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无处卖粮
    ,精彩小说免费!

    男耕女织!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这是在古代社会最理想的社会状况,是历代帝王对农户最大的期盼,然而想出这等理想境界的从来不是真正的农户。

    相反的是,无论是在任何的时代,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户想要从土地里刨食,能够发家致富的几乎没有。

    哪怕是在号称吏治清明的贞观朝,多收了三五斗的现象依旧存在,再加上农民要承担的赋税,徭役,也不过是能够温饱而已,饶是如此,却已经是明君所为了。

    所以当李世民下达的粮价保护令传达了关中各县之时,几乎所有的农户不禁欢呼雀跃,每斗谷七文钱,这恐怕是历年来粮食收购价格最高的一次了吧!

    一个普通的农户前。

    “孩他娘,你且看好家,待为夫卖完粮食就回来。”黑脸的关中汉子对着正在喂养鸡鸭的女子喊道。

    在其身旁,一辆牛车拉着一车粮食,一旁十三四岁的儿子正在帮他系好麻绳,固定好粮食。

    今年的粮食虽然受灾,但是后来有了压井,连续浇灌了几遍,粮食并没有减产,反而有不少增产呢!

    除去缴纳的赋税,和家中常备的粮食,在预留一些喂养鸡鸭的粮食,这一车粮食就是他准备用来卖的。

    今年的粮食价格每斗最低七文钱,黑脸汉子盘算了一下,今年卖的粮食虽然比往年少,但是粮价高,反而比往年多卖不少钱,定然能为家中添置了不少物件。

    “快去快回!”女子起身朝着丈夫和儿子挥挥手,露出一丝年轻而又满脸风霜的脸庞,显然也是常年劳作而至。

    看到鸡圈里面的青草已经吃完了,在撒一捧夏收之时碾碎的麦粒撒进鸡鸭群中,此刻虽然是夏季之时,青草众多,并不缺少食物来源,但是这些鸡鸭正是产蛋的高峰期,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这个时候,喂养家禽粮食,根本不吃亏。

    “驾!”

    黑脸汉子一声大喝,牛车缓缓而动,为了减轻牛的压力,父子二人徒步而行,遇到不平的地方,还用力推车,这头牛可是借来了,要是弄坏了那可是赔不起的。

    黑脸大汉第一选择乃是最近的韦家粮行,以往每年卖粮食都是卖给了韦家粮行。

    韦家在长安城那可是有名的良善之家,家中可是出了不少大官,平时农闲的时候,黑脸汉子也会来到韦家帮忙干活,每次都也能混上饱饭。

    虽然韦家的管家和下人可恶了一些,不过这些并没有损坏韦家的名声。

    “爹!是韦赖!”儿子眼尖看到了韦家粮行门口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小声的提醒父亲。

    韦赖并不叫此名,他是韦家的一个管事,平时尖酸刻薄,对待主子巴结讨好,而对待他们普通农户,动不动就恶言恶语,克扣工钱,为人十分的不堪,所以大家背后都叫他韦赖。

    “不要瞎说,要叫韦管事!”黑脸大汉呵斥儿子一句,连忙笑脸迎了上去。

    “韦管事,小人今日前来卖粮食来,还请韦管事张张眼。”黑脸大汉上前讨好道,他可是知道韦赖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凡是得罪他的人,没有一个不被他私下报复。

    “原来是你们这两个黑货!你回去吧!今年韦家粮行不收粮食了。”韦赖斜眼看着黑脸大汉一眼说道。

    黑脸大汉父子的皮肤一样黝黑,韦管事这样说可谓是无礼至极,黑脸大汉拉了一下一脸怒火的儿子,谄媚道:“韦管事说笑了,韦家粮行收粮食已经十几年了,小人都是将家中的粮食卖与韦家的,怎能会不收呢?”

    “收不收,不是你说的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而是长安城的为老爷说了算,老爷已经传下话来了,今年韦家根本没有收粮食的打算,你没看其他人都回去了么?”韦赖冷笑一声道。

    黑脸大汉,为难的看着自己一车粮食,这个时代可没有多么便捷的运输条件,来来一趟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家庭那可是连平板车都没有,全凭肩担手提。

    “韦管事行行好,价钱上好商量这都是上等的好粮。”黑脸大汉哀求道。

    在这个时代,好的粮食那都是为了缴纳赋税用的,最差的粮食都是拿来自己食用,而用来卖的粮食同样也都是上等的粮食。

    “这不是价钱的问题?而是韦家已经不收粮食了。”韦赖不耐烦地说道。

    “杜管事,你看每斗六钱五厘如何。”黑脸大汉一咬牙说道,他心中清楚,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价钱的问题,之前每斗谷五文钱的时候,韦家可没有说不收粮食,而现在陛下才颁布粮价保护令,韦家立马宣布不收粮食了,黑脸大汉每斗降五厘钱,也只想着尽快趁着高价,将此粮食卖掉,每斗六厘五钱相比于之前也不少了。

    韦赖顿时吹胡子瞪眼道:“你这是要陷害韦家于不义么?韦家乃是有名的诗书礼仪世家,岂能作出违背皇命之举。”

    无论黑脸大汉好说歹说,韦家依旧是坚决不收粮食,无奈之下,黑脸父子只好将粮食拉走。同样拉走的还有不少一样听闻粮价上涨,兴冲冲前来卖粮食的农户们。

    等到所有的农户都已经走了,韦赖这才哼哼一声,进入韦家粮行。

    “掌柜,人都已经走了!”韦赖朝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掌柜行礼道,此人正是韦家粮行的掌柜。

    “嗯!你做的不错,日后再有卖粮之人,一律如此做。”韦掌柜点头道。

    杜赖皮迟疑道:“掌柜,要是这些泥腿子去往别家卖粮那怎么办?”

    韦掌柜冷哼一声道:“这你放心,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就是在长安城城南,我敢保证没有一个粮商会收粮食。”

    以韦杜两家合力,那自然没有几家粮商胆敢得罪他们,再说,粮价骤然上了紧箍咒,粮商们自然心中也有不愿,于是也就借坡下驴了。

    事情的确如韦管事所言,黑脸父子拉着粮食跑了一大圈,整个长安城城南,根本找不到一家收购粮食的粮行。

    一时之间,长安城周围大部分的粮商都在观望,粮食大量的积压在农户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