肖遥做什么事情都有他自己的分寸,他不会傻到为了这两个家伙把自己搭进去。”

    谷局长愣愣看着李潇潇,见她都这么说,也不好多言什么,只能继续听下去。

    审讯室里,王志斌的皮肤变得通红,就好像再被熊熊烈火烤炙一般。

    不单单是身上的皮肤,就是眼睛,也仿佛充血了一半。

    烫!这是他唯一的感觉,随着第三根银针的刺入,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塞进了烤箱里,一股灼伤感从体内散开,他感觉自己张开嘴,一股热气仿佛都能喷出来。

    猴子已经彻底的傻眼了。

    他彻底的放弃了呼救,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来管他们了。

    看着身边的王志斌已经喊得嗓子都哑了,他只有一阵尿意。

    这个肖遥,到底是什么人啊?自己难道脑子坏了,不然的话,怎么会跟着王志斌这个傻子去找这个妖怪的麻烦呢!

    不是妖怪,他简直就是魔鬼!

    王志斌的身体,不停地抽搐着,猴子头皮发麻。

    “哟呵,这个王警官果然是个英雄好汉啊,都到这一步了,竟然还能抗住不说,有骨气!”肖遥对王警官赞叹道。

    王警官都已经失去了神智,他只是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都被痛苦袭身,连肖遥说的是什么他都听不到。

    肖遥也不着急,他又拿出一根银针,还故意吹了吹,道:“不过也不要着急,反正这才是第三针,一共九九八十一阵呢。”

    王志斌已经听不到肖遥的话,但是猴子却感到裤裆一阵凉气。

    他是真的被吓尿了,他没办法不怕,虽然现在受折磨的还是王志斌,但是他可就是下一位啊!

    “嗯?什么味道?”肖遥皱眉头,猛吸了吸鼻子,忽然又是一脸的震惊,站起身连连往后退了几步,看着猴子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瘟疫病源一样,“你竟然尿裤子了?”

    猴子的小腿不停的打着颤,估计现在即便是他放走,他也走不了了,因为他已经被彻底的吓软了。

    听到肖遥的话,他忍不住一阵郁闷,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啊!这才第三针,王志斌都已经扛不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了,你竟然说一共有九九八十一阵?

    这简直比谋杀还恐怖啊!

    “你打算说吗?如果你也不想说的话,我可以给你扎上几针。”肖遥发现,其实猴子才是最好的突破口,这家伙比起王志斌,少了几分硬气。

    “不不不!我说,爷爷,我的亲爷爷!我说,你可千万别给我扎针啊!”听到逍遥说要给自己扎针,猴子一阵天昏地暗,他咬了咬牙,激动道,“你问什么我说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肖遥顿时乐了。

    “早说不就行了?”肖遥看着猴子,但是依然不愿意坐回去,因为那个味道实在是太恶心了!

    “爷爷,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啊?”猴子满脸泪水,看上去就像一位独自走在小道上,结果被人强.暴了的黄花大闺女一样。

    “是什么人让你们找我麻烦的。”肖遥问道。

    他不担心别人找他的麻烦,但是他不希望自己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这样会给他一种不安定的感觉。

    猴子的表情稍微僵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

    “你不打算说?”肖遥抬起手腕,亮了亮银针。

    “我说!是毒虎帮的老大,虎哥让我们找你麻烦的!”猴子赶紧说道。

    “虎哥?毒虎帮?”肖遥沉默了片刻,大脑也在飞速的运转着,但是却怎怎么都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这一号人物的。

    “那个叫虎哥的,为什么要找我麻烦?”肖遥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那个虎哥以前给了我们不少钱,抓着我们的把柄,我们要是不帮他做事的话,那些证据一曝光,我们就彻底的完了……”猴子哭诉道。

    肖遥问道:“那你知道,我要怎么找到他吗?”

    “青云酒吧!”猴子说道,“青云酒吧就是虎哥的地盘,他每天都会在那里!”

    肖遥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两个警察真的就是个小喽啰,一问三不知,肖遥也不想在他们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只有找到那个虎哥,才能找到答案。想到这些,他伸出手,将扎在王志斌身上的三根银针全部拔了下来,虽然他很想让这个家伙多痛苦一会,可是也不想浪费自己这几根宝贵的银针。

    “大哥!我说,我什么都说!”银针一把,王志斌灵台一阵清明,他猛然睁大眼睛盯着肖遥激动道,“我保证我什么都说!”

    “晚了,他已经什么都说了。”肖遥轻笑。

    王志斌一愣,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瞪着猴子:“你他妈还是不是人?钱我们两个一起分了,结果我受了如此痛苦都没说,你竟然全抖出来了?”

    猴子也是一脸的震怒:“你还有脸说?妈的,老子早就忍你很久了,要不是你当初非得拉着我去青云酒吧,我们又怎么会被虎哥控制,不被他控制,今天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天地?完了,我们都完了!我们一切都完了!”

    “你他妈还说,老子打死你!”说着,王志斌就一脚踹了过去。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猴子见王志斌还敢动手,也是一脚踹过去……

    肖遥对他们狗咬狗的画面并不感兴趣,而是直接走出了审讯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