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和亲
    国子监祭酒孔颖达三次去请律学博士归来任教,却被三拒门外。

    于是,国子监又来了一个新的律学博士,毕竟盯着国子监律学博士职位的人很多,而且大唐并不缺少律学之才。

    新来的律学博士要年轻很多,讲解律学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法理不外乎人情。

    每次都会拿起李世民赦免死囚一事讲解,每到说到激动之处,不少国子监学子都是一片欢呼。

    墨顿听了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去听了,而是重点收集了各个朝代的律法,仔细的研读,他答应律学博士要写出好的律文,自然不能懈怠。

    时间是让人遗忘的最好的方法,没过多久,律学博士辞职一事就在国子监无人提起,当授衣假开始,所有的学子纷纷离校,恐怕等一个月后,再也没有人记得了吧!

    授衣假,乃是和田假一样,也是大唐学子最重要的一个假期,期限是一个月。

    顾名思义,授衣假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一些学子回家置办过冬的衣物,九月已经是邻近深秋了,天气说变就变,一旦天气骤降,想要凭借单薄的夏天衣服御寒,那恐怕是不可能的。

    墨府之中。

    休假在家的墨顿正在仔细翻阅一本本律书。

    “人治。”

    墨顿不由得摇了摇头道,合上武德律。

    按照墨顿后世的观念来看,武德律严酷的地方令人发指,而漏洞更是百出,如果墨顿要是想要犯罪,恐怕依靠武德律恐怕一辈子也治不了罪。

    武德律乃是李渊按照隋朝的律法几乎全部照搬而来,而李世民早已经下令让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制定贞观律,据说已经制作五六年了,大致已经成型。

    如果不出所料,贞观律恐怕也将如武德律一般,德主刑辅的儒家思想将淋淋尽致的体现。

    墨家的根基尚浅,他自然无力改变李世民的决定,但是对于改变尚未成型的贞观律,也许岁末考核是他唯一一次机会。

    “少爷,不好了!”福伯匆匆而来。

    墨顿微微皱眉,放下手中的律文皱眉道:“怎么了?”

    “吐谷浑犯边,河西、陇右之地已经战火四起。”福伯忧心忡忡的说道。作为经历过隋末动乱之人,他当然知道战争的残酷。

    “吐谷浑有何胆子,竟然胆敢犯我大唐。”墨顿皱眉道。

    福伯苦笑道:“吐谷浑在前朝被隋炀帝攻占,隋末大乱之后,吐谷浑趁机自立占据要塞,据险而守,我大唐只能被动防守,每到秋季之时,吐谷浑都会大肆兴兵,趁机抢掠。”

    “如此一来,河西陇右一代岂不是战火连天。”墨顿忧心忡忡道。

    福伯道:“那可不是,现在通往西域的商路就已经断绝,墨家村销往西域诸国的闷倒马已经全部滞销。”

    闷倒马专供北方诸国,而且北地苦寒到了冬季对闷倒马的需求更大,此刻正是热销之时,战事每多一天,墨家村的损失就会多一分。

    墨顿眉头一皱问道:“那我们在胡商手中预定的白叠子呢?”

    福伯摇摇头说道:“恐怕同样也被战火阻隔,到现在为止一车也没有到达。

    自从得到了棉花的消息以后,墨顿就往高昌国预定大量的白叠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获得棉花种子。

    其次,他这准备借此机会为墨家村置办过冬的棉衣,去年冬天之时,墨家村还依旧食不果腹,除了墨顿之外,恐怕都没有几件像样的冬衣来度过寒冬。

    而此刻战火一起,棉花种子都也无碍,只要是明年春天到达即可,而墨家子弟的冬衣却几乎泡汤了。

    “少爷放心!哪怕没有白叠子,墨家村的百姓恐怕也无寒冷之忧,一件裘衣墨家子弟也能够买得起的。”福伯劝道,现在墨家村已经不是过去的一贫如洗了,买一件裘衣也是可以的。

    墨顿摇摇头,他当然知道墨家村已经富裕起来,人人置办裘衣并非一件难事。

    但是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通过墨家子弟身穿棉衣,起到示范作用,为大唐百姓寻找一个过冬的出路的同时,只要大唐百姓意识到棉花的作用定然,到时候推广棉花定会事半功倍。。

    其实在后世,还有一种保暖的利器,那就是羽绒服,按理说,有了人工孵化技术以后,大唐的鸭绒产量却都已经是足够了,但是墨顿却知道短时间内,羽绒服在大唐是不可能实现的。

    因为要解决羽绒服最大的问题,一个是对羽绒的高温消毒,另一个则是面料,在这个纯手工的时代,哪怕是最好的蜀锦也藏不住羽绒。

    而此刻,秦怀玉三人一脸怒气冲冲的走进墨府。

    “你们这是怎么了?”墨顿问道。

    “还能是谁?还不是伏允那老匹夫!”秦怀玉一脸怒火道。

    “伏允?吐谷浑王?”墨顿这才恍然,这才想起伏允是谁。

    “墨顿你还不知道吧!吐谷浑纵兵劫掠了鄯州,整个鄯州的百姓都在吐谷浑的铁蹄之下。”程处默说道。

    “当真?”墨顿豁然惊道,鄯州可是陇右的重镇,此地若是被吐谷浑劫掠,可见吐谷浑此次犯边规模甚大。

    尉迟宝林重重的点头,他们三人都是将门子弟,得到的消息都来自于军方,要快的多。

    “真是可恨至极!伏允老匹夫简直是找死,竟然如此欺我大唐。”程处默一脸愤恨的说道。

    作为将门子弟,他一生所学就是为了沙场征战,遇到此事,自然是怒火中烧。

    墨顿摇摇头说道:“吐谷浑不过是跳梁小丑,依照地利,一时占据优势,连突厥如此草原雄主都败在大唐的铁蹄之下,吐谷浑又能蹦跶多久。”

    墨顿记得清楚,就在明年的时候,大唐就已经发兵攻打吐谷浑,不过未竟全功,第二年,大唐军神李靖亲自出兵,消灭吐谷浑。

    而经过西域盛会以后,丝绸之路的价值已经显现,李世民不但爱惜羽毛,他对开疆扩土的**同样不小,岂会容忍吐谷浑威胁丝绸之路。

    果然不出墨顿所料,李世民果然调集重兵聚集陇右之地,只不过吐谷浑早已经将鄯州周围劫掠一空,留下一地狼藉。

    消息传到长安城以后,可谓是全城哗然,人人义愤填膺。

    随着这条消息而来的还有吐谷浑和吐蕃的使者,他们来的目的并不是和谈赔罪,而是为了他们的王和王子迎娶大唐的公主。

    也就是和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