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这是您师傅?
    听药灵这么说,肖遥才明白了过来,不禁觉得好笑。

    “你怎么说也是一代名医了,医治过的达官富贵也不少,还会担心一个市长找你的麻烦?”肖遥笑着问道。

    药灵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师傅,其实要说怕,我也不会怕这个市长,但是,人家以前给了我不少的照顾啊,再说了,我还要在海天市混日子呢,要是真得罪了对方,恐怕也会给我带来一些麻烦啊!”

    肖遥明白似得点了点头。

    “师傅,你就帮我个忙,可以吗?”药灵可怜巴巴地说道。

    看到药灵这副模样,肖遥也不好意思拒绝了,就连他的银针都是药灵送的,更不要说上次医治李老爷子时免费拿的名贵药材了。他到现在可是什么都没帮过药灵呢,现在药灵刚提出要求,他就拒绝,未免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行吧,那他现在人在哪?”肖遥问道。

    “还有半个小时,他会过来。”药灵说道。

    “恩,等他来了,我帮你看看。”肖遥说道。

    “师傅,你真的愿意帮我?!”药灵此时满心的激动,这一幕看在他那些弟子眼里,也都是见怪不怪了,谁让自己的师傅推崇这个年轻人呢?再说了,肖遥的本事他们也都是见过的,医术确实惊人,药灵虽然年纪大,但是在医术界,当然能能者为师了。

    肖遥看了眼满脸激动的药灵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算是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就知道这师傅不是白叫的!”药灵笑起来简直就像个孩子,也怪不得别人经常说老小孩,老小孩的。

    “对了,药灵,我还要抓些药,回去给李潇潇还有李老爷子调理下身体。”肖遥想起了这茬,开口说道。

    “行!”药灵笑道,“师傅,济世堂是我的,但也是你的,别说是抓药了,你就是还想像上次一样,把这里拆了,我都给你提供挖掘机!”

    肖遥苦笑不已。

    抓好药之后,肖遥就递给了李潇潇,而李潇潇则是走出去,将药放进了车里,便转身回来。

    “那个市长,到底是什么病?或者说,病况是什么?”肖遥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开口问道。

    药灵沉默了一会,才皱着眉头说道:“什么病我看不出来,病况有些复杂,我诊断了一下,发现他的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如果不是精神不是很好,我都会怀疑对方是不是在装病。”

    “哦?你一点都看不出来?”肖遥也来了兴趣,或许药灵的艺术没有他那么精湛,但也绝对不是个庸医,既然能坐拥“神医”的名号,自然是有真本事的。

    但是这样的人,竟然连是什么病都看不出来?

    “是啊,哎,我觉得我这辈子都算是白活了,疑难杂症,这么短的时间看了这么多。”药灵苦着脸说道,“上次是李老爷子,这一次是柳市长,真不知道是什么邪风刮进了海天市。”

    肖遥沉默着。

    他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简单。又是疑难杂症?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进来,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类似于秘书的年轻人。

    “柳市长来了。”药灵附在肖遥耳边小声说道。

    肖遥这才仔细打量着朝着他走过来的那个中年男人。

    许久,他摇了摇脑袋。

    确实,对方的气色,看上去不是很好,但是这也只能归咎于没睡好而已,别的地方,肖遥实在是没看出有什么异样,无非也就是因为年纪大了些,酒喝多了些,肝脏出了些小毛病而已。

    中医讲求望闻问切,这第一望,肖遥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神医,我再次来叨扰了。”柳市长走到了药灵跟前,脸上露出了苦笑。

    药灵点了点头。

    这时候,柳市长又看到了李潇潇,有些惊讶,道:“李小姐,您也是来找神医看病的?”

    “那倒不是。”李潇潇笑了笑,“我和我朋友一起来的。”

    “恩!”柳市长和李潇潇还算熟悉,毕竟李家在海天市是商界大鳄,不过,现在也不是拉拢关系聊天的时候,他转过脸,又看向了药灵。

    “上一次我来,您说您没办法医治,我也知道,但是,我确确实实是没办法,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再来惹人嫌弃。”柳市长小声说道,“神医,我还是希望您能想想办法,毕竟在整个海天市,您都是中医顶尖的存在了。”

    “柳市长,其实,我不是不想帮你,但是我确实没办法帮你啊!”药灵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捧我,给我戴高帽子,也都没用,我不想不单单是我,就是其他的医生,也都看不出你有什么毛病吧?”

    柳市长点了点头,满脸的无奈。

    “神医,您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柳市长边上的年轻男人也有些着急了。

    “我确实没有办法,不过,我的师傅在这,或许,他会有些办法!”药灵笑着说道。

    那柳市长和年轻男人闻言,都是眼前一亮。

    “您的师傅?”柳市长有些激动道,“那请问神医,您师傅会愿意给我看病吗?”

    “他先前已经答应我了。”药灵说道。

    “那还请神医为我引荐啊!”柳市长赶紧说道。

    一听这句话,药灵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古怪了,引荐?我师傅不就在这吗?还需要我怎么引荐啊?

    而柳市长自然想不到,肖遥就是药灵的师傅,他觉得,药灵这样的人,师傅肯定也是八.九十岁了,看上去道骨仙风,满头银发的,会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这绝对是开玩笑啊!

    “药灵,准备个安静的地方吧。”肖遥适时开口道。

    “师傅,那我们现在去我屋子里吧!”药灵点了点头,说道。

    他的这句话,也点醒了柳市长。

    师傅?他的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这简直就是在开国际玩笑呢,这个还没自己儿子大的年轻人,是药灵的师傅?

    柳市长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神医,您这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治不好柳市长,随便拉个人过来搪塞吧?”柳市长身边的年轻人顿时拉下了脸,道,“即便您想要找人来搪塞,也该找个差不多的啊,这个年轻人,能使您的师傅?”

    药灵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小方,不准乱说话!”柳市长训斥了眼自己的秘书,又赶紧对药灵赔不是,“抱歉,神医,小方也是担心我的病情,所以情绪有点失控了。”

    药灵冷哼一声,说道:“如果你不想治病,可以现在转身就走,我师傅也不是什么人都愿意医治的,柳市长,我之所以愿意帮你,并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而是因为你以前帮了我不少,我念及情分而已。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我的师傅,对吧?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为你医治?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我们还怎么医治?”

    他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夸张,在《三国演义》中的记载华佗之死。当初曹操找华佗看病,华佗诊断之后,跟曹操说这做开颅手术。

    当初那个时候的人,怎么敢相信什么开颅手术?脑袋都打开了,人还能活?当下,曹操就断定华佗就是想要谋害他的人,立刻将其杀死。

    归根结底,这还是因为曹操不相信华佗,否则的话,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由此可见,在医患关系中,信任是非常关键的因素。

    现在,柳市长就是不相信他,这对药灵来讲,简直就是一种侮辱,如果不是顾及以前的情分,以及柳市长现在的身份,依着药灵的脾气,都想直接将这两人赶出去。

    看到药灵是真的发了怒,柳市长和他的秘书脸色也都变了变。

    肖遥笑了笑,打着圆场道:“药灵,你也别那么大的脾气,我这年纪摆在这,人家不相信我也是正常的,话说回来,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不也是不相信吗?”

    药灵听肖遥这么说,也想起了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顿时脸一红,尴尬了起来。

    肖遥转脸,看着柳市长,说道:“柳市长,我叫肖遥,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我还不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不敢夸下海口说我一定能治好你,但是,既然有希望,有可能,你不想让我试试吗?”

    听肖遥这么说,柳市长的大脑才转了过来。

    是啊!反正现在,自己这病也没人能治,既然对方想要试试,那就让对方试试呗,反正自己又不会少块肉,这也是个机会啊!

    “那肖先生,那就有劳了!”柳市长说道。

    走进药灵的屋子里,谁也没闲工夫去参观。

    肖遥坐下,对坐在他面前的柳市长说道:“把手给我。”

    柳市长知道对方是要把脉了,赶紧伸出手,让肖遥抓住他的手腕。

    “你的症状是什么?”肖遥开口问道。

    “就是每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很是痛苦,奇痒难耐,但是,只会持续十分钟,等十分钟之后,就没什么大碍了。”柳市长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