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请收下药灵做弟子!
    济世堂是药灵的,唐医师是药灵的徒弟,可是对方却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错误,这就值得肖遥高看一眼了。

    “我听我师父说过。”肖遥说道。

    “不错,不错。”药灵哈哈大笑了起来。

    “师父,他砸了我们的招牌啊!”唐医师这下可忍不住了,本来还剑拔弩张的,怎么自己师父还笑了起来?

    “该砸!”药灵猛然收起笑容,转过脸看着唐医师,“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不学无术,我没和你们说过龙眠症吗?哪怕你真的误诊了,看到病人的脸色,也该警惕起来,立刻就诊,可是你呢?你这就设计草菅人命!济世堂不能济世,单最起码得救人,你连这都做不到,砸你招牌又如何!”

    药灵的话,让围观众人鼓起手掌。

    一个医生,如果没有医德,还会有人愿意找他看病吗?

    修医,不单单要看重医术,更要有一种济世救民的医德,不然“医”和“义”怎能同音?

    肖遥仔细地观察药灵的表情,见对方没有丝毫的做作,也打心眼里对这个老头充满了好感。

    “你还算个医生。”肖遥如是说道。

    药灵一脸的无语。我还需要你夸奖我?

    而肖遥的话,却让唐医师等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很显然,他们在肖遥的眼里,根本不配称为医生。

    “小兄弟,不知道你对这龙眠症可有什么良方呢?”药灵望着肖遥,微笑着说道。

    周围的人更加错愕了,就连肖遥边上的李潇潇,也是一脸的惊讶。

    药灵是什么人?现在他今年和那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称兄道弟?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肖遥似乎没想那么多,他低着脑袋想了想,说:“刚才你说,他还有救,也就是说你的心中已经有了良方,又何必问我呢?”

    药灵心里暗叹对方的心思缜密,不过还是不愿就此了结,追问道:“我确实有了药方,但是我想看看你的实力究竟如何。”

    “有意义吗?”肖遥问道,“我的师傅告诉我,医术是用治病的,不是用来卖弄的。”

    边上的唐医师哼哼唧唧讽刺道:“我看你啊,就是没什么本事,哼,还说的这么堂而皇之,不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治吗?”

    肖遥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因为这样的人生气,没那么必要。肖遥的心境比不上三位爷爷,但是还不至于被唐医师的几句话就刺激到。

    “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肖遥说道,“我还赶着去买银针。”

    就在肖遥和李潇潇打算抬脚离开的时候,却被药灵从后面叫住了。

    “小兄弟,只要你能开出正确的药方,我就送你一盒能让你满意的银针,如何?”药灵的话,进了肖遥的耳朵里,就好像在肖遥的面前摆下了几米高的钢筋,让他停下了脚步。

    肖遥转过脸,望着药灵,眉头紧皱,很显然,现在的他有些纠结了。

    许久,他叹了口气,说道:“我要先看看那银针。”

    “好!”药灵点头,转脸对身边的唐医师说道,“去把我自己用的银针拿来。”

    “师傅,万万使不得啊!”唐医师一听这话,立刻就着急了,那盒银针,可是药灵的宝贝,平时他们看一眼,药灵可都是会发火的,今天竟然拿来当赌注,这实在是不值得啊!

    “去拿。”药灵的语气有些平淡,但是却包含着坚定的态度。

    唐医师叹了口气,狠狠地剜了肖遥一眼,很不情愿的离开了。

    很快,唐医师就回来了,在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递给他。”药灵说道。

    唐医师看了自己的师傅一眼,但是却被瞪了一下,赶紧快步走到肖遥跟前,把木匣子递了上去。

    肖遥刚接过木盒,就感觉浑身一震冰凉,好不舒服。

    他心里暗叹,别的不说,就是这个用千年香木打造的盒子,可就是好东西了。

    打开盒子,看了眼上面的银针,他随手拈出一根,手指捏住。

    没一会,银针竟然轻轻地颤动了起来。

    一瞬间,药灵就要发了疯似得,直接挤到了肖遥的面前,双眼死死地盯着那根被肖遥捏住的银针,眼神中写满了惊讶。

    毫不夸张的说,他的眼珠子都快掉在了地上。

    “这……这是以气渡针?!”这一句话,药灵几乎是吼出来的,可见此时的他到底惊讶到了什么程度。

    肖遥放回银针看了眼药灵,也是满脸的惊讶:“你这是极燥之地找寻的热铁所打造的烈火针?”

    药灵又是惊讶了起来,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敬佩:“真没想到,你这一眼就能看出来,不错,不错!”不过,他还没忘记刚才那一幕,又激动地问道,“小先生,您刚才用的,可是以气渡针?”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恩,是的,没想到你还能认出来,看来你确实有些医术。”

    药灵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不停地擦着脑门上的汗。

    以气渡针,在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少见了,即便是被奉为医仙的药灵也做不到,这不单单需要上好的银针,还需要持针者强后的内力以及对银针的了解程度。

    这三者,缺一不可!

    “上次,我看到以气渡针,还是在十年前了。”药灵说道,“从此之后,再无他人。”

    肖遥只是点头微笑,说道:“药灵前辈,您先前说的话,可算数?”

    对方拿出了烈火针,肖遥也对对方看重了几分。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针是难寻的银针。

    第一种,是在极寒之地找到的冰金属,所打造出的寒冰针,而第二种,则就是在极燥之地找到的热铁所打造的烈火针了。极寒之地,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寒冷,零下几十度的地方,而极燥之地,则在活火山附近。

    这两种银针都很是难寻。在这两种银针之上,便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神针了,比如唐代药王孙思邈的七转神针。

    神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能得到烈火针,肖遥就深感激动了。

    “这烈火针,已经是你的了,不管你能不能开出药方!”药灵说道。

    “师傅,凭什么啊?”唐医师第一个发起了牢骚,这一次不单单是他一个人,剩下的弟子,也都是一脸的不服气,那可是药灵的宝贝,凭什么就这么白白送给旁人呢?

    对方就只是拿着针抖了几下好不好!你把针给我,我抖给你看!

    “都给我闭嘴!”药灵简直都快被气疯了,懂得施展以气渡针,无一不是医术高手,那可都是即便是药灵都拍马莫及的存在,用一盒银针和这样的人搞好关系,难道还有错?

    可惜的是,自己的这群弟子一点都不开眼啊!

    肖遥也知道,自己就这么拿走烈火针不合适,稍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药灵前辈,你先说说你的药方吧。”

    “好吧!”药灵叹了口气,知道原本想要得肖遥的人情的计划已经被自己的弟子给破坏了,只能开口说道,“天际草,枸杞子,当归,黄苓……”

    药灵一连说了十几种药材,又说了煎药的方法和服药的时间,才松了口气,转而一脸恭敬的望着肖遥:“不知道小先生有没有什么良方呢?”

    “叫我肖遥就好了。”被别人称作小先生,让肖遥有种怪怪的感觉,他走到了张达的跟前,接着,猛然伸出拳头,重重地打在了张达的腹部,张达腹部受痛,就像一只被煮熟了的虾一样弓起了身体。

    肖遥的举动,也让周围的围观者瞠目结舌。

    这个家伙,是疯了吗?

    李潇潇也是一脸的错愕,她觉得,这个肖遥好像总是喜欢做别人意料不到的事情。

    “师傅,这个王八蛋在干嘛?当众打人?”唐医师目瞪口呆。

    “闭嘴!”药灵瞪了唐医师一眼,接着一脸认真地看着肖遥,眉头紧锁,开始深思。

    肖遥这一拳下去之后,他又抓住了长大的两根手臂,拇指高跷,又重重地落下,顶在手肘。

    接着,他的手往上摸了一寸,拇指食指继续揉捏,片刻,他又把手落在了张达的脖子上。

    “这个家伙,是在用推拿?”唐医师瞪大了眼睛,“他是不是傻了啊?连师父您都要开复杂的药方医治的龙眠症,这个家伙竟然选择用最无脑的推拿?”

    “你在说话,老子把你踢出去!”药灵怒吼了一声,又往前走了一步,仔细地观察着肖遥的手法。

    这用推拿,真的可以治好吗?药灵的心里也多了无数个问号。

    许久,肖遥松开了张达,他这前脚刚松开,张达就弯着腰呕吐了起来,吐到最后,甚至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好了。”肖遥说。

    他这一句话,才把周围看热闹的人惊醒了过来。

    “我靠!这小子有毛病吧?这叫打人治疗法?”

    “是啊!哎,还是医仙靠谱啊,这家伙是不是精神病?对了,精神病院电话号码多少?”围观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药灵看了眼肖遥,快步走到了张达的跟前,伸出手,一把拽住对方的手腕,仔细的号着脉。

    “嘿嘿,等下师傅就会发现,你就是个骗子,然后让我们把你打死了。”唐医师冲着肖遥说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

    等了片刻,药灵松开张达的手腕,望向了肖遥。

    “师傅,赶紧说吧,这家伙就是个骗子吧?呸,这么复杂的病,竟然用推拿,你说他是不是脑子坏了啊?”唐医师那一脸肥肉因为笑的夸张拼命地颤动着。

    这次,连药灵都没有理他了,甚至连一句训斥的话都没有。

    他快步走到了肖遥的跟前,当着所有人的面,跪了下来。

    “师傅,请收下药灵做弟子!”药灵大神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