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山路相逢
    海天市,天龙山山道上,一位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以上,身材消瘦的少年低着脑袋走着。

    他背着一个破旧的背包,那个背包上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补丁,一眼看着都不知道它原本的颜色是什么。一件灰色的中山褂子,破旧的牛仔裤,倒也被这清秀的少年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我连天灵草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让我到哪找去啊!”少年名叫肖遥,此时的他目光深邃,低着脑袋,颇显沮丧。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肖遥也知道,这件事情非自己不可了。

    此次二爷爷顽疾发作,大爷爷必须时刻不离的在身边帮他调养身体,三爷爷去了南非,这找药材的任务,自然得落在他身上了。

    肖遥脚下一动,踢开脚下的石头,以发泄心中郁闷。

    “砰!”然而,那颗石子不偏不倚,砸到了迎面而来的一辆黑色轿车上。

    “驰!”轿车猛踩刹车,轮带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黑色的印记。

    车门打开,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色西装的彪壮光头男人走了下来,他看了下被石块击中的车身,一块漆都掉了下来。

    “妈的。”光头爆了一句粗口,摘下墨镜怒目看着站在边上手足无措的肖遥。

    肖遥望着光头,挠了挠后脑勺道:“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会不会原谅我?”

    他看了下车标,三个尖,从三爷爷给他的杂志上看,这车应该是奔驰。

    “臭小子,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光头怒不可遏,气冲冲的说道。

    “不知道。”肖遥说。

    “跟我耍贫?你找死!”光头勃然大怒,猛然往前跨出一步一拳挥出。

    肖遥眼神眯了一下,轻而易举躲开对方的拳头,光头内心愕然,还想出手的时候,车门再次被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配着一条修身牛仔裤的女孩走了过来。

    “老标,怎么回事?”女孩看上去大概十八.九岁,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也富有青春气息。

    她柳眉轻蹙,仔细打量着边上的肖遥,眼神中稍微有些疑惑。

    “大小姐,你看看,这小子把我们的车弄的!”光头原本气势汹汹,都恨不得将肖遥一顿胖揍,但是看到这个女孩,怒色便收敛了一些,说话时也是一脸的恭敬。

    女孩看了眼奔驰车,又转过脸看着光头:“算了,让他走吧,我们还有正事呢。”说到这,她又叹了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忧虑,“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找到高峰前辈,而且即便找到了他,他又能肯定治好爷爷吗……”

    光头赶紧安慰:“大小姐,您就放心吧!老爷子吉人天相,我们这一行一定很顺利。”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亏心,这人影都没摸着呢,车就被人砸掉漆了,说顺利,谁信啊?

    女孩摇了摇头,转身就要上车。

    “小子,这一次算你运气好!”光头恶狠狠地瞪了肖遥一眼便转身。

    “你们找不到高峰的,即便找到,他也不会帮你们的。”肖遥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光头和女孩同时驻足。

    他们同时转过脸,只是脸上的表情很不一样,女孩是一脸的疑惑,而光头,则是一脸的愤怒。

    “臭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非得叫爷爷给你松松骨是不是?”光头愤怒的说,“你砸了我们的车,我们家大小姐没说什么,你还咒我们?”

    “我不是咒你们,我说的是实话。”肖遥说的当然是实话了,神医高峰,就是他的大爷爷,如果大爷爷能走开的话,还需要他下山吗?

    女孩往前走了两步,直视着肖遥的眼睛,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您怎么称呼?”

    “肖遥。”

    “肖先生,您怎么就知道,我们找不到高峰,而且即便找到了,他也不会帮我们呢?”女孩很是好奇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了……”说到这,肖遥又住了口,他想起自己下山前大爷爷的叮嘱,万万不可对别人说起他和三位爷爷的关系!

    想到这,他说:“反正我就是知道,具体是为什么,我不能告诉你们!”

    女孩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光头看着肖遥:“臭小子,我说你知道什么?赶紧滚到边上玩去!别耽误我们时间!”

    肖遥看了眼女孩,又看了看那辆车。

    虽然他不知道那辆车多少钱,但是绝对不便宜,那一块掉漆的地方,没个几万块钱都修不好的。

    肖遥不会让别人占到自己的便宜,但是也绝对不会占别人的便宜。

    若不是因为自己碰坏了对方的车,他还真的打算一走了之了。

    想到这些,他直视着那个女孩,一脸严肃地说道:“你们找高峰,自然就是为了治病,我懂些医术,如若不然,我去帮帮你们吧。”

    “你?”光头瞪大眼睛看着肖遥,紧接着就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我说你个小王八蛋,扯啥犊子呢?你当你是神医啊!毛都没长齐,还在这装蒜!”

    肖遥眉宇间多了一丝愠色,一甩袖子:“是你们不需要我救得。”他在想,这样一来,自己什么都不用干,还不欠对方的人情,如此甚好,甚好啊……

    “你等一下!”

    就在肖遥准备抬脚离开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女孩的呼喊。

    肖遥望着女孩:“怎么了?”

    “我……”女孩沉吟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主意,看着肖遥,问道,“您有信心治好我爷爷?”

    肖遥很不负责任的摇了摇头。

    光头刚想骂人,肖遥接着便说:“哪个医生在连病人没见,病症不明的情况下说他有信心治好病人?”

    女孩脸一红,赶紧解释道:“我爷爷是中毒了,可我们找了很多的医生,中医西医,都看不出爷爷中的是什么毒,可爷爷到现在都昏迷不醒,每天早上都会吐一口血……”

    “哦?”肖遥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这看算是疑难杂症啊!

    肖遥今年二十,他跟着大爷爷,学了十六年的医术。虽然医术还不及老爷子,可八成功力还是有的,这么多年他不停地学习,现在有了个实践的机会,他当然不想放过!

    他并不是没医过人,山脚下的村名有什么小病消灾的,都是他去帮忙解决,但是这样的疑难杂症,他还真没试过。

    “这样吧,你说也说不清楚,带我去看看吧。”肖遥说。

    “这……”女孩略显为难了。

    “你说带你去就带你去?万一你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傻蛋怎么办?”光头愤愤的说道。

    虽然他说话不好听,但是也确实说出了女孩的顾及。

    肖遥看了他一眼,也生气了,他上前踏出一步,伸出手掐住光头的手腕,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光头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跪在了地上。

    “恩?”扭着光头手腕的肖遥稍微愣了一下,放开了光头,皱着眉头说,“光头,要不是小爷看你快死了,我今天就让你躺在这你信不信?”

    “卧槽,你还嚣……不是,你说谁快死了?”光头挣扎着站起身,心里很是骇然,他是退伍军人,虽然退伍的年纪比较长了,但是一个人对付五六个成年男人还是没问题的,但这个看上去消瘦的年轻男人竟然能一招制服他,这由不得他不惊讶。

    “哼,天灵发黑,脉象虚弱,劲力不足,舌苔发黄……我且问你,你最近是不是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早上起来头疼想吐,而且经常感到腹部疼痛?”肖遥拍了拍手问道。

    光头长大了嘴巴。

    全中!肖遥说的这些,光头全中了!

    他敢发誓,自己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些事情,对方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这绝壁的神医啊,高手啊!他说的这么准,那刚才他说自己命不久矣……

    “噗通”光头直接跪在了肖遥的跟前,抱紧了肖遥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救命啊,大仙!”

    “我不是大仙!”肖遥用力甩开光头,说道,“放心吧,这发现的比较早,还没有病入膏肓,而且即便你真的病入膏肓了,只要还有一口气,我都有办法抱住你的命,等会我给你个方子,你去抓药,每天用无根水煎熬,一罐水熬到三分之一,喝上一个月就没事了。”

    “此话当真?”光头问。

    “恩,我不会骗人的。”肖遥说道,“你这病原本就不复杂,只是因为你常年酗酒,造成了内脏出血而已,调理一下就好了。”

    光头感激涕零,他都恨不得抱着肖遥狠狠地亲一口。

    女孩眼前一亮,看着肖遥,面带微笑:“我叫李潇潇,希望肖先生能和我一同回家,看看我家爷爷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