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你敢开枪试试
    围观的人看到刘子聪吃下自己吐出口的痰,顿时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刘子聪本人更是直接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了出来。

    “你是打算把这些东西再吃下去?”肖遥有些气愤地说道,“我真讨厌你这种人,自己不卫生也就算了,还要连累我们!”

    如果刘子聪能打得过肖遥,他一定会爬起来将这个讨厌的家伙狠狠地揍一顿。

    妈的,老子难道想这样?不都是你弄的?

    肖遥继续说道:“我要是你的话,以后绝对不会去随便搭讪女孩子了,你看你,自己都把自己恶心的吐了。”

    刘子聪吐得胆汁都出来了,他眼泪汪汪看着肖遥,一脸的怨恨。

    肖遥看到他这副模样,也没有了继续欺负对方的想法,摇了摇脑袋叹了口气,转过脸看着李潇潇:“我们走吧。”

    “恩。”李潇潇也被这店里难闻的气味恶心的有些发晕,当然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了。

    肖遥走到了刘子聪的跟前,把他拎了起来,从他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拿了三百块钱递给了那个导购员:“你们店都是他弄脏的,卫生费自然也是他给。”

    说完,他便带着李潇潇转身离开。

    走出店里,肖遥才长舒了口气。

    他看了眼边上的李潇潇,又摇了摇脑袋。

    “怎么了?”李潇潇好奇地问道。

    “我大爷爷总是跟我说,女人是祸水,会给男人带来麻烦。”肖遥说道。

    李潇潇一愣,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却也有些无力反驳,毕竟那个刘子聪之所以会来找麻烦,也都是因为她。

    不过肖遥又露出了笑容,继续说道:“不过,他说的一半对,一半不对。”

    李潇潇扬起脑袋,好奇问道:“哪里不对?”

    肖遥耸了耸肩膀:“哪个男人会喜欢一个连麻烦都招不来的女孩呢?所以,当一个男人想要追求一个足以引来祸水的女孩时,自身就得解决麻烦的实力。”

    李潇潇脸一红,翻了翻白眼,嘴角的微笑却告诉肖遥,她挺喜欢听到这样的话的。

    随便买了几件衣服之后,肖遥和李潇潇便坐上了车,准备打道回府。

    “真不知道这里的衣服怎么那么贵,就这几件,还花了几千块钱。”肖遥苦着脸说道。

    他也不是那种贪财的人,但是现在,他确确实实是没有钱,在没有钱的情况下,自然更加得懂得珍惜。

    李潇潇噗嗤笑了出来,说道:“你还担心自己没钱吗?随随便便治好几个人,诊费就能拿到你手软啊!”

    肖遥摇了摇脑袋:“我说过,我不会以此牟利的。”

    李潇潇没有继续说话,她知道,肖遥是那种非常有原则的人。

    “驰……”猛然间,奔驰车突然急刹,李潇潇和肖遥因为坐在后面,都没系安全带。

    “啊!”李潇潇发出一声惊呼,身体就要摔倒。

    肖遥收起笑容,赶紧伸出手一把搂住李潇潇柔软的腰肢,将她一把抱住,才没有让她出丑。

    双手刚刚接触到李潇潇的腰,肖遥就感觉自己双手一麻,好像怀抱一团柔软的棉花,而李潇潇身上清淡的香味,也直接刺激着肖遥的脑神经,让他有一种气血上涌的感觉……

    “我……我没事了。”李潇潇红着脸,一脸的尴尬。

    肖遥恍然回神,赶紧松开李潇潇,也有些尴尬,他赶紧询问开车的老标:“怎么回事?”

    “前面有人摔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碰瓷的。”老标的脸色有些阴沉,“好端端的,就这么摔倒了,我离他还有十来米呢,好在我们车上有行车记录仪,应该录清楚了先前的状况。”

    说着,他又忍不住吐槽:“哎,你说现在这社会到底是什么回事啊?这些人难道都想钱想疯了吗?连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出来。”

    肖遥探着脑袋,望了望眼前,沉默了一会,说道:“应该不是打算敲诈我们的,如果他想要讹我们,也不会一动不动了。”

    老标一拍脑袋:“是哦,要真是碰瓷的,这会就应该大喊大叫让我们赔钱了。”

    肖遥打开车门,快步走了下去。

    “哎哎哎!肖先生,你干什么啊?”老标有些急了,“你可不能出手啊,不然的话,即便不是碰瓷,最后也变成碰瓷了!”

    肖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脑袋,似乎有些不悦,接着,就迈开双腿,走了过去。

    老标坐在车上,颇有怨言:“哎,这肖遥啊,还是太年轻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对嘛!”

    “他不是你,所以和你的想法也不一样。”李潇潇没好气说了一句,便和肖遥一样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等她走到肖遥跟前的时候,发现倒在地上的是一个穿着灰色衬衫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大概四五十岁左右,双鬓已经银白,他双眼紧闭,好像经历着某一种痛苦。

    肖遥看着她说道:“心肌梗塞。”

    “啊?那赶紧送医院啊!”李潇潇被吓了一跳,心肌梗塞可不是什么小事。

    肖遥摇了摇头:“来不及了。”

    说完,他就伸出手,按住中年男人的心脏,很有节奏的按摩着。

    “去帮我买一瓶水,冰水。”肖遥忽然转过脸看了眼李潇潇说道。

    “哦哦!好!”李潇潇赶紧点头,朝着最近的一家商店疾步匆匆。

    等她重新回来的时候,中年男人的胸口已经扎了两根银针。

    “把瓶子扭开。”肖遥吩咐道。

    接过冰镇的矿泉水,肖遥只是倒在了手心上,并且在中年男人胸膛的几个穴位上开始擦拭,而另一只手也同样没闲着,开始以气渡针。

    两人的行为,也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

    “这家伙实在干嘛啊?该不会是谋杀吧!”一个年轻女孩捂着嘴说道。

    “不是不是,这招我在电视上看过,好像是针灸。”一个电视迷赶紧说道。

    人群的围观,也引来了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怎么回事?”警察一男一女,男的大概三十来岁,女警有些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多岁,皮肤白皙,五官端正,可能是因为职业的原因,脸上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但是却依然清美动人。

    “这个大叔突然在路上发病,我的朋友正在为他医治。”李潇潇站起身,看了眼那两个警察说道。

    “他?医治?”男警察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道,“他才多大啊?有二十了吗?你该不会想要告诉我他是医生吧!这简直就是胡闹,赶紧给我让开,我得送到医院去!”他往前走了两步,紧接着差点蹦了起来。

    “这是……谷局长!天啊,谷局长怎么会发病?”男警察咋呼了起来。

    “什么?这是谷局长?”女警也往前面望了望,看清楚中年男人的模样之后,也很是惊讶。

    男警察顿时急了起来,伸出手抓住肖遥的肩膀:“小子,你赶紧让开!这是我们警局局长,我们得立刻把他送到医院去!”

    “滚!”肖遥猛然回头,伸出手打在男警察的手腕上,男警察发出一声痛呼,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你……你敢袭警?”女警察手放在自己身上的配枪上,看着肖遥有些震惊道。

    肖遥看了她一眼,目光冰冷:“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他是心肌梗塞,如果你们现在要把他送到医院去,我可以保证,不超过一分钟,他会立刻没命。”

    “你放屁!你算老几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男警察一脸愤怒地说道。说话的同时,他的身体也在朝着肖遥移动了过来。

    “不要过来,不想死的话,不要过来。”肖遥警告道。

    “你让我不过去我就不过去?”男警察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的,先前肖遥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就一阵的剧痛,好半天才缓过来。

    不过,即便有些害怕,但他还是坚定不移的往前走着,没办法,那可是谷局长,如果他及时将谷局长送到医院,谷局长彻底康复了,到时候肯定得重谢自己啊!到时候,自己可真的是一步登天了!

    还有第二个原因,就是他身边的女警秦雪,可一直都是他暗恋的对象,他怎么能在自己的女神面前表现的畏手畏脚呢?

    看着他还往自己走来,肖遥有些不耐烦了,他再次伸出手,捏着一根银针,抛了出去。银针不偏不移,正好刺中对方的脚踝,男警只觉得自己脚下一软,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男警察满脸的惊恐,银针刺入并没有让他感到多么的疼痛,但是即便拔出了银针,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右脚就像瘫痪了一样,没有丝毫的知觉。

    “我说了,别过来。”肖遥说完,就转过脸,继续着先前的救治。

    秦雪一脸的愕然,她走到自己同事的跟前,想要搀扶起他,结果徒劳无功。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秦雪毫不客气的掏出了自己的配枪指着肖遥,轻声喝道。

    “你敢开枪试试!”李潇潇见肖遥被枪指着,顿时一阵恼火,也不顾自己的淑女形象,冲着女警说道,“只要你敢开枪,我就会让你后悔!”

    这是李潇潇第一次对别人说出这样的话,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仗势欺人。

    不过话说完,她就后怕了起来,二十多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万一对方受不住激,冒出一句“试试就试试”。那可怎么办?

    “唔……”就在剑拔弩张之时,中年男人突然闷哼一声,并且缓缓睁开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