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法家的本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牢!

    也就是刑部大牢,乃是朝廷关押重刑犯的地方,通常进入天牢的之人,能够活着出来的几乎很少,作为普通人此地可谓是神秘恐怖至极,所以将其称之为天牢。

    李世民赦免三百九十人死刑犯的消息,在长安城引起了轩然大波,自然也传到了天牢之中。天牢之中,所有的死刑犯一片欢呼,高呼陛下仁德。

    在天牢戒备最森严的区域,身穿囚服的大盗凶狼正在一脸虔诚的朝着皇宫之处跪拜

    “陛下仁德,小人日后出去,定然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他是年后犯得事情,被墨顿用新式画技,画出了面相,最终落网,按照惯例今年秋后他就要被处斩,按照他犯下的罪行,就是死上十次也不止,原本他已经绝望了,然而李世民赦免死囚的消息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大盗凶狼面色虔诚,犹如改过自新一般,原来凶神恶煞的面目也变得低眉顺眼。

    然而在大盗凶狼的心中却暗道:“这些死囚犯是不是傻呀!竟然还回来,还运气如此之好,又被狗皇帝给赦免了,要是老子回去,指不定逃得逃到哪了。不,就是要走之前也要找到墨家子,讨回公道。

    大盗凶狼心中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恨意,他纵横多年,从来未有失手,靠的就是小心谨慎,然而没有想到竟然碰到了墨家子这个妖孽,竟然能够凭借一个幸存者的口述竟然将他的头像画出来。

    如此大仇他岂能不报,大盗凶狼一边心中暗恨,一边口中虔诚的祈祷,歌颂李世民的仁德。

    “别喊了,你不可出去的。”隔壁牢房之中,一个死气沉沉的声音传来。

    “别胡说,陛下去年能够放三百九十个死囚犯归家,而这些死刑犯如期归来,今年定然也会如此!你要是想活命,赶紧如同我一样!”大盗凶狼连忙喝道,能够关押到这里的都是死刑犯,贪狼自然知道自己旁边的也是一个死囚,不过这个死囚平时沉闷得很,根本不与任何人交流。

    “哈哈哈!我当你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没有想到你也如此天真!你当真认为那些死囚犯都是自己自愿回来的。”邻牢的死刑犯不由得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怎么,难道还有什么隐情?”大盗凶狼不由得愕然道。

    “去年所放出的死囚犯,都是有家室之人,陛下将其放归,如果他们要逃脱,恐怕一家老小都要受牵连,而且刑部官员明确的告示,如果能够如期归来定然减轻罪行,你说他们会不会回来?”邻牢死囚癫狂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大盗凶狼不信道。

    邻牢死囚咬牙切齿的恨声道:“因为老子就是去年的死囚!只因为没有家人羁绊,一直被关押至今。

    “啊!”大盗凶狼顿时傻眼了,他没有想到竟然有如此隐情。

    “你有家人么?”邻牢死囚问道。

    大盗凶狼颓然的摇头,他一生独自一人,才会犯下如此滔天罪恶。

    大盗凶狼顿时如同被抽掉了精气神一般,双目呆滞。

    吱呀一声,死牢的大门重重的打开,一队狱卒鱼贯而入,在一众死囚犯面前摆上了一碗丰盛的菜肴,有鸡有肉,相比于之前的饭菜可谓是好的天际了。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顿饭乃是断头饭,是让他们做个饱死鬼。

    顿时天牢之中,一片死寂。

    “不可能,去年的死囚都已经放归了么,怎么今年就变了!”一个死囚不敢置信嚷道。

    其他死囚也是一片哗然,纷纷嚷道:

    “我们有家人!”

    “我可是有名的孝子,放归之后,定然如期归来。”

    “我家中妻儿……”

    ………………

    一个个其他牢房的死囚大声的喊叫,却换不来任何的回应。

    邻牢死囚却是冷然道:“陛下的好名声已经有了,又岂会再次违背法纪放归,万一尔等有人要是犯浑出逃,那岂不是让陛下的名声功亏一篑。

    一众死囚这才如梦初醒,如丧考妣。

    “我不吃,我不想死!”

    “放我回家吧!我对天发誓,绝对不再犯法了。”

    随即,整个死牢一片哭天嚎地,人人贪生恶死,昨日因今日果,曾经做下的恶果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昏君呀!”

    一群死囚犯先是哀嚎,随即又大声的咒骂,咒骂李世民相比于之前的赦免的死刑犯,他们是何其的不公平,丝毫没有想到他们曾经犯下的罪行,丝毫没有想到那些受害者是何等的不公平。

    唯有去年的死刑犯却是一阵惨笑,大口的撕咬着道:“哈哈,老子能够苟活一年,已经是侥幸至极,今日也算是不亏了。”

    吃完自己的饭菜之后,却看到邻牢的大盗凶狼的饭食依然未动,说道:“你要是不吃,我可吃了呀!”

    曾经叱咤风云的凶气滔天的大盗凶狼如同被断了骨,抽了筋一样,瘫倒在地上,理也不理会。

    而如今的墨家子的样子。

    邻牢死囚见此,不由得伸手一扒拉,就将饭菜扒拉过来,自顾自自的大口的吃了起来。

    唐朝按照惯例,执行死刑要奏请三次,然而今年的死刑李世民却批准的异常迅速,赦免死囚仅仅三天,就有一大批的死刑犯已经批准处决。

    否则拖久了,要是百姓认为杀了人之后,只要被放还回家之后,如期归来即可,恐怕大唐立刻就乱了。

    长安城闹市口,

    大量的百姓涌入闹市口,每年的秋后问斩乃是长安城最喜欢看的热闹,去年一年没有看成让长安城百姓甚是遗憾,今年终于得偿所愿。

    “午时三刻已到!”一个刑部官员看着日晷的阴影,扯着嗓子高声道。

    “行刑!”

    监斩官一声令下,一个写着大大的斩字的令牌抛入了刑场。

    刑场之中,大盗凶狼和死刑犯人很是凑巧的被分到同一批处决,二人相互看了看,都在对方眼中分明的看出十分的畏惧。

    大盗凶狼很想大喊,老子十八年以后还是一条好汉,但是面对刽子手高高举起的刑刀,发出来只有一声哀嚎。

    刀光一闪,人头落地。

    面对血淋淋的行刑现场,所有围观的百姓都不禁噤若寒蝉,哪怕是平时在凶恶之人,看到如此场面也不禁畏惧三分。

    这才是法家真正的本质,不禁要惩治犯罪,还能震慑犯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