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大功告成
    药灵在想,假设自己能学会肖遥这灌滚烫汤药的这一手,估计自己的医术都会得到大大的提升,可惜的是,自己已经过了习武最好的年纪,哪怕倾尽所有,怕是都没办法习得劲气了。

    想到这些,他又是一脸的失落。

    肖遥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大概知道了他的心中所想,笑着说道:“其实,也不需要这么麻烦,只是老爷子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而已,等老爷子没事了之后,我就教你如何封穴,让病人不会被汤药烫伤的方法。”

    药灵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激动道:“肖先生,你说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说完,肖遥又赶紧解释道,“但是你必须得清楚,我只是随便教你一点而已,并不是收你为徒啊。”

    “无妨,无妨!”药灵现在哪里还在乎这些,内心已经被欢喜填满了。

    等李老爷子服下汤药之后,肖遥也不再迟疑,迅速抽出一根烈火针,直接刺进李老爷子的肌肤内,没有丝毫的停顿,这一针下去,又是第三针,第四针……

    这一幕,看的药灵几乎是目瞪口呆。

    针灸,其实并非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无论是对力道的把握,还是对穴位的熟知都非常重要,可是这速度,简直就像随手乱扎的一样,但是药灵可不是一般人,他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肖遥的每一针,都扎在非常关键的穴位上,不偏不移。

    看到这一幕,药灵已经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自己都必须讨好肖遥,能继续打下手……

    十分钟之后,肖遥长舒了口气。

    “差不多了。”肖遥说着,看了眼书桌上的时钟,“半个小时之后,即可拔针。”

    说完,他就闭上眼睛,开始调整自己体内的气息,而药灵则很是识趣的待在边上,不敢打扰。

    等半个小时之后,肖遥就睁开了眼睛,并且以飞快的速度拔掉了李老爷子身上的银针,而随着银针的拔出,在原本银针扎着的位置上多了一个针眼,那些针眼开始往外面留着腥臭难闻的血液。

    “呼……”又过了十分钟,流出的血液恢复成正常的红色之后,肖遥才长舒了口气,伸出手切着老爷子的脉,随后便一脸的欣喜。

    终于大功告成了!

    “去把李潇潇叫进来吧。”肖遥开口说道。

    药灵不敢迟疑,赶紧打开门,把李潇潇迎了进来。

    “肖遥,我爷爷怎么样了?”李潇潇一脸的着急。

    肖遥望了她一眼,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不负所托。”

    李潇潇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大喜:“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爷爷没事了?”

    “当然没事了。”肖遥说道,“不过十分钟,老爷子应该就会醒过来,但是,他的身体还会比较虚弱,需要静养。”

    “我明白!”李潇潇使劲地点了点头,又望着肖遥,一脸认真地说道,“如果我爷爷真的痊愈了,我们李家便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

    肖遥摆了摆手:“我救你爷爷,并不是为了让你们一家报恩,只是我不小心砸坏了你的车而已,更何况我本身对这些疑难杂症就非常的感兴趣。”

    说完这些,肖遥又阴沉下脸,忍不住提醒道:“但是,李小姐,你也得明白,这一次老爷子中的是蛊毒,是有人恶意为之的,也幸好这一次我能解毒,但是下一次,就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下毒远比救人简单。

    就像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救人却得浪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药灵看了眼老爷子,随后又转过脸望着肖遥,说道:“肖先生,我觉得,这一次老爷子中的蛊毒可能是厄运阎王下的。”

    “厄运阎王?”肖遥用一种不解地眼神望着药灵,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药灵沉吟了片刻,组织好语言之后,便继续说道:“厄运阎王,是海天市最厉害的蛊师了,整个海天市,也只有他能下如此难解的蛊。”

    肖遥冷笑一声,说道:“这样的人,人人得而诛之,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他不懂得收手的话,我倒是不介意送他去见真的阎王!”

    药灵苦笑着说道:“确实,我也很想除掉这样的人渣,但是,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他本身实力就高强,而且,现在的身份还有些特殊,是海天市蒋氏集团的老板……以前,确实有些人想要找他麻烦,结果,却都人间蒸发了。”

    “蒋氏集团的老板?”李潇潇一愣,问道,“是蒋天路?他竟然是苗族蛊师?”

    说完,她又恍然大悟,道:“这也就难怪了,最近这段时间,蒋氏集团和我们家确实有些矛盾,都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但是没想到,蒋天路竟然会下此毒手……”

    就在这时候,躺在床上的李老爷子,突然激烈的咳嗽了起来。

    “爷爷,爷爷……”李潇潇小声呼唤了几声,李老爷子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潇潇……”李老爷子轻声说了一句。

    “爷爷真的醒了!”李潇潇激动地说道。

    肖遥笑了笑,他能看得出来,李潇潇是真的孝顺,此时她的欣喜若狂更是发自内心的,这样的人,自己也确实该帮!

    “神医,多谢了。”李老爷子看着边上的药灵,微笑着说道,只是因为刚刚醒来,他的声音还有些微弱。

    药灵一愣,接着使劲地摇了摇脑袋:“李先生,你可误会了,这次救你的人,可不是我,是他。”说着,他伸出手指了指边上的肖遥。

    李老爷子一愣,有些愕然,不过还没说话,就再次昏昏睡去。

    “肖遥,我爷爷怎么了?”看到爷爷刚醒就又闭上了眼睛,李潇潇着急道。

    “他没事,我说了,他太虚弱了,还是需要多休息休息,这一觉睡醒,估计也就彻底的没事了。”肖遥说道。

    李潇潇听他这么说,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肖遥,这么晚了,不然你就住在这吧?如果爷爷还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找你,而且,你现在应该也没有容身之所吧?”李潇潇看着肖遥笑着问道。

    肖遥沉默了一下,尴尬的点了点头,确实,现在的他还真没能睡觉的地方。

    “那我们就先下去吧。”

    三个人一起下了楼之后,不等众人询问,李潇潇就先开口说道:“爷爷先前已经醒了,只是因为有些虚弱,又暂时睡下了,总的来说,爷爷没事了。”

    “真的?”李坤一脸的激动,道,“潇潇,你不是开玩笑吧?”

    李潇潇笑了笑:“药灵神医可以作证,这一次,多亏了肖遥。”

    李坤长长舒了口气,伸出手和肖遥握在一起,满脸的感激之情,很是真诚:“肖先生,这一次,真的多谢你了!”

    肖遥摆了摆手,没多说什么。

    听到老爷子没事了,除了李潇潇和他的父母之外,剩下的那些人表情到没有多么的激动,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无比的虚伪。

    这倒是一群不会表演的人啊!肖遥心里暗道。

    “爷爷没事,实在是太好了。”李小冉强笑道,“多谢肖遥出手相助了。”

    “我出手,和你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肖遥看了她一眼,毫不留情道。

    李小冉的颜色微微一变,眼神中闪过一道历光,但是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堂姐,看来,你失望了啊!”李潇潇看着李小冉,微笑着说道。

    只是她的笑容,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种讥讽。

    李小冉虽然心中愤怒,但还是强笑道:“我先前那不也是为爷爷担心吗?肖遥真的能治好爷爷,我们当然都很开心了。

    李潇潇也懒得和李小冉过多纠缠,她本身就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她转过脸看着李坤说道:“爸,我想留肖遥住在这里。”“恩!没问题!”李坤使劲地点了点头。对于李潇潇的提议,李坤绝对是举双手赞同的。

    “不是,潇潇,你怎么能留他住下呢?你们对他可不是多么的了解啊!”莫成飞立刻就急了。

    李潇潇看了他一眼,问道:“莫成飞,这里是我家,我让谁住在这里,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吧?”

    莫成飞脸色阴沉,不再多说什么。

    “那什么……大哥,我就先回去,老爷子没事就好。”李兵的精神状态都有些恍惚了,他啊觉得自己如果继续待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疯的。

    他们留下来,都是为了看李潇潇和肖遥的笑话,但是现在,目的显然是达不成了。

    随着李兵说完,李家剩下的人,也都一一起身告辞,各回各家。

    “莫成飞,你也该回去了。”李潇潇看着莫成飞说道。

    莫成飞站起身,阴沉着脸点了点头,他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肖遥,最后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李家。

    李兵和李小冉回到家里之后,两人就一起开始摔摔惯惯了。

    “妈的!气死我了!”李兵将自己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花瓶重重砸在地上,“那小子,竟然真的能治好老爷子,这怎么可能?真不知道他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李小冉也是一脸的愤怒:“哼,他确实是走了狗屎运,我们的计划,全都泡汤了,该死,我都订好了机票,打算去旅游一趟庆祝庆祝的……”

    今晚,对于某些人来说,注定是个难眠的夜,但是,肖遥却睡的很是香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