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墨家与杂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兼修百家学说。

    历史上并不是没有人打此注意,曾经赫赫一时的杂家就是其中的代表。

    “兼儒墨,合名法!”就是杂家最核心的理念。

    “哈哈哈,墨家子简直就是自不量力,竟然想要效仿杂家,岂不知当年风云一时的杂家到如今还不是早已经烟消云散。”国子监中刘宜年讽刺道。

    一众博士哪一个都是熟知历史,自然清楚杂家的历史,自从吕不韦之后,杂家从此没落消失的比墨家还快。

    “刘兄所言甚是,孔圣的学问乃是天地至理,我等穷其一生,能够学到一二就已经足以受益终生,那里需要学习其他的百家的学问。”国子博士道。

    国子博士所言代表了国子监大部分儒家学子的心声,在他们心中从来没有看的起其他百家学说。

    农家不过是一群泥腿子,法家都是一群酷吏,墨家不过是一群游侠工匠的而已。而道家,阴阳家……。

    除了兵家地位较为特殊之外,其他的都被儒家全面压制,而更为严重的事,唐朝之后,就连兵家也没有能够逃过儒家的掌控。

    宋朝武将地位之低,明朝的监军制度……,说起来都是泪。

    沈鸿才在一旁听着之后,不由得摇头反驳道:“杂家本身并无学说,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哪怕一时兴盛,自然长远不了,但是墨家呢?”

    众人不禁凛然,墨家可不同毫无根基的杂家,那可是有着自己的经典和领袖,虽然经历过没落,但是此刻复兴的势头早已经显现,要是再兼修百家学说,岂不是更是势不可挡。

    国子监的博士们顿时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兼修百家此乃虚无荒诞之事,墨家定然会自食其果,杂家的前车之鉴就在不远。

    而以沈鸿才为首的一小部分则认为墨家也许会走出不一样的道路,眼前的公交系统就是最好的例子。

    “好了,墨家如何那时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只需要坚守本心即可!”孔颖达道。

    现在墨家所知所为都是坚守格物之道,并不涉及朝政,并没有威胁到儒家,但是看到墨家日新月异的大发展,而儒家却几乎原地踏步,孔颖达心中隐隐约约有些着急。

    “也许自己的《五经正义》加快了。”孔颖达心中思忖。

    《五经正义》的编撰,孔颖达早有打算,先秦以来,很多儒者纷纷对儒家经典进行注释,尤其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儒家更是分裂成为南学和北学,而唐初时分,儒家更是山头林立,相互之间相互攻讦。

    尤其是墨顿制定出标点符号一来,孔颖达这才发现儒家经典的确是有很多歧义争端之处,早就有了编撰五经正义的想法,

    再者孔颖达本身就是孔子后人,由他出面更是名正言顺,原本历史上五经正义是在贞观十六年开始编撰,如今被墨家一刺激,《五经正义》的编撰一下子提早了近十年。

    百家大成之路何止是在国子监博士之间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在众多国子监生之中同样引起了一些轩然大波。

    一群学子看向墨顿的表情顿时多了几分莫名的意味,原本墨顿一个墨家子弟夹杂在众多儒家子弟之中,十分的格格不入。

    没有想到墨顿竟然另辟蹊径,兼修百家,在层次上直接碾压众人。

    “兼修百家,墨兄的胸怀实在是让孔某佩服!”孔惠索惊叹道。

    虽然说墨顿为墨家子弟,孔惠索为儒家正统子弟,二人也是惺惺相惜,从对立走向了知己。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诸子百家各家之中,都有其独到之处,如此学问就在眼前,我等为何不学?”墨顿反问道。

    孔惠索和一众国子监学子顿时脸色尴尬,他们在此之前一心钻研儒家学说,哪里看的起其他诸子百家学说,就算是算学、律学,要不是国子监必修的学科之一,恐怕众人连看一眼的兴趣也没有。

    “哼!不过是偷窃他家学问而已,却在这沾沾自喜,简直是无耻至极。”突然,一个声音阴毒的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锦衣的国子监学子正在阴狠的看着墨顿。

    “韦思安!你说话嘴巴可要放干净点,什么事偷窃他家学问?”秦怀玉豁然站起,道。

    韦思安

    墨顿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恍然,前一段时间墨家村和粮商大作战,墨家可是狠狠得罪了韦家,很显然此人肯定出自于长安韦家。

    韦思安乃是城南韦家的嫡系子弟,并不惧怕秦怀玉,硬着头说道:“怎么我说错了么,他一个墨家子弟,进入国子监学习儒家学说,同时还拿百家学说为自己墨家牟利,而又对墨家学说敝帚自珍,不是无耻又是什么?”

    韦思安一席话强词夺理,但是在这个时代,师承关系很是看中,墨顿身上最重的标签就是墨家子弟,根本不可能改投其他百家。

    而这个时候,却使用其他的百家的学说,总感觉有那么一点的不妥。

    秦怀玉不由得一阵气结,他没有想到韦思安这么阴毒,竟然直接从墨顿的墨家子弟身份上攻击。

    然而墨顿却没有丝毫意外,自从他进入国子监之后,就只要会有今天的攻讦,晒然一笑道:“韦学长看似冠冕堂皇,但是你却忘了一件事情,孔圣曾言,有教无类,可曾有言不能传授百家子弟,韦学长却好像擅自对此话做了不一样的注释。听说祭酒大人正在编撰五经正义,韦学长可以将这项任务拦下来,日后青史留名,指日可待。”

    韦思安顿时脸色涨红,强词夺理道:“孔圣的确未曾有此言,你一个墨家子弟却以儒家学说立功,岂能没有偷窃学说之嫌疑。”

    墨顿冷笑一声道:“韦学长如果愿意,墨某可是将墨家经典全部奉上,无论韦学长从中获得多少,墨家一概并不过问。”

    韦思安傲然道:“孔圣的学问足够学生受益终生,谁又有空闲去学习墨家学说。”

    墨顿摇摇头说道:“韦兄出自于城南韦家,不知城南韦家是否使用过墨家村的曲辕犁,耧车,水车,压井。”

    韦思安顿时心中一紧,硬着头皮说道:“此乃家族中事务,我并不参与。”

    “那墨家美食,韦学长是否吃过,炒菜韦学长是否喜欢。”墨顿又道。

    “四轮马车,韦学长可否乘坐过。”

    “夏日可曾吃过用过冰。”

    ……………………

    墨顿每说一句,韦思安的头就往下低了几分,最后灰溜溜的掩面而走。

    众人恍然,原来不知不觉之中,墨家的影响力已经悄然扩散了每一个角落,点点滴滴的渗透进所有人的生活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