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鸿门宴
    戾气这东西,本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肖遥杀过人,杀过不少人,因为他做过一段时间的杀手,不过他却有自己的原则,只杀该杀之人,所以他的身上没有戾气,只有杀气。

    秦爷爷听了肖遥的话,眉头稍微挑了一下,脸上有着说不出的震惊。

    “你认识我?”他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上有戾气呢?”秦爷爷有些好奇地问道。

    肖遥猜得很准,这个被李潇潇称作秦爷爷的老人,名叫秦朝南,年轻的时候就是混黑道的,后来做了公司,并且企业越做越大,成功漂白。在别人眼里,他是海天市最大的慈善家,是龙炎集团的董事长,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是靠什么发家的。

    “额头高平,与眉齐宫,本是龙虎相,却又因鼻梁下塌,构不成紫薇图。”肖遥说到这,顿了顿,最后总结道,“或许你是个枭雄,但是你绝对不是一个英雄!”

    秦朝南点了点头,他不得不承认,肖遥给他的评价非常中肯。

    “没想到你还会看相啊。”秦朝南眯了眯说道。

    肖遥微微一笑:“略知一二。”

    秦朝南叹了口气,问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不会给我治病?”

    肖遥点了点头,表情严肃,他的眼神充满了坚定。

    秦朝南的眼神写满了失望,他摇了摇脑袋,苦笑道:“既然是这样,我也不会强求,确实,我年轻的时候杀过人,甚至杀过好人,这也是我现在做慈善的原因,很多人都说我是慈善家,是个好人,其实不然,我这么做只是想要赎清我当年犯下的罪,年纪大了,快要死了,我可不想死了之后还要下地狱。”

    肖遥点了点头,深以为然道:“确实,你该做些事情赎罪。”

    秦朝南站起身,看了眼肖遥,又看了眼李老爷子和李潇潇:“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多打扰了,告辞。”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很是决绝。

    肖遥看着秦朝南离去的背影,喃喃道:“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想要去赎罪,确实是一件好事。不过,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杀了人,散尽家财,也未必能洗清你的罪孽。”

    说完,他也转身上了楼。

    客厅里,只剩下李潇潇和李老爷子。

    “爷爷,秦爷爷年轻的时候,真的杀过人?”李潇潇皱眉问道。

    李老爷子点了点头,又露出一丝苦笑:“其实具体的,我也不是很了解,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其实人都会变的,也许老秦以前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现在,他算得上是一个好人了。”

    “恩,或许吧。”李潇潇摇了摇脑袋,心里却又对肖遥充满了好奇。

    医术高深,身手不错,竟然还会看相,这个家伙到底还会些什么啊?这个世界上,还有他不会的东西吗?李潇潇觉得,肖遥简直就是那种开了外挂的存在……

    晚上,七点,肖遥和李潇潇一起来到了红星楼。

    “你怎么没换今天买的衣服呢?那比较正式一点。”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肖遥,李潇潇忍不住问道。

    肖遥摇了摇脑袋:“新衣服嘛,当然是要洗完澡之后再穿的。”

    “那你可以洗澡啊。”李潇潇说道。

    肖遥又是摇了摇脑袋:“不行,我这个人怕麻烦,洗完了之后回去还要洗,费时间。”

    李潇潇倒是有些不能理解了,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回去还要洗啊?”

    “我怕莫成飞还想找我麻烦,到时候动手的话,又是一身的汗。”肖遥平淡地说道……

    李潇潇有些无言以对了。

    红星楼作为海天市最大的饭店,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算的上是老字号,在海天市,你可以不知道海天市市长叫什么,但是不能不知道红星楼的存在。

    红星楼海云间,是整个饭店最高档的包间,能进这里吃饭的人,不单单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还要在海天市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一般能进这里吃饭的,都是群非富即贵之人。

    莫成飞站在窗户前,正好看到了赶来的李潇潇和肖遥。

    “他们来了。”莫成飞转过身说道。

    在包间里,除了莫成飞以外,还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这些都是莫成飞的朋友,左边的年轻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带着一个骷髅头耳钉,皮肤白皙,浓眉大眼,颇为帅气,而另外一个,则看上去较为普通,只是身材比较高大,板寸发型和耳钉花美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后一个女孩,相貌也不差,身材窈窕,脸上化着淡妆,一件黑色的抹胸裙平添几分韵味。

    “莫少,可说好了的啊,我们在饭桌上给那小子难看,你就把你那辆新买的保时捷给我。”耳钉男笑眯眯的说道。

    “姜昆,我怎么不知道你是缺钱的人啊?”女孩掩嘴笑道,“你老爹可是海天市副市长,你会没钱?”

    “切,我老爹可是个清官。”耳钉男姜昆没好气道。

    女孩翻了翻白眼,说道:“鬼才信你的话呢。”

    姜昆耸了耸肩膀,反正话自己已经这么说了,至于别人信不信,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成飞,他毕竟是救了李家老爷子的人,我们对付他,会不会引起李老爷子和潇潇的怒火?”阳刚板寸男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顾虑。

    莫成飞和李潇潇是一起长大的,他也是两人小时候的玩伴。

    “大鹏,你不是不知道,我一直都喜欢潇潇,这么多年,我的心一直都没变过,可是现在,这个小子却平白无故插了一脚,不但是潇潇,就是李家的老爷子,都对他赞许有加,如果我再不做些什么的话,恐怕我和潇潇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莫成飞看了眼板寸男,沉声说道。

    常鹏愣了愣,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大鹏,难道你不喜欢我和潇潇走在一起吗?”莫成飞开口笑道。

    “我当然是希望,我比你们大上两岁,又是一起长大的,看你们就像看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我自然希望你们最后能结成连理,可是……”后面的话,常鹏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觉得,莫成飞回来之后,给他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这似乎再也不是那个愿意跟在他屁股后面叫鹏哥的小屁孩了,他长大了,但是心思也多了。最起码,常鹏知道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这样的事情,莫成飞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这时候,包间的门被人推开,李潇潇和肖遥已经走了进来。

    “大鹏哥?你怎么也在这?!”看到常鹏,李潇潇也显得有些惊讶。

    “潇潇,来了?”常鹏站起身,满脸的微笑。

    “恩!”李潇潇点了点头,侧过身继续说道,“大鹏哥,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肖遥,是个中医,也是我的朋友。”

    “恩。”常鹏点了点头,仔细的打量着肖遥,不觉有些好奇。

    莫成飞说,肖遥是可以接近李家,有着险恶用心,但是他对自己看人的眼光也是引以为傲的,不管他怎么看,都不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是那种富有极深城府的人啊!

    “肖先生,你好。”常鹏伸出手,“我叫常鹏,是潇潇的朋友。”

    “恩,你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肖遥知道这些人和莫成飞之间都有关系,但是对方现在都已经伸出手主动想自己问好了,如果他在揣着手,显得就很不合适。

    “哟!莫少,你怎么还邀请了这样的人啊?怎么也不早说。”这时候,那个耳钉男便开口说话了。

    莫成飞心里虽然高兴,但还是装出一副不悦的样子道:“姜昆,这是我的朋友,也是潇潇的朋友,你说话客气点。”

    姜昆耸了耸肩膀,掏出自己的手机玩了起来。

    “潇潇,坐我边上吧。”常鹏拉开一张凳子说道。

    “这……”李潇潇犹豫,常鹏替她拉开的椅子,正好在常鹏和莫成飞的中间,她并不想和莫成飞坐在一起,但是却又不好拂了常鹏的面子,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只能选择坐下来。

    而这时候,也只剩下淡妆女孩身边的一张椅子了,肖遥朝着那张椅子走过去,他刚往前迈了一步,那个淡妆女孩就直接跳了起来。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看你身上脏的,我可不想和你坐在一起,免得倒了胃口!”她说话非常的不客气,看着肖遥的眼神也都充满了鄙夷。

    他们可都是莫成飞邀请过来的,自然得完美完成任务了。

    她的话说完,李潇潇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边上的莫成飞就先开口了。

    “苏浅溪,你怎么能这样呢?”莫成飞训斥了一句,又看着肖遥,赔着笑脸道,“不好意思啊,肖遥,我这个朋友就是个大小姐,平日里接触的也都是那些身着名牌带着名表的人,你这样的,她没见过,也就有些失礼了。”

    虽然他的话听上去像是安抚,但谁都明白,这是最直接的讽刺!

    肖遥笑了笑,看了眼那个叫苏浅溪的女孩,说道:“我没打算和你坐在一起,你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

    说完,他就搬着椅子,小碎步到了李潇潇的跟前,硬生生挤在了莫成飞和李潇潇的中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