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济世堂
    当肖遥走到老爷子床前的时候,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

    “不对劲。”肖遥开口低语。

    “怎么了?”李潇潇就跟在肖遥的身后,听到这句话,他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有股奇怪的味道,甚至是一种恶臭。”肖遥看了李潇潇一眼,轻声说道。

    李潇潇闻言一愣,使劲地抽了抽鼻子:“没有啊,我怎么什么都没闻到?”

    肖遥摇了摇脑袋,没有再次回答她的话了。

    “老爷子看上去虽然只是脸色苍白,但是,却少了一份生气。”肖遥翻了翻老爷子的眼睛说道,说完,他又伸出手开始切脉,不过手刚刚搭在老爷子的手腕上,肖遥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骇然。

    “不对,完全不对!”肖遥有些愕然道,“少了生气,气脉虚弱,但是,老爷子的脉搏却非常强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喃喃后,他又开始皱紧眉头,陷入了思索之中。

    这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症状,他发现,这件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治病救人,得先治病,才能救人,可现在,肖遥却发现自己几乎连病因都找不出来。

    “你有办法吗?”李潇潇有些紧张问道。

    肖遥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但是却什么都没说。

    最后,他咬了咬牙,心里暗暗下了决定,无论如何,自己都一定要找出病因,否则的话他会觉得字对不起这个女孩的信任!

    他忍不住在想,如果这个时候大爷爷在这里的话,那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很多了,老人家一眼肯定就能看破一切,绝不会像自己一样毫无头绪。

    就在肖遥沉思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老爷子身体忽然抽动了起来,就像羊癫疯病人发作一样,同时,老爷子的喉结上下滚动着。

    “爷爷,爷爷!”一边的李潇潇看到爷爷这副模样,心中一阵绞痛,最让她感到无力感的不是她没办法救自己的爷爷,而是眼睁睁看着爷爷如此痛苦,她却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这对李潇潇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噗,噗……”李老爷子的嘴角,开始往外溢着血迹。

    李潇潇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块好像早就准备好了的白布,帮李老爷子擦干嘴角的血迹,哽咽着说:“我爷爷每天都会这样……”

    肖遥双眼盯着那一块白布,忽然他一跃而起。

    “等一下!”肖遥伸出手,从李潇潇的手里接过那块白布,凑着鼻子嗅了嗅,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肖遥的嘴角带着一丝轻笑。

    “你知道什么?你有办法了?”李潇潇望着肖遥问道。

    肖遥想了想,开口说道:“差不多,老爷子是中了一种奇异的蛊毒,一时半会和你很难说清楚,虽然解毒的方法有些复杂,但最起码不是无药可医,我们先下去吧。”

    “好。”听肖遥如此说道,李潇潇就像服下定心丸一样,最起码,不是毫无办法不是?

    重新走到楼下,李小冉就凑到了跟前率先发难:“小子,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我爷爷好了吗?”

    肖遥看了她一眼,说道:“没好,但是,我能治好。”

    “能治好?那你倒是去治啊!下来干什么?”李小冉显然是不太相信肖遥的话。

    肖遥懒得理她,反正现在李潇潇都已经给自己下了保证,没人能阻止自己了。

    我需要中药和银针。”肖遥看了李潇潇一眼说道。

    “我去买。”李潇潇毫不迟疑地说。

    肖遥摇了摇头:“我自己去,中药你可以买,银针你买不好!”

    “呵呵,我看你这是打算借机开溜吧?”李小冉冷笑道。

    “李潇潇可以跟我一起去。”肖遥知道对方不相信他们,只好这般说道。

    “那就走吧。”李潇潇不想过多的浪费时间,说完这句话,就带头走了出去,肖遥紧随其后。

    一路上,肖遥都没有说话,李潇潇想找些话说,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索性也保持了沉默。

    在李潇潇的陪同下,肖遥走进了海天市最大的中医馆:济世堂。

    济世堂人满为患,长队已经从医馆里排到了医馆外,济世堂在海天市的地位可见一斑。

    “济世堂,好嚣张的名字。”肖遥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不悦。

    “有什么不合适的吗?”李潇潇好奇问道。

    肖遥摇了摇脑袋,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确实有些不高兴!何为济世?舍大我为天下,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有“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情怀!

    大爷爷每天在山上炼制草药,送给山下的村民。

    在十年前山脚下爆发一场传染疾病,大爷爷背着药篓拉着肖遥给村民看病。

    他分文不收。

    他都不敢说自己能济世,可这家医馆,敢说自己是济世堂,肖遥不服!

    进了济世堂,肖遥环顾四周,很是羡慕。这济世堂虽然不大,但是却摆满了药柜,上面的标签上也都写着各种重要的名字。肖遥忍不住的想,如果自己和大爷爷能有这样的医药馆,该多好啊!

    “两位,你们是看病还是抓药?”他们刚走进来,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袍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过来。

    “我们抓药,顺便买银针。”肖遥打量了眼那个男人,男人大概三四十岁,双眼炯炯有神,一张国字脸正气十足,只是对方的眼神却一直盯着身边的李潇潇,这让肖遥觉得有些不满。虽然说男人看到漂亮的女孩惊艳是正常的,但作为一名中医,却做不到“眼中只有病人”就有些不应该了,况且对方都四十来岁了,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合适吗?

    “把最贵的,最好的拿来。”李潇潇看了眼那个男人说道。

    “最贵的?好啊!”听了李潇潇的话,中年男人顿时眉开眼笑,这是赚钱的好机会啊!

    说完话,他就立刻走到了后面,等再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小姐,您看着盒子,都是最好的紫檀木雕刻而成的,造价不菲啊!”中年男人一脸献媚的笑容解释道,“所以这套银针的价格也有点高,三万八!”

    “钱不是问题。”李潇潇说道。

    中年男人更高兴了。

    肖遥没去理会那个中年男人,而是直接打开了拿个木盒,随手抽出一根毫针,手指拇指切在一起,许久,长长地叹了口气。

    “空有其表,没有灵气。”肖遥说道。

    “没有灵气?”中年男人的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是,灵气。这也只是普通的银针,而且韧性不足,三万八?三十八我都不会要。”肖遥一脸正色地说道。

    “你看过什么银针有灵气的啊!你跳大神呢?”中年男人有些愤怒地说道。

    肖遥冷笑:“七转神针,观音针,佛手针,这些银针都有灵气,只是你不懂而已。”

    “我不懂?”中年男人笑了,也看出他这是怒急了,“你说我不懂?我跟着医仙学医三十年,治好的病人不计其数,你说我不懂?”

    这两人之间的争执,也引起了医馆内病人的围观,不少人看着肖遥的眼神都带着嘲讽和讥笑。

    他们都认为,这小子就是想在身边那个漂亮女孩的跟前表现的老练一点,深沉一点,专业一点,好去讨欢心而已。

    “小伙子,你喝多了吧?你知道这是谁吗?这可是医仙的大弟子唐医师啊!”一个中年病人笑着说道。

    “行了,说他干什么啊!不就是想在自己女朋友面前装比吗?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年轻人嘲讽道。

    肖遥一句话都不说,他不想和这些人争辩。

    “行了,小子,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根本就不是也买银针的,而是想在人家姑娘面前逞英雄的,你这生意,我不做了。”中年男人,也就是被称作唐医师的家伙挥了挥手,“你走吧。”

    李潇潇看着身边的肖遥,问道:“这针,真的不行吗?”

    “不行。”肖遥说道,“容易断裂。”

    李潇潇不懂,只是摇了摇脑袋,说道:“不然我们去别的地方吧,不过恐怕海天市也没有比济世堂更好的医馆了。”

    肖遥冷笑:“那就去别的地方看看。这个医馆药多,人多,生意好,不代表医生的医术就好。”

    肖遥并没有刻意的压低自己说话的音量,他的话,也彻底的引起了众怒。

    “年轻人,说话得过脑子,不要妄言!”唐医师冷着脸说道。

    “大师兄,和这孙子说什么啊!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一个脾气火爆的年轻医师说道。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话都敢说……”一个前来看病的老人摇了摇脑袋,感叹世风日下。

    “哼,这叫不知道天高地厚吗?这叫智障!”一个刻薄的大妈对那个唐医师说道,“唐医师,赶紧给这小子看看病吧!”

    听着那些难以入耳的话,肖遥没有丝毫的震怒,他觉得,为这些人,这些话生气,大动肝火,很不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