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李潇潇的大麻烦
    肖遥跟着药灵,走到了那对母女的跟前。

    “师傅,就是她们了,哎,挺可怜的,你要是有办法的话,就帮他们一下吧!”药灵开口说道。

    肖遥瞥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古怪,让药灵打了个激灵,心里想着,难道自己心里打的算盘,已经被师傅看出来了?

    肖遥确实知道这个家伙心里想的是什么。

    药灵会没钱,舍不得那些名贵的药材?打死肖遥也不相信啊!他知道,药灵的意思就是想要再见识见识他的医术,看看面对这样的病症有没有什么简单的方法,以供学习。

    想想药灵这几天却确实帮了自己不少,肖遥即便心里明白,也实在是没办法直接开口拒绝。

    “算了,我给她看看吧。”肖遥开口说道。

    “恩?师傅,那可就太谢谢你啦!”药灵很是激动,一想到自己又能见识到肖遥的医术,他就是满心的欢喜,想想上次在济世堂以及在李家别墅肖遥露的那几手,就已经让药灵觉得受益匪浅了。

    苏然和她母亲都瞪大眼睛看着药灵以及药灵身边的肖遥,有些不明所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药灵,她们当然都认识,这可是济世堂的神医啊!不过她们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被药灵开口的话给惊呆了。

    神医竟然称呼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小子,为师傅?

    到底是自己听错了,还是药灵疯了啊!

    药灵很是羡慕的看了眼苏然的母亲,道:“刘琴啊,你可真是好运气,能让我师傅亲自为你看病,赶紧跟我们来吧!”

    说完,他和肖遥就先转过身朝着就医台走了过去。

    苏然的母亲,也就是刘琴,虽然还有些不明就里,但还是跟着自己女儿走了过去。

    走到一张桌子前,肖遥就冲刘琴说道:“大妈,先坐下吧。”

    “哦!”刘琴赶紧依然坐下。

    “伸出手。”肖遥说道。

    刘琴有些迷糊地看着药灵,刚反应过来的她忍不住问道:“神医,这是?”

    看刘琴犹犹豫豫的样子,药灵忍不住一阵怒火,没好气道:“还不是想给你看病?我的治疗方法,得用上不少的名贵药材,虽然能把你给治好了,可你们也承担不起医药费啊!我师傅现在愿意出手,帮你看看,如果他有简单的办法,你们就不需要出医药费了!”

    刘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神医,您不会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您确定,这位是您的师傅?”苏然也忍不住问道。

    药灵不满的瞥了她一眼,道:“你们就说吧,到底是治还是不治!我师傅很忙的。”

    “治,治!”苏然赶紧说道,虽然她对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没什么信心,可是,最起码聊胜于无嘛!

    肖遥接过刘琴的手,就开始仔细的切脉。

    “内息不稳,气调不顺,确实有些问题,应该是心脏有些问题,又加上这些年过的比较辛苦,气血也不通畅,大妈,你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觉得胸闷,四肢无力,全身瘫软,就是视力都在下降,看东西模糊呢?”肖遥开口说道。

    苏然瞪大眼睛看着肖遥,她在想,这些是不是药灵提前告诉肖遥的,否则的话,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呢?

    刘琴也是一脸的愕然,点了点头。

    药灵笑道:“师傅就是师傅,这些都是我检查了半天才看出来的,没想到您只是切切脉,就都了然了。”

    肖遥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那是因为你学医不精。”

    药灵被肖遥说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嘿嘿笑着。

    这一幕,更是让刘琴和苏然一脸惊讶。

    她们原先还觉得,这可能是药灵的玩笑,但是看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训斥药灵,药灵还只能赔笑,她们就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可能都发生变化了。

    这还是神医吗?这还是药灵吗?

    “其实这也不难,针灸就可以解决了。”最终肖遥一锤定音。

    药灵长大了嘴巴:“师傅,你是说真的?”

    “我没闲工夫和你开玩笑。”肖遥不满道,“不然你还以为,会有多麻烦?而不过是身体太弱,心脏衰竭,以及脑神经受损了而已,不过,针灸的话,也需要三天的时间,今天明天后天,连续施针三日,在服用一些简单的药材,固本培元,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肖遥这么说,那就肯定是这样,药灵对肖遥的崇拜简直犹如那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犹如那长江之水,连绵不断……

    “我银针正好就带在身上,先施第一次针吧。”肖遥开口,已经将身上随身携带的银针拿了出来。

    药灵赶紧搬了张椅子,坐在肖遥的身边,一脸虔诚的模样犹如第一天上学的小学生一般。

    肖遥拿起一根银针,看也不看,直接刺入了刘琴手腕处,接着,又是一根银针刺入。

    “你干什么!?”苏然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吓得肖遥手都抖了一下。

    “什么干什么,我在做针灸,你大呼小叫什么?”肖遥皱起眉头。

    “你这是做针灸吗?”苏然有种头晕的感觉,“哪有你这样看都不看,就直接扎的?”

    肖遥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

    看都没看?自己不是瞥了眼吗?主要是,人体的各个穴道,他实在是太了解了,闭着眼睛都知道在哪,而扎针的角度和力度,更是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判断,还需要怎么样啊?他觉得自己很委屈……

    在苏然看来,肖遥这简直就是乱扎!别的中医做针灸,哪个不是花很长时间找穴道,然后再小心翼翼的扎针?

    药灵有些火大,道:“小丫头,我师傅心善,所以才愿意出手,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师傅这就是在乱扎?哼,什么都不懂,就会瞎咋呼,现在的女孩到底是怎么了!”

    苏然知道药灵是个好人,否则的话,在此之前也不会答应帮她们免除一些医药费,而且,药灵在海天市也是德高望重的人,对于药灵,她是百分百的信任,更是百分百的尊重,虽然被药灵骂了几句,可也没多么的生气。

    她咬了咬嘴唇,看着药灵说道:“神医,我相信你,但是他这样,让我觉得好敷衍……”

    肖遥哭笑不得。

    “然然,妈没事!”刘琴赶紧说道,“被针扎的地方也没有任何的疼痛感,只是酸酸,涨涨的,反而有些舒服……”

    “如果我真的扎错了,患者会剧烈疼痛,而伤口还会出血。”肖遥看了眼苏然,解释道。

    苏然也有些震惊,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肖遥的每一针,扎的都不偏不移,而药灵也都看的非常仔细,只是有些疑惑,肖遥一边扎针,也一边给药灵讲解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听肖遥说了一些,药灵也使劲的点着脑袋,满脸的恍然。

    等肖遥讲解的差不多了,药灵也彻底的明白了。

    “我以前还真没想到,这些穴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作用。”药灵苦笑着说道。

    “你还是太年轻了。”肖遥说完,又觉得自己说这些话不妥,稍微有些尴尬。

    人家药灵的岁数都能当他爷爷了,还年轻呢!再老一点都能入土了!

    “咦……我真的感觉好了很多啊!”等肖遥拔出最后一根针的时候,刘琴也是满脸的惊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像轻了很多,原本压在身上的大石头,好像也不见了!”

    听她那惊讶的语气,苏然很是激动。

    “小神医,谢谢你啊!”苏然看着肖遥,连忙感激道,想想自己先前说的那些话,她也有些脸红尴尬。

    “没事,不过明天,我还是要扎针,这样吧,你把你们的地址给我,我明天去你们家施针吧,反正我一般也都没什么事。”肖遥说道。

    “恩,行!”苏然当然愿意,赶紧将自己家的地址以及电话丢给了肖遥。

    这母女两人,对着肖遥又是一顿感激,搞得肖遥最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而在另一边,李潇潇也遇到了头疼的问题。

    哈利药厂,虽然并不是李家建立的,但是早在两年前,就被李潇潇花了些钱收购了,这两年,发展的也非常不错,可是今天,药厂却被人举报了,原因是哈利药厂生产的哈利牌金疮药,让伤者伤情加重。

    李潇潇原本还想找一下相关部门,先将这件事情压下去,然后再赔偿受害者,直到对方满意,在处理眼前的问题,可还没过多久,她又接到了很多退货电话,有些情绪激动的人更是直接开骂。

    李潇潇的脸色,很是难看,药厂就是她当初收购的,也是她亲自负责,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自然是难辞其咎。

    还没等她喘口气,药厂的厂长,江建华,就火急火燎的走了过来。

    “李董,不妙啊!药厂外面聚集了好多记者,似乎是要曝光药厂的事情啊!”江建华哭丧着脸说道。他觉得,自己这个厂长也算是做到头了,不管这件事情的后果如何,他估计都得从现在这个位置上滚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