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三表法
    “温饱,小康!”

    苏令侬缓缓品味,眼睛渐渐亮了,同时心中顿时一股惭愧升上心头,其实解决大唐百姓温饱问题是应该他们农家解决的,

    然而此刻并不晚,有此良种在,天下的温饱问题定然能够解决。

    “那小康之后?”李世民问道。

    “富裕!”墨顿毫不犹豫的说道。

    李世民若有所思道:“富裕?”

    “到那个时候,人们衣食无忧、幼有所教,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人人安居乐业。到那时起,人人都能住上高瓴广厦、所有的少年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人人都能获得免费医疗。”墨顿描绘出一幅让人怦然心动的画面。

    “这可能实现么?”

    苏令侬沉浸在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当然能够实现,十年八年实现不了,那就八十年、一百年,总有一天能够实现。”墨顿沉声道。

    李世民心中一震,如今的墨家村不就是如此么?要是全天下都是如墨家村一般,不,哪怕达到墨家村的水平的一半,那他李唐的江山岂不是万年永固。

    农家、医家、墨家…………,诸子百家在李世民的脑海之中一一闪过,心中暗暗思量,也许百家争鸣的时代,才是真正适合大唐的存在。

    “当然最能够衡量百姓是否富裕的还是看他手中的钱财,每户能够存款十万钱大概能称得上富裕吧!”墨顿一句话直接将气氛全部破坏。

    “俗不可耐!”李世民没好气的说道。

    “你还真敢想,每户十万钱,大唐哪里有那么多铜钱。”苏令侬也是摇头失笑道,

    大唐三百万户,要是每户都存钱十万钱,苏令侬顿时算的头晕目眩,这么大的数字他们简直是想都不敢想。

    李世民也是一阵失笑,要是如此的话,那得需要多少铜呀!

    大唐历来缺铜,在日常的交易过程中,通常会用丝、娟、绸作为货币,《卖炭翁》中有一句“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值。”

    虽然刻画了宫人剥削贫苦百姓的场景,但是证实了在唐朝的确是用丝织品充当货币的现象。

    “以前是不可能,不过要是棉花在大唐普及之后,恐怕就有可能了?”苏令侬突然灵光一现道。

    “白叠子!”李世民突然灵光一现道。

    此时的白叠子那可是堪比丝绸一样的奢侈物。既然西域那样的蛮夷之国就可以织造而成,那在墨家手中又岂能是什么秘密。

    墨顿点了点头道:“棉衾和棉衣乃是小子得到棉花之后这才发现其价值,而小子最初的目的就是白叠子。”

    李世民忙问道:“这么说来,墨家已经破解了白叠子的织造方法?”

    墨顿点了点头道:“此事并不难,微臣将棉花拿到了墨家村,短短几天,从棉花剥种,到纺线,甚至到织布所有的图纸都已经制作出来。”

    “此织造墨家不能外传!”李世民急声道。

    “这是为何?”苏令侬不解道。按理说,如果白叠子大量的织造出来,那对大唐百姓来说可是一笔大大的收入,可李世

    民竟然出言阻止。

    墨顿解释道:“苏大人有所不知,大唐百姓铜钱短缺,采买物品有很多都是以丝织品代替铜钱。如果大唐百姓手中突然出现大量的价值堪比丝绸的白叠子,并用此购买货物,苏大人可以想一想会出现什么状况。”

    这简直是和后世滥发纸币的原理一模一样,如果市面上暴增大量的纸币,势必会造成纸币的大幅度贬值,丝绸和白叠子虽然要比纸币的价值高一些,但是毕竟不是真正的货币。

    墨顿将原理讲述一遍之后,苏令侬顿时恍然大悟。

    “而且丝绸除了可以用来交易之外,还可以使用,但是如果百姓手中已经有了充足的白叠子,恐怕卖东西的时候,恐怕不会再愿意要丝和娟了。”墨顿说出了另一个严重的事情,要是白叠子引进大唐之后,恐怕会造成丝织品退出大唐货币市场。

    丝绸之所以能够作为货币使用,最大的原因的就是百姓对他的需求很高,但是如果百姓都需求大降,那自然就不能再作为货币使用了。

    李世民顿时脸色难堪,他没有想到看起来利国利民的棉花竟然牵涉到货币市场的重新洗牌。

    如果丝绸大幅度贬值,损失最大的就要数朝廷了,大唐实行的是租庸调制,其中调和庸就是征收的绢,大量的丝织品都是在朝廷的手中。一旦丝织品大幅度掉价,朝廷的损失那可不是一点两点。

    “要不暂缓试种棉花?”苏令侬有些畏缩道,这其中牵涉的利益实在是太多了。

    墨顿不禁一叹,农家的衰落并不是没有原因,其格局和眼界实在是太小了。

    李世民却是沉吟了一下,看向墨顿问道:“墨家认为呢?。”

    墨顿心中一紧,顿时知道李世民的考验来了,思考不到三息立即点头道:“墨家行事历来以三表法作为准则。第一表,“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第二表,“原察百姓耳目之实“;第三表,“废(发)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微臣认为此事适用于第三表。”

    “废(发)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李世民道。

    “不错!棉花推行让我大唐百姓不在忍受苦寒,自然是有利于百姓之事。我们又岂能因为瞻前顾后,让百姓挨冷受冻。”墨顿道。

    “如果造成大批的丝绸积压,那桑户又如何办?”李世民问道。

    墨顿微微一笑道:“在西市之中,有大批的胡商不远万里只为丝绸而来,吾等却在烦恼丝绸过多?”

    李世民摇摇头说道:“西域胡商来往一次也要一两年,而且驼队所带的东西过少,根本运不了多少丝绸。”

    “那我们可以将丝绸的交易放在玉门关,这样至少节省三千里路,可以为胡商省下一半的时间,甚至我们可以组建商队,送到西域诸国,乃至极西之国。

    这样一来,当大唐的丝绸畅销西方诸国,丝绸能否够用还未可知,同时大量的钱财滚滚而来,大唐缺钱危机自然迎刃而解。”

    墨顿描绘出一个远大的场景,不禁让李世民二人怦然心动。

    “而且棉花剥籽、纺线的工具极为简单,长安城的工匠也能轻易做出来,白叠子出现在大唐乃是迟早的事情,与其到时惊慌失措,不如早做打算。”

    墨顿最后一锤定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