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火爆的美酒
    ,精彩小说免费!

    而郑玄礼就是墨家交相利的受益者,四税一的重税直接让解千愁在大唐火爆到天际。无数酒国好手无不翘首期待。

    这让十大经销商都兴奋不已,照此势头,解千愁一旦开售,当然财源滚滚。

    而且观众之地乃是大唐最为富足之地,对于解千愁的需求度更是迫不及待。

    今日郑玄礼前来墨家村,就是为了提货而来,没有想到却看到了一出好戏。

    “郑兄请,钱兄恐怕早已经等急了。”许杰举手邀请道,关内道的经销权乃是郑钱两家联合经营。

    郑玄礼点了点头,陪同许杰走到墨家村的一个仓库之前。

    仓库前大唐十道的经销商一个不拉的全部到来,看到许杰和郑玄礼走来,顿时纷纷迎了上来。

    为首的钱家主不满地说道:“许掌柜,你这发货实在是太慢了吧!老夫那可是听闻闷倒马可是早已经敞开供应了。”

    许杰哈哈一笑道:“钱老哥这就有所不知,闷倒马可是专供草原,只求最烈,口感次之,墨家村直接用张家清酒以酒制酒,自然是快的很。”

    闷倒马以酒制酒,乃是一个公开的事情,不过不同于之前张家浊酒低劣的名声,经过墨家村的技术支持,张家浊酒一跃成为张家清酒,品相倍增,价格却依旧实惠,一经推出立即收到了长安城的好评。

    有了张家庄的大量供应,闷倒马的产量自然而然的上去了,铁乌一众胡商早已经拉着闷倒马离去,现在估计已经到达草原之上了。

    但是解千愁却是墨家用秘方酿制而来,制作工艺极其缓慢。虽然达不到后世的最顶级的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但是在工艺上却足以碾压这个时代的酿酒工艺。

    “今日,墨家村为各位备齐了两千件解千愁,诸位按照预定数量,按比例分配,先行发货,以解眉然之急。”许杰朗声道,吩咐墨家子弟打开仓库大门。

    只见整个仓库摞满了一排排的纸箱,整整齐齐摆放着。

    关于包装,墨家村采用后世的常见包装,一件六瓶。

    郑玄礼眼神一亮,别人关注点是一仓库的解千愁,而他则更加看重这些的方方正正的纸箱,这种纸箱能够层层叠加,能够对最小的空间储存更多的东西,心中不由得而一叹,墨家村还真的是处处有惊喜。

    钱家主则一心扑在利益之上,皱眉说道:“两千件?这么算来关内道仅仅能够分到四百件左右,这如何足够!”

    现在解千愁需求正盛,四百件,二千四百瓶解千愁在偌大的关内道,一经投入这个沸腾的市场,估计根本听不到声响。

    “岭南道这也太少了吧!”

    陆姓商人更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按照这样的分法,他能够分到了不过是近百件而已,根本是杯水车薪。

    许杰苦笑道:“诸位,哪怕如此,这也是墨家村所有的存货了,。”

    这些解千愁都是墨家之前慢慢积累下的存货,否则以解千愁的繁琐的工艺,短时间内怎么可能出酒。

    “不过大家放心,现在墨家村早已经加大了酿酒的产量,相信日后定然不会少了诸位的供应。”许杰保证道。

    “少点也无所谓,岂不正好符合墨家饥饿营销的理念,也未尝是一件坏事。”郑玄礼突然出声道。

    饥饿营销的理念早已经从墨家传播出去,在场的众人都是商业好手,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想到此处,心中这才释然。

    一辆辆特制的集装箱四轮马车停在仓库面前,一箱箱解千愁被墨家子弟麻利的放入集装箱之中。

    众人眼睛一亮,他们作为商人,运输是一个怎么也避不开的问题,一遇到恶劣天气,货物难免受到损失。

    集装箱似的四轮马车简直是为运输货物量身打造的,再加上纸箱模式,以及配合四轮马车超大的载重量,简直是珠联璧合。

    运输量大,而且能否保证货物不受损失。

    郑玄礼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墨家村简直是处处有惊喜。

    墨家村距离长安城最近,郑钱两家一拿到货,第一时间就将这一批解千愁投入长安城。

    精美的包装,独一无二的防伪代码,醇香火辣的口感,直接横扫长安酒界,征服了长安城。

    各大酒楼,青楼之地,各大高档场所纷纷将解千愁作为镇店之宝,前来消费的豪客,纷纷以喝解千愁为荣。

    再加上权贵之家,巨富豪商,以及一些酒国好手,四百件解千愁除了少许几件运往其它郡城打响名气,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在长安城售完。

    饥饿营销再一次发威,解千愁越是买不到,越是助长解千愁的名声。

    长安城火爆的场面,立即让十大经销商兴奋不已,也让之前参加竞拍最后放弃的豪商懊悔不已,照此形式来看,代理解千愁定然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而且是大赚特赚。

    很快,洛阳,扬州,益州纷纷传来解千愁火爆的消息。

    与此同时,在北方一个大草原之上,距离大唐边界最近的是一个名叫古颜的部落里,在这里一种更为原始的交易也在火爆的举行。

    以物易物。

    而交易的对象正是闷倒马。

    “两匹马一坛酒!”铁乌坚定的对古颜头领说道,一副丝毫不还价。

    要是墨顿在此,定然会大呼奸商,墨家建议其售价一坛酒一匹马,铁乌更狠直接涨价一倍。

    然而此地天高皇帝远,墨家也根本不可能管得过来,没有收取保证金也就是早有考虑这种情况,只能放任自流。

    “你这简直是抢劫!”古颜头领怒吼道,要不是铁乌乃是大草原最有实力的大商人,他甚至有动手打人的冲动。

    在大草原之上,牛马虽然很常见,但毕竟是大型牲畜,价值也不低,两匹马一坛酒实在是太贵了。

    “古颜头领,此酒可是大唐最烈之酒,我等不远千里从大唐运来,此价格已经很公道了。而且刚才阁下品尝过美酒,可知在下所言不虚。”铁乌道。

    古颜点头,他可是亲自品尝过了闷倒马,立即被其火辣的口感征服,再回想自己部落的酿造的马奶酒顿时有些索然无味了

    “而且在下曾经将此酒进献给大汗,大汗品尝之后也是交口称赞,如果贵部落有贵客前来,用此招待贵客,岂不是大有面子。”铁乌诱惑道。

    古颜部落乃是方圆几百里最大的部落,几匹马对于一个部落头领来说,和关内农户家里养一只鸡一样平常,又听到此酒乃是大汗都交口称赞的美酒,再也没有丝毫犹豫。

    “好,给我来五坛!”部落头领一挥手,立即有牧民送上来十匹马来。

    铁乌顿时满脸微笑道:“古颜头领爽快。”

    草原部落牧民大都嗜酒,古颜部落的牧民品尝了闷倒马之后,纷纷被征服,一家一户当然舍不得用两匹马换,几家联合起来买一坛酒,也是可以的,至于如何分配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就这样,铁乌进入古颜部落仅仅带了二十坛闷倒马,走的时候,却足足牵走了四十匹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