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最后的法家
    ,精彩小说免费!

    法家!

    诸子百家之中,要说儒家最大的对手,其实并非当时和儒家齐名的墨家,而是刑法严酷的发家。

    战国时期,法家大行其道,强调“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主张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可以说和刑不上大夫的儒家乃是天生的对立。

    当时的法家先贤李悝、吴起、商鞅、申不害…………相继在各国变法,造就一个又一个强国。

    可以说,法家乃是强国之本,可以说任何一个皇帝都不可能不知道,而眼前的一幕却让墨顿从头顶凉到心底。

    “赦免?”

    众人不由得一愣,诧异的看着城墙下一众死囚犯,就这样赦免了。

    不少刑部官员也是不由得一愣,再三确认以后,这才真的相信陛下真的赦免了这一批死囚犯,只好为这些死囚犯解除枷锁。

    “陛下仁德,实乃千古名君!”

    而此刻一个身穿青衫儒生激动不已,振臂高呼,在他看来,这简直是仁政的最高体现,君王仁慈,就连死囚也如此诚信,这岂不是儒家教化的最高境界,还有什么比教化死囚更加轰动的事情。

    “陛下仁德,实乃千古明君!”

    其余的儒生顿时恍然,立即激动的大喊起来。在他们看来君信民,民不负君,日后定成千古佳话。

    “陛下仁德,我等日后定然改过自新,不负陛下信任,以传陛下仁德明君之名。”一众囚犯大喜,连忙叩头谢恩,人人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

    “陛下真乃神人也!竟然连如此囚徒都能感化!”不少普通的百姓也是兴奋不已,看向北方的皇宫方向,一脸的崇拜。

    然而墨顿却微微摇头,无语的看着一个个儒生高呼陛下仁政感天动地,连死囚都如此诚信。如果这些死囚都是诚信之人,又如何会做出血债累累之事。

    这些死囚犯虽然明知前来赴死,却依然守信前来,固然难能可贵,但是前提是他们是死刑犯,大唐历来慎用死刑,而且吏治清明,恐怕这三百九十人并无一人是冤枉的。

    这些儒生眼中都是全部是陛下如何仁德,而这些囚徒如何守信,但是却无一人想到,那么那些受害者的权益又该如何维护。

    城墙之上,一个个官宦子弟都不由得呆如木鸡,他们作为官宦子弟,要比普通人更加了解大唐律法。

    除非到了新皇登基或者是病危,大赦天下的时刻都是极为少见的,而是大赦天下也不是什么人都赦免的。

    古人就曾有言道:“十恶不赦!例如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等十种罪行不在赦免的行为。

    除此十恶不赦之外,还有杀人、放火、劫囚、官员犯罪也是明确规定不在赦免的行列,最多只是减免罪行而已,真正赦免的只是一些对统治秩序危害不大的罪犯。

    但是要知道,眼前的那可是三百九十人,而且全部都是死刑犯人,竟然全部赦免,李世民此举让人觉得极为不可思议。

    更诡异的是整个朝中竟然没有一个官员阻止,甚至这道赦免的旨意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了三省六部,这才是最为反常的事情。

    墨顿心思一转,顿时恍然,这是一场表演,一场为李世民歌功颂德的表演。

    墨顿一直以来都知道李世民心中有破绽,这个破绽就是玄武门之变,无论是李世民自认为玄武门他是被迫反击,以求自保也好,以及他的皇帝做的如何优秀,都不能掩盖李世民囚禁父亲,杀害兄弟的事实。

    于是迫切希望改变声誉的李世民和刑部官员就导演了一个仁德明君的好戏。如果是其他刑部尚书也许此方定然行不通,但是此时的刑部尚书乃是李道宗,李唐世家最铁杆的支持者,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墨顿心中一阵悲凉,这只是一场戏而已,一场自导自演的戏,而付出的代价却是法家的尊严。

    一时之间,不少官宦子弟都想通了其中的道理,不由得眼神闪烁。

    “此乃法家之悲哀,老夫一生教授律学,恪守法律,传播法家学说,如今一事,如何面对法家先贤,不如从此告老还乡罢了。”

    城墙之下,墨顿看到律学博士深深的弓着背,犹如被打断脊梁骨一般,一把将头顶律学博士的帽子摘下,竟然准备挂冠而去。

    “博士乃是国子监之柱石,为大唐培育多少刑部官吏,岂能如此轻率离去。”李道宗连忙劝阻道,他乃是刑部尚书,自然知道律学博士的多么大影响力。

    律学博士惨然一笑道:“既然陛下已经找到了感化死囚的方法,以后的死囚就照此例即可,老夫一把老骨头也就没有什么用了。”

    李道宗顿时脸色涨红,具体如何他自然知道原因,当即羞愧不已。

    如果以后都按照此法,所有人都知道就算是杀了人,只要第二年准时回来,就能赦免,那天下岂不是大乱。

    “尔等愧对律法二字!”律学博士转身看到自己曾经教导过的一众子弟,哀莫大心死道。

    “恩师!”一众刑部官员不由得满脸羞愧。

    他们大多都是从国子监毕业的学子,见到恩师如此之说,不由得满脸愧色,他们作为律法的执行者,当然知道律法的最大的作用就是惩恶,而他们今日却亲自纵容了恶。

    “法家已死!”律学博士悲呼!踉踉跄跄的离去,手中的博士官帽飘然落下,又被重重的放在脚下踩踏而过,然而却并未有一个刑部官员跟随律学博士而去。

    “法家已死!”墨顿见此不由得心中悲凉。

    先秦时期,法家是何等的强大,叱咤风云,然而在外儒内法之下,法家成为了统治者沽名钓誉的工具,看似长存,已经失去了其精神,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任人摆弄。

    律学博士的悲呼仅仅不过是法家最后的哀鸣而已,很快被淹没在儒生的欢呼之中。甚至掀不起一丝的风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