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我也不讲道理
    听李潇潇说,她想要找来帮忙的人竟然是个保镖,原本江建华满是激动的心,这时候就又沉了下去,一个保镖,能有多大的本事?还能解决药厂现在的燃眉之急?他觉得李潇潇肯定是在开玩笑啊!

    李潇潇见过太多的人,哪怕是对方的一个眼神,她也能读懂对方内心的想法。面对江建华的质疑,她也不想去过多的解释,只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着肖遥的电话。

    “怪了,怎么会一直都没有人接呢?”李潇潇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却都没人接,也有些着急了,她觉得肖遥不会是这种不靠谱的人,而且,他也没有把手机调成静音的习惯。

    她当然不知道,此时肖遥还坐在警局的审讯室里呢。

    “你们能不能把我手机给我啊?我朋友打电话给我呢。”肖遥看了眼不远处的手机,低声说道。

    “哼,不老实交代你的犯罪过程,还想要手机?”男警察冷笑一声说道。

    肖遥苦笑:“我确实什么都没做,你到底要我交代什么啊?”

    尖嘴猴此时也用一种嘲笑般的眼神看着肖遥说道:“我真不明白了,你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呢?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你觉得,抵赖还有用吗?人证物证俱在,你现在老实坦白,我们还能为你向法官求情,争取宽大处理。”

    说着,他又故意沉下脸,道:“不过,如果你非得死不承认的话,估计到最后你就只能在监狱里趴着铁窗后悔了。”

    “哎!我说猴子,你还对他说这么多干什么啊?哼,像他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只要给他点颜色瞧瞧,保证他什么都说!”那个男警察,看了眼尖嘴猴说道。

    猴子有些不悦,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道:“王哥,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啊!虽然我们是警察,这小子也确实是个罪犯,但是,你看看他,多年轻啊,如果在监狱里待一辈子,得多可怜?”

    王警官吸了吸鼻子,叹气道:“你啊,就是心善,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就是死鸭子嘴硬,也不识好人心。”

    肖遥看着这两人,不觉笑了起来。

    两个警察的表情都是一滞。

    “你笑什么?”王警官满脸怒气道。

    “我笑你们啊,要是真有足够的证据了,还会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吗?我没做,就是没做,做了就是做了,和我唱双簧,演红脸黑脸,也还是在浪费时间。”肖遥说道。

    “狂妄!”王警官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道,“我看你简直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肖遥笑了笑,裂开嘴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的阳光,一脸的人畜无害:“如果是你的棺材,我想我肯定不会掉眼泪的。”

    “你!”王警官被肖遥气的差点没晕过去,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自己的情绪,继而又是一脸冷霜,脸上的笑容看上去甚至还有些残忍。

    “好,很好,小子,你有种!”王警官的嘴角在抽搐着,他的右手掐着自己的左手,这样子看在猴子的眼里,猴子的表情都变了一下。

    熟悉王警官的人都知道,他这么做,就代表他真的发怒了。

    猴子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了眼肖遥,也为这个年轻人感到可惜,哎,年轻气盛,有的时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猴子,去,拿东西上来!”王警官说道。

    猴子表情一僵,问道:“王哥,你说的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电话簿,锤子,还有水缸,电瓶。”王警官冷声说道。

    猴子一听,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王哥,这有些不太好吧?”猴子小声劝道。

    如果是以前的话,想要给犯人一些教训,那做也就做了。但是今天不一样,王警官现在明显就在火头上,如果真的搞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他们也没办法交代,即便动手的是王警官,猴子也是有连带责任的,更何况现在他还要提供作案工具呢?

    “怎么了,你怕什么?”王警官瞥了眼猴子,道,“你要是不敢,就赶紧滚出去,老子自己来!”

    猴子满脸的苦笑,赶紧站起身:“别,别,王哥,我这就去拿,还不行吗?”

    没办法,虽然猴子心里担心,但是这个王警官,却是他的小队长,如果得罪了这个队长,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他要穿的小鞋估计都能开一家专卖店了。

    肖遥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盯着对方,道:“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王警官看着他,阴冷一笑,“等会你不就知道了吗?”

    肖遥深吸了口气。

    “我再说一遍,我没错,我之所以跟着你们来警察局,并不是因为我怕你们,而是我想要把事情解释清楚,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对我做些什么,我也不会配合的。”肖遥一脸严肃地说道,“错了就是错了,没错就是没错,既然我没错,我是绝对不会承担不该我承担的惩罚。”

    王警官看着肖遥的眼神就像看傻子一样:“你真的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我告诉你,你进了警察局,那你就是煮熟的鸭子了,现在刀都架在了你的脖子,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和我们谈判的资本呢?”

    肖遥摇了摇脑袋,他揉了揉头发:“我觉得我和你没办法沟通,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就在这时候,肖遥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妈的,看来找你的人还真不少啊!”王警官似乎有些愤怒,他走到桌子前,拿起逍遥的手机看了一眼,道,“李潇潇?这个名字还真有些熟悉呢……”

    “把手机给我吧。”肖遥说道。

    “哼,给你?你想的美。”王警官本想着直接挂断,但是忽然一想,又有了主意,接起电话。

    “喂?你是肖遥的朋友?”王警官咳嗽了一声,说道。

    “是。”李潇潇没想到电话竟然被接通了,但是却没想到接电话的并不是肖遥,顿时心里一沉,不过还是立刻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这和你没什么关系,但是现在,你得给我打一万块钱,否则的话,你就别想继续见到你这个朋友了!”

    “一万块钱?”李潇潇愣了许久。听对方的语气,似乎是肖遥对对方绑架了,但是,能绑架肖遥的人能是一般人吗?而且肖遥也不可能只值一万块钱吧!这简直就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啊!

    “是,赶紧的啊,银行卡号是622xxx……记住了吧?”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笑眯眯地看着肖遥,“嘿嘿,反正老子都要整你了,还不如先弄点钱花花呢!”

    肖遥看着这个警察,有些哭笑不得。

    “你到底是警察,还是土匪啊?”肖遥有些无语道,更让他感到无语的是,对方的胃口未免也太小了吧?你多要一点难道就不行吗?搞得我好像真的就只值一万块钱一样……

    “少废话,哼,等会有你好看的!”王警官冲着肖遥空挥一拳头,一脸的威胁,接着,审讯室的门就再次被人推开,猴子抱着一个大纸箱走了进来。

    “王哥,东西都弄来了,不过你真的打算这么干?”很显然,猴子还是有些不放心。

    “别想那么多了,找我们帮忙的那个人已经说了,这个小子不是本地人,没什么来头,不用担心那么多。”王警官看了眼猴子,开口说道。

    猴子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言。

    水箱里,装着不少东西,一本厚厚的电话簿,一把小铁锤,还有一块电瓶以及容积不大的蓄水缸。

    “想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隔山打牛,再让你看看什么叫九雷轰顶。”王警官左手拿着锤子,右手拿着电话簿,冷笑着朝着肖遥一步步走近。

    隔山打牛,就是把电话簿垫在对方的身上,用锤子对电话簿进行锤击,疼痛丝毫不减,但是却又不会在对方身上留下任何一块伤痕,这一招,很多地方的派出所警察局都在用,屡试不爽。

    而九雷轰顶,其实也没听上去那么厉害,无非就是讲电瓶的电线放进水里,在将人的手按进去,通过水导电,同样不会留下伤痕。到时候,被整的人想要验伤都没地方说理去。这几招,都是王警官和猴子惯用的剂量了。

    肖遥看着不远处的王警官,脸上依然波澜不惊。

    “看来,今天想要和你好好讲道理,是不可能了。”肖遥有些无奈道。

    王警官似乎依然没明白肖遥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刚伸出手,朝着肖遥的肩膀探去,却猛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把铁钳夹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并且一股剧烈的疼痛通过骨头传入到自己的痛觉神经。

    “啊!”终于,他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脑门上,青筋毕露,大汗漓淋。

    也不知道肖遥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方法挣脱了原本挂在他两只手上的手铐。此时的他,右手紧紧地扣着王警官的手腕,缓缓站了起来。

    “我很想和你说道理,但是看来是说不通了。”肖遥盯着王警官,双眼带着杀气,“你们不讲道理,我也不讲道理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