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我没事了?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肖遥原本想将这件事情说清楚,做一位遵纪守法的好人,但是对方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现在连刑具都拿上来了,如果肖遥还是毫无作为,等于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肖遥不愿意坐以待毙,所以他出手了。

    “疼!疼疼疼……放开我!”王警官觉得自己的手腕简直就要断裂了一般,歇斯底里地吼道。

    王警官的双眼变得通红,眼泪都溢出了眼眶,五官几乎扭在了一起,让边上的猴子陷入了一阵呆愣。

    “你……你敢袭警?”过了一会,猴子才蹦了起来,但是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欺负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欺负他们了?袭警,这可是大罪名啊!

    “袭警?”肖遥瞥了他一眼,“你们算是警察吗?谁证明你们是警察?”

    “你……我们有工作证,你就是袭警!”

    “谁知道你的工作证是不是真的呢?”肖遥不屑地笑了笑,“你们不是也说我打算欺负那个女孩的吗?你们的证据呢?没证据,就不要瞎叫。”

    猴子被气的都发抖,证据?他们本来就是警察,也有工作证,这还需要什么证据?你他妈怎么不让我向你证明其实我是个男人呢?我也没办法证明啊,恐怕就是我把小兄弟掏出来,你也会说我这个是假的吧?

    想要找茬,什么方法没有?

    王警官的手腕简直都要变形了,他的内心简直恐惧到了极点,他有点难以想象,一个人的力量怎么会如此的强大!

    这还是人吗!

    “妈的,老子跟你拼了!”猴子后悔自己没带上枪,不过这时候看着王警官被肖遥虐成了这副模样,如果他依然什么都不做的话,恐怕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王警官非得想方设法让自己滚出警局,想到这些,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咬了咬牙,挥着拳头就朝着肖遥冲了过去。

    肖遥扬起嘴角,另一只手快速伸出,直接握住了猴子的拳头,稍微发力,猴子就发出惨叫,跪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两个废物,也敢找我的麻烦。”肖遥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忽然觉得,自己是真的有些太低调了,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人都想着法子的来找自己的麻烦?

    不过,猴子和王警官的哀嚎声,也引来了更多的警察,审讯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十来个握着配枪的刑警冲了进来。

    “放开他!你想干什么?!”一个中年警察冲在最前面,对着肖遥喝道。

    “你应该问问,是你们想干什么吧?”肖遥冷笑着说道,“别试图开枪,我敢保证,只要你敢开枪,那中枪的绝对不是我,我现在可是有两个肉盾挡着呢。”

    听到肖遥这句话,王警官和猴子在心里都把肖遥从头到脚骂了个遍,妈了个巴子的,感情你把老子当肉盾呢?

    “赶紧放开人质!”中年警察喝道。

    “少废话,我只需要一个解释!”肖遥皱眉说道,“是你们先找我麻烦的,我本来就什么都没做,你们把我抓来,还要对我用刑,你要是有意见,就开枪,哪怕我真的会死,我也要拉两个当垫背的!”

    肖遥的一番话,彻底的镇住了那十来个警察。

    开枪?他们还真不敢,肖遥的身体被王警官和猴子严严实实的挡住了,要是开枪,猴子和王警官估计也就彻底的完蛋了。

    局面,似乎陷入了僵持……

    警察局局长办公室里,谷利兵看完了一份报告,抓着脑袋,有些愁眉苦脸。

    “真不知道那个神医现在有没有时间,我去李氏集团找他,他会愿意帮我医治吗?”自从上次见过了肖遥,谷利兵简直连觉都睡不好了。

    以前他知道自己有老毛病,但是也明白想要根除很是麻烦,索性也看开了很多,反正他年轻时候也经历了不少枪林弹雨,对死亡都已经不是那么恐惧了。

    可是他偏偏遇到了肖遥,而肖遥还给了他很大一份希望,这让他反而有些坐不住了,能活得好好的,谁希望被病魔缠身呢?

    他一直都想着,自己到底该不该跑到李氏集团去找肖遥,但是又担心自己会太过于急躁,惹得人家心里不舒服,只能强忍着。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年轻警察着急忙慌跑了进来。

    “局长,局长,不好了!”年轻警察满头大汗,一脸紧张。

    “怎么回事?”谷利兵皱了皱眉头,“我说郑瑞,你做警察也做几年了,怎么动不动就着急忙慌的,跟个孩子似得!”

    郑瑞露出苦涩的笑容,心里想着,局长,我也想保持冷静啊,但是现在情况确实紧急啊。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看郑瑞这幅表情似乎是真的出了大事,谷利兵也担心自己训斥太多浪费时间耽误事情,所以还是赶紧问道。

    “局长,是真的出大事了,有个嫌弃人,绑架了审讯室里审问他的同事,现在僵持着呢!”郑瑞说道。

    “什么?!”谷利兵猛地从自己的椅子上坐了起来,“这简直就是造反!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竟然在我们局里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这样的人必须严惩!赶紧带我过去,还傻愣着干什么?”

    一直以来,谷利兵给他们的印象还是比较温和的,没有什么官架子,这是郑瑞第一次看到谷利兵会如此的震怒,赶紧点了点头,带着谷利兵朝着审讯室赶去。

    看到谷利兵过来了,原本堵在门口的警察都迅速撤开,自发的给谷利兵让开了一条路。

    “赶紧放开人质,这里是警局,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谷利兵冲着缩在王警官和猴子身后的肖遥说道,因为王警官的身躯比较肥胖,基本上一个人就把瘦弱的肖遥给挡住了,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谷利兵才还没有看清楚肖遥的脸。

    “恩?”肖遥听到这个声音,忽然感到熟悉,稍微侧了下脸看到谷利兵,才想了起来,而他这一侧脸,也让谷利兵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是你!?”谷利兵直接惊呼了起来,脸色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

    “恩,是我。”肖遥说道。

    所有警察都是一头雾水,看样子,自己的局长好像还和对方认识?

    “赶紧都把枪收起来!”谷局长心里很是无语,怎么会搞成这样呢?他看着肖遥,又问道,“小神医,这是怎么回事啊?您怎么会被抓到警局来呢?”

    那些警察又都是目瞪口呆。

    他们听到了什么?刚才还那么火大的谷利兵,现在竟然要求他们把枪收起来,这是几个意思啊?而且,谷局长竟然还称呼对方为“您”!这可是尊称啊,还有,神医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啊?难道神医不是海天市济世堂的药灵吗?

    肖遥撇了撇嘴:“我哪里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救了一个被流氓欺负的女孩,结果却又被诬陷成强.奸犯,接着就被抓到了警局,我跟他们说了情况,但是他们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还要对我用刑,难不成我就坐在那等着被他们宰割?”

    肖遥说到这,谷利兵的脸色已经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这时候他已经看到了放在边上的电话簿锤子等一些东西,已经认可了肖遥的说法。

    “王志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谷局长的眼神此时都是喷着火的,他盯着王警官,咬着牙说道。

    “局……局长……”这时候,肖遥才收回了一些力气,让王警官不至于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王警官看着谷局长,小腿肚子都在发抖,他明白,自己是绝对不能承认了,如果自己承认的话,最轻的结果都得被赶出警局。

    想到这,他咬了咬牙,抵赖自己还不会吗?

    “谷局长,我真的只是依法办案啊,至于刑具……我只是想要威慑他一下而已。”王警官紧张道。

    “威慑?”谷局长抽了抽嘴角,道,“那你告诉我,那个女孩,还有几个流氓呢?”

    “这……”王警官一阵语塞。

    “好你个王志斌,既然你是在依法办案,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没把那几个人带回来协助调查?哼,好,好,好!”谷局长连说个三个好字,但是每个字都加重了读音,可见他内心的愤怒程度。原本他还想着到底该怎么讨好肖遥,让肖遥帮他治病,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谷局长是从一个小警察一步步爬上来的,现在,他也算是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并不是因为他多么的聪明,而是王警官话里的纰漏实在是太多了,即便肖遥真的是犯罪嫌疑人,那也得把受孩子带回警察局里协助调查吧?结果就单单把肖遥一个人抓回来,还准备用刑,傻子也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肖遥见差不多了,就将猴子和王警官扔在了地上,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看了眼谷利兵:“那现在,我是没事了吗?”

    谷局长赶紧点头:“恩恩,您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处理好,给你一个交代的!”说这番话的时候,他也在想着,到底该怎么办,才能弥补这份过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