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多米诺骨牌
    ,精彩小说免费!

    韦府!

    “什么,墨家村又弄来了三十万贯!”

    韦常德听到韦掌柜的禀报,猛然惊起!

    “只是签订了合约,这三十万贯还没有到账,不过以这些大商人的信誉,自然是迟早的事情。”王掌柜苦涩道,在这个时代经商,声誉那可是极为看重,既然许诺过的事情,那就肯定会做到。

    韦常德痛苦的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哪怕这三十万贯没有到账,只要这个消息放出去,粮商联盟自然会不攻自破。

    至此一役,韦杜惨败,更让人羞愧的是两家联合起来,却被墨家村凭一己之力打的溃不成军。

    第一次近十万贯钱,再加上许杰从洛阳带过来的十多万贯,再加上这一次的三十万贯。短短的时间内,墨家村竟然聚集了近五十万贯的钱财,他们败的一点也不冤。

    很快坏消息传来,张家庄最先倒戈!

    张家庄并不是长安城的大粮商,但是却是长安城的一个用粮大户,长安城赫赫有名的张家浊酒就是出自于张家庄,由于价格便宜,直接占据了长安城低端酒的市场。

    张家浊酒销量大,自然消耗的粮食也多,每年需要都要购买大量的粮食用来酿酒,此次粮价上涨张家庄可谓是怨念颇深,张家浊酒本来就是走量,利润低,粮价上涨直接让张家浊酒成本上升,甚至还有亏本的可能。

    所以当韦杜两家号召抵制收粮食的时候,张家庄可以说是积极响应。

    然而墨家村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获得巨财投入粮食收购,直接让张家庄看不到赢得希望,尤其是当解千愁和闷倒马的价格传开之后,张家庄更是沸腾,其价格竟然是张家浊酒的百倍以上,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墨家村那些人还真黑心!”张家村的村长正在自家屋中吃饭,饮一口自己村庄产的浊酒,一脸嫉妒的说道。

    就在此时,一个村民慌张的跑来禀报:“村长!墨家村的李村长来访!”

    “李村长?李义那个老小子!不见!”张家村村长吹胡子瞪眼道。

    张家村和墨家村都在城南,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二人自然是认识。

    “哈哈哈,张老哥你可别后悔,小弟我可是带了好酒来赔罪的。”村长院外传来李义爽朗的声音。

    “好酒也不见!”张村长愤愤的说道。

    李义站在院外遗憾的说道:“那可惜了这上好的解千愁呀。”

    “解千愁?”

    张村长心中顿时如小猫抓心一般,那可是能够卖到一斤一贯钱的好酒,当下再也坐不住了,冲出门前,一把从作势要将一瓶打开的解千愁倒掉的李义手中抢过来。

    回到屋中,张村长就迫不及待的满上一杯,一饮而尽。

    “如何?”李义一脸坏笑的跟着进屋道。

    “绝世美酒!”张村长感慨道,张家庄世代酿酒,他自然是一辈子都浸淫在杯中之物,一生饮酒无数,自然能够分辨出此酒的好处。

    “别以为,用此酒就可以让我消气,这一次我张家庄可是被你们给害惨了”张村长喝了酒立即翻脸不认人骂道,要是粮价上涨两文,张家庄的酒势必会受到最大的冲击。

    “不,这不是小弟前来赔罪的么?”李义赔笑道。

    “赔罪?你想如何赔罪?”张村长语气稍微缓和一些道。

    “墨家村加价三成,预定一千大坛张家浊酒。”李义说道。

    “当真!”张村长豁然而起道,一大坛酒那可是足足百斤之多,一千坛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可是张家庄近一年的产量了。

    “不错,而且以后每年的订单只多不少!”李义追加一句道。

    张村长顿时呼吸一滞,若是如此,光凭这一单生意,那张家庄能够赚回一整年的利润。

    “难道解千愁就是用张家浊酒制成的。”张村长心中一动道。他听到这么多的订单顿时知道墨家村的打算,。

    墨家村刚刚颁布了解千愁和闷倒马,有了大量的订单,光凭墨家村的力量恐怕根本完不成,唯有买张家浊酒,以酒制酒。

    李义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解千愁乃是墨家村亲自秘制,不过闷倒马倒是可以用张家浊酒酿制。”

    闷倒马最大的特点就是烈,只需要追求纯度即可,用张家浊酒最为合适,造价成本最低。

    “可惜,可是张家庄存粮不多,酿不了这么多酒了!”张村长摇头道,粮价上涨,造成了成本上升,张家村根本买不了足够多的粮食酿酒。

    “存粮不多了,那就去买!墨家村可以预付一半的订金。”李义诱惑道。

    墨家村现在现金充裕,自然不会在乎这点预付金。

    “你是想让张家庄率先收粮食?”张村长瞬间明白了李义的打算,张家庄想要拿下墨家村的这个大订单,那就唯有买粮食这一个途径,但那就势必要得罪韦杜两家。

    李义不可置否的说道:“墨家村即将进账三十万贯,粮商联盟迟早将会崩盘,哪怕张家庄不率先收粮,一千坛的订单依然作数,但是如果张家庄率先收粮食,墨家村作为回报将会赠送张家庄过滤浊酒的方法。”

    “好!张家庄第一个收粮食。”张村长考虑不到三息时间,立即就答应了墨家村的要求。张家浊酒之所以价钱低,最大的原因就是酒液浑浊,卖相不好,若是能得到墨家村的过滤技术,那定然能够解决最大的短板。

    “恭喜你,以后张家浊酒就可以改名为张家清酒了。”李义笑道。

    这对张家庄来说乃是一个最好的机遇,如果错过了,那恐怕张家村定然会遗憾终生,要知道在长安城的周围,类似张家村的酿酒村庄可不是仅此一家。

    “预定金和过滤的设备我已经带来了,张村长只需要签了这个合同即可。”李义拿出早有准备的合约。

    张村长顿时懵了,过滤设备已经拉来了。也就是说,这过滤设备原本就是为张家浊酒准备的。

    “废话,不在你们张家庄过滤好,难道还要拉倒墨家村再过滤一遍。”李义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个老贼,竟然诳我!”张村长顿时大怒。

    顿时张家庄一阵鸡飞狗跳,然而张村长一点也没有毁约的意思,毕竟这对张家村来说那将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随着张家庄率先收粮,而且每斗七文钱,而且全部采用官斗。

    很快从长安城开始,一直到整个关中地区,长安城的粮商联盟,顿时如多米诺骨牌一样,轰然倒塌,而张家庄就是率先倒下的第一张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