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法家的哀鸣
    墨家试验田可谓是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墨家试验田中的所有的增产的方法都是切实可行的,也就是说这种方法是可以复制的,可想而知,来年在大唐推广,大唐的粮食定然会有一**幅度的增长。

    同时也为李世民解决了关陇之地治理水土流失带来的契机,耕地减少,粮食产量却不减反增,治黄之法的阻力大减,可谓是两全其美。

    与此同时,今年关中粮食喜获丰收,而且粮食价格保护令同样推行的很是顺利,这一次不等墨家村率先收购粮食,几乎所有的粮商都主动遵守粮食收购最低价格,而且大斗进小斗出的现象几乎全部禁绝。

    再加上关中之地的百姓家家户户鸡鸭成群,而且手中余钱,家有余粮,大唐盛世的迹象已经初步的显现。

    然而此刻的墨顿却丝毫没有大唐救世主的自觉,而是聚精会神躲在国子监藏书阁中翻阅古籍,犹如海绵一般贪婪的吸收着这里的知识,没有想到即将离开国子监,墨顿反而有点不舍的感觉。

    “墨顿,你怎么在这里?”秦怀玉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拉着墨顿就往外走。

    “怎么了?”墨顿疑惑道。

    秦怀玉诧异的看着墨顿一眼:“你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墨顿摇头道:“我今天一天都在藏书阁中,根本没有走出国子监,当然不知道。”

    “死囚,那些死囚全部都回来了。”秦怀玉语无伦次的说道。

    “死囚?什么死囚”墨顿顿时皱眉道。

    “你有所不知,去年岁末,陛下在审查死囚之时,见其临死之前十分可怜,就决定将其全部放还回家,约定今年秋天再来行刑。”秦怀玉激动地说道。

    “这样也行?”墨顿张口结舌道。要是须知每一个死刑犯那可都是穷凶极恶之人,将其放走,那岂不是放虎归山?

    “是呀!当时不少人也有此疑问,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所有的死囚竟然都回来了。”秦怀玉不可思议道。

    墨顿心中一震道:“全部都回来了?”

    秦怀玉点头感叹道:“不错,一共三百九十人,全数归案,现在已经都已经到了长安城的南城门。

    墨顿深吸一口气,道:“走,去看看。”

    要知道这些死囚明知道此去来长安城是要行刑的,却依然去而复返,而且全部都在这一天集中到达长安城,怎么看,怎么不可思议。

    二人来到长安城,却发现早已经南城门早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闻讯赶来的长安城百姓人山人海,争相围观如约返还的死刑犯。

    “仗义者多屠狗之辈,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也守信。”

    “陛下怜悯其可怜,将其放归,尔等也为辜负陛下的信任。”

    ………………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百姓纷纷议论纷纷,大都将重点集中在李世民的仁慈,死囚犯的守信,浑然忘记这些死刑犯都是曾经犯下血债累累。

    “走,跟我来。”

    秦怀玉带着墨顿左转右转,竟然来到了城墙根下,而守城的士兵看到秦怀玉,略微一拱手,就开始放行。

    “这些都是我父亲的手下,自然不会拦我。”秦怀玉解释道。

    墨顿点了点头,跟着秦怀玉上了城墙,只见,城墙之上又何止是秦怀玉,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二人早已经在这里等候,除此之外,长安城不少的官宦子弟也大都在此。

    “现在什么情况?”墨顿连忙走上程处默身旁问道。

    “所有死囚犯都已经到位,刑部的官员正在核查这些人的身份。”程处默回答道。

    墨顿伸头一看,之间南城门下,沾满了密密麻麻身穿囚服的囚犯,一个个刑部官员正在核对信息,而墨顿的老熟人刑部尚书李道宗正站在最前面。

    “启禀尚书大人,所有的犯人已经查验完毕,全部无误。”一个刑部官员禀报道。

    “这怎么可能?”

    人群之中,顿时一片惊骇,他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些死囚犯竟然全部都回来了。

    李道宗深吸一口气道:“立即进宫禀报皇上,所有人员就地看押。”

    “是!”

    一个刑部官员领命而去。

    尉迟宝林疑惑道:“这些人是不是傻了,明知来了要死,竟然还要回来。”

    其实何止是尉迟宝林疑惑,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为了一己之诺,竟然慨然赴死。实乃忠信之人。”一个儒生打扮的文官子弟大声的感慨道。

    墨顿冷哼一声道:“什么慷慨赴死,他们本来就是死刑犯。”

    “就是如此,才更显的此举难能可贵。”此文官子弟强辩道。

    墨顿顿时冷哼道:“只不过此等忠信之人未免太多了,而且都犯了死罪。”

    墨顿此言一出,顿时全场静寂,对呀,一般死刑犯莫不是穷凶极恶之人,要是能够出一两个仗义的屠狗之辈,也能理解,但是三百九十人全部都是如此,怎么看怎么都不敢相信。

    “嘿嘿!这些人要是胆敢逃亡,那才是必死无疑,而且会牵连自己的父母亲族,再说要是全都回来,也未必会死。”一个黑衣青年嘿嘿一笑道。

    “此人乃是刑部张侍郎的次子,定然是知道些什么?”秦怀玉在墨顿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张兄的意思是……”有人问道。

    只见黑衣青年嘿嘿一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众人一震,心中的那些疑惑越来越浓。

    然而众人的疑惑并没有多么长久,很快,一个传令太监手指圣旨,飞奔而来。

    “尔等自去岁放还,无人督帅,皆如期自诣朝堂,无一人亡匿者;朕深感欣慰,特将尔等全部赦之……”

    “全部赦免?墨顿顿时脸色一变。

    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犯人,而是手上沾满血腥的死囚犯,更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三百九十个。李世民竟然将其全部赦免。

    “陛下仁慈,得此君主,民之幸也。”

    “此乃圣人教化之功?”

    ………………

    所有的百姓一片欢呼,尤其是一众儒生更是欢呼雀跃,认为此举还是儒家教化之功。

    墨顿却没有一丝兴奋,反而心中悲戚,在一众儒生的欢呼声中,墨顿分明的听到一声法家的哀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