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立下军令状
    肖遥点了点头:“行啊,不过先说好,帮你爷爷治好病,我们就两清了啊。对了,你家住在哪里啊?”

    “海天市,月亮湾。”李潇潇说道。

    从天龙山进海天市,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这一路上,李潇潇旁敲侧击的百般追问肖遥的来历,肖遥牢记着大爷爷的教诲,只是闭口不答,李潇潇咬了咬牙,只得作罢。

    “就这里了。”轿车停在了一幢三层别墅前,三个人一起下了车。

    “你们一家,多少人啊?”肖遥看着眼前偌大的别墅,忍不住好奇问道。

    “我,爷爷,爸爸妈妈,还有两个保姆,一个管家。”李潇潇说道。

    “乖乖,还有保姆和管家。”肖遥叹了口气,大家都是人,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自己住在山上,每天还得当孙子洗衣做饭,不是,自己本来就是那个三个爷爷的孙子……

    “先进去吧!”李潇潇看了眼光头,光头立刻会意,快步走在两人前面,推开了大门。

    别墅的客厅里,坐着十来号人,有的站在边上,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恩?潇潇回来了?”一个穿着黑色针织衫,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站起身,快步走到了李潇潇的跟前,颇有些责备,“你去哪了啊?”

    李潇潇笑了笑:“妈,我去给爷爷找医生的,先前我去的是天龙山。”

    这时候,又有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他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眼睛还布着血丝,他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只是鬓发已经有些花白了,可能是长期的休息和饮食习惯不好造成的。

    “潇潇,你找到高神医了吗?”略显苍老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问道。

    “爸,我没有找到他……”李潇潇的话,顿时让李坤的脸上又多了几分失落。

    “唉,找不到也不打紧,高峰神医,医术通神,但早已归隐田园不问世事,就算找到了,恐怕也很难请他出山,只是父亲这病,唉……”

    看着父亲脸上愈加显得苍老的神色,李潇潇咬了咬牙说道:“不过,我找来了另一个神医!”

    “真的?”李坤一惊,忙问道,“在哪呢?”

    “就是他,他叫肖遥。”李潇潇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肖遥说道。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潇潇,你别胡闹了,这到底是谁啊?”李潇潇的母亲哭笑不得。

    “是啊!潇潇,要说关心爷爷,我们都关心,但是也不能关心则乱啊!你如果想讨好爷爷,讨好家里的长辈,你可以换一种方式,随随便便在街上拉个民工,进来冒充神医,这不是捣乱吗?”一个穿着粉色包臀裙,染着黄发的女孩捂嘴轻笑,一脸的不屑。

    确实,不管是谁看到肖遥,都不会认为这是个神医的。

    就像你不会相信一个三岁的小孩会在球场上扣篮一样。

    “爸妈,我没有骗你们,更没有胡闹。”李潇潇叹了口气,说着,就把自己遇到肖遥的种种说了出来。

    “是是是,大小姐说的是,我可以作证的!”一边的光头赶紧跳了出来。

    光头的话刚落音,那个包臀裙女孩就说道:“哼,谁信呢。”

    李潇潇转过脸,看了那个女孩一眼,脸上带着一丝的愠色:“李小冉,我再说一边,我没有开玩笑,我知道你平时对我不满意,但是现在事关爷爷,我不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

    看得出来,此时的李潇潇非常的愤怒,但是当事人肖遥,却一脸的无所谓了。

    这些人相信他,他就会出手,这些人不相信他,他就拍拍屁股走人,多大点事!

    “李潇潇,你就这么叫我的名字?是不是该叫我堂姐啊?”李小冉冷笑。

    这时候,李潇潇的二叔李兵,也就是李小冉的父亲,往前走了一步,看了眼肖遥,最后又盯着李潇潇,说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但是,万一他不但治不好老爷子,还将病情加重了呢?喂,小子。你真的是神医?”

    “不是。”肖遥摇了摇头。

    众人又都是一愣,就连李潇潇都有些紧张了,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啊?

    “潇潇,看来,你真的是胡闹了啊!”李兵颇有些幸灾乐祸。

    “你误会了。”肖遥笑了笑,“你问我是不是神医,我当然要说不是了,即便是大爷爷……不对,即便是高峰老前辈,也不敢对外声称自己是神医,我只能说,我懂些医术。”

    “懂些医术?”李兵讥讽道,“兽医也算是懂些医术呢。”

    肖遥并没有生气,反而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对于我而言,兽医确实是懂医术的。对了,你懂吗?”

    “我?”李兵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还是摇了摇头,“不懂。”

    “那你不如兽医。”肖遥很是认真地说道。

    所有人都呆住了。

    “你什么意思?”李兵阴沉着脸。

    “没什么意思。”肖遥耸了耸肩,说道:“我三爷爷说过,别人夸我,我就夸他,别人给我一拳,我就踹他一脚。要不是我欠人情,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里听你废话?还有,如果我是你的话,绝对不会在这里坐着了。”

    李兵稍微一愣,满脸狐疑:“什么意思?”

    “气虚混乱,眼白布满血丝,处于神经压迫状态,太冲脉气血衰弱,估计你这短时间,开始拼命掉头发,而且总是感觉眼睛酸痛吧?相信我吧,再不节制一点,你就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肖遥冷笑着说道。

    “你!”李兵脸一白,怒道:“哼,我看你这样恐怕也就是个江湖骗子,这里不欢迎你,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却愕然无比,因为对方说的那些症状他全中了……

    看着李兵那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李潇潇有一种无奈的感觉。

    她知道,在整个李家,除了自己和自己的爸妈之外,可能没人希望爷爷真的能康复了。

    她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也是最有商业天赋的,十三岁的时候就被送到国外读经济管理学,十七岁回国,到李氏集团里大展拳脚,也做出了不错的成绩,不出意外的话,爷爷很有可能将集团交给自己,这也就直接触及到了这些亲戚的利益。

    倘若爷爷就这么去世了,那财产肯定就要平分,到时候,这些亲戚也都能分到不少钱。

    “我担保!”李潇潇深吸了口气,说道,“我担保他能治好爷爷,这总可以了吧?如果他治不好,我就放弃李家的财产,放弃我那一份,净身出户,够了吗?”

    李潇潇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潇潇,别胡闹!”李坤见自己女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心脏猛跳,暗道女儿任性。

    李潇潇看了眼自己的父亲,认真地说道:“只要能治好爷爷,我可以什么都不要,那些钱,对我而言根本就没什么意义。”

    李坤一愣,苦笑不已。

    他望着客厅里闻讯而来的亲戚们,深深叹了口气。

    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父亲会疼爱这个孙女了。

    “此言当真?”李老爷子的三女儿李月毫不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赶忙问道。

    李潇潇稍微犹豫了一下,转脸望了望肖遥,最后点了点头:“当真!”

    在李潇潇说出这些话之后,李家人再没有一个人阻拦,除了李潇潇的父母,大多都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李潇潇。

    这姑娘,简直就是疯了!她有什么把握啊?一个从路边捡来,自称中医的家伙,她也敢立下这样的保证?

    “好!潇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说什么,那小子,你上去吧!”李兵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看上去就好像什么阴谋得逞了一般。

    肖遥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对这个人鄙夷到了极点。

    他走到了李潇潇的跟前,望着她:“你相信我?”

    “最起码,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李潇潇的眼神变得有些黯淡,“我不想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肖遥笑着点了点头:“你要么就是那种对钱没有任何概念的,要么就是非常孝顺的。算了,既然你这么相信我,那我就不会让你失望,你家里的人,似乎都有些奇怪,他们都等着看我和你的笑话,我不会让他们笑话你的。”

    李潇潇闻言,心中一动。

    “为什么?”她笑着问道。

    “你相信我,你就是个有品位的人,我怎么还能看着你被别人笑话呢?”肖遥说道,“我就是这么个有原则的人。”

    李潇潇本来有些感动,后来仔细一琢磨,发现对方好像是变相的夸他自己……

    关上房门,肖遥慢步走到了老爷子的床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