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同人不同命
    ,精彩小说免费!

    “大人!”曹捕头连忙挡在苏洛生的面前,他们刚刚死死的得罪了这位王家公子,要是让县令和他单独在一块,恐怕不妥。

    “无妨!”

    苏县令确是微微一笑,看来这个王家子弟也不是完全的草包,

    王家冰店大门紧闭,店中只有苏县令和王喆二人。

    “此刻没有外人,还请县尊大人让小子明白,这冰雪奇缘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王喆此刻将态度放的很低,他暴怒过后,自然明白苏洛生此举有太多的反常之处。自然想到在其背后有深刻的原因。

    苏洛生冷笑道:“冰雪奇缘不过是一个刚刚出宫的御厨所开,能够什么北京,本县不过是依法处理而已。”

    苏洛生嘴上语气讥讽,但是说到御厨的时候,却故意加重了三分语气。他虽然强硬的出手,但是也并不想得罪太原王家,适当的点拨,有利于自己的办案,减少阻力。

    王喆猛然一震,顿时如遭雷击,他立即就意识到这句话的内涵,问题就出在刚刚出宫之上,才从皇宫中出来,那自然就是皇宫之人了。

    “哪位皇子?”王喆随机摇了摇头否定道,凡是对皇位有点想法的皇子,都不可能会沾染上这种这种事情,哪怕是暗中的也不行,一旦捅出来,那将是永远的污点。

    “那就只能是公主了!”

    王喆顿时脸色苍白,身体踉踉跄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这一次踢到了铁板之上了。

    苏洛生心中冷笑,王喆终日打鹰,终于被鹰啄瞎了双眼,长乐公主,乃是陛下最心爱的女儿,王家就竟然对付普通人的那一招,用到了公主身上。

    要是公平竞争,就算是皇家也无话可说,可王家竟然用最卑劣的手段偷取偷取秘方,简直是自寻死路。

    “长乐公主?”

    王御史府上,王喆面面相觑,作为太原太原王家,他们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消息来源,这又不是探查皇宫的秘密,自然不难,在有心探查下,很快查到了长乐公主。

    “皇家公主亲自经商,这不是与民争利?”王喆悲愤道。

    王御史冷笑道:“与民争利?是在于你争夺利润吗?”

    王喆顿时说不出话来,貌似整个大唐冰激凌和果味冰棍的只有他们两家而已。

    “她乃皇家公主,公主经商本身就违例在先。”王喆不服气说道。

    “你有证据么?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告老还乡的御厨出面,而且还按时缴纳税款,谁能证明是长乐公主的产业。”王御史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是呀!冰雪奇缘冰淇淋店直接打造成一个普通的商店,正当经营按时纳税,而王家的产业为了避税,都是挂在了家族头上。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有消息说冰淇淋乃是墨家子为皇宫修建泳池之时献上的。”王御史脸色阴晴不定的说道,对于墨顿这个害得自己儿子前途尽毁的家伙,可这个家伙简直是就像是王家的克星似的,每当王家出事,都有他的身影。

    “墨家子!”王喆顿时咬牙切齿。

    远在墨府的墨顿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自己不过是随口提点了苏县令一句,没有想到还是惹祸上门。

    在王家主动配合下,周御厨状告王家的案子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案。

    胡成和王志相互勾结偷窃周御厨秘方,人赃俱获,待到上报大理寺之后按罪量刑,王家察人不明,损害了周御厨的利益,判罚将两个王家冰店抵给周御厨,弥补周御厨的损失。

    冰雪奇缘一下子扩张到了五家店,而且王家赔的不止是店面,王家为了消除长乐公主的怒火,还将大量的硝石和产奶的牛马一并留下。

    而苏县令不畏五望七姓的王家的权势,为周御厨主持公道,这个消息立即在长安城引起了轩然大波,为苏县令博得偌大的清名

    “真是青天大老爷!”

    “不畏权贵,清正廉洁!”

    ………………

    这几天苏洛生走到哪里,到处都是一片青天大老爷的欢呼。

    “只要遇到作奸犯科之事,本县定然会秉公执法,尔等商户只需奉公守法,不偷税漏税,本县包你们平安无忧。”苏县令趁机宣扬纳税事宜,长安县乃是分税制试点,重点自然在赋税之上。

    一时之间,长安城商户收税的阻力大减,很多商户踊跃纳税,他们不明白其中的内情,只是听说周御厨可是先交纳税款之后,苏县令之后才力主为其支持公道。

    在这种风潮之下,不少的权贵顿时收敛起来,王家自然不敢将其中的原因说出来,他们只当苏县令因为分税制的原因,大力保护纳税商户。

    此刻,分税制乃是朝廷的试点,如果在这个时候闹出乱子,估计谁也逃不了好,长安城的商业环境顿时为之一清。

    墨府。

    “少爷,还是去看看许掌柜吧!”

    送走一脸感激的周御厨,墨顿刚刚松口气,就听到了福伯的禀报。

    墨顿心中顿时了然,许掌柜和周御厨遇到了同样的遭遇,但是却收到了截然不同的结果,许杰心中当然有些想法。

    许家居住的别院之中。

    许杰正在一口口的喝着闷酒,而许婶在一旁焦急的陪同着。

    “少爷?”

    许婶见墨顿过来,立即上前行礼道。

    许杰也想起身,但是身体不由一阵踉跄,苦笑道:“东家,在下失礼了!”

    “许掌柜,你这样喝闷酒可不行,那得配上好酒好菜才行。”

    墨顿挥挥手,在身后的紫衣,顿时端上早已经准备好的饭菜,并端上来一坛蒸馏的美酒。

    “许掌柜终日操劳,平日早出晚归,正好今日有此机会,我等好好的坐下,好好地犒劳一番。”墨顿将酒坛的泥封排开,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

    许杰顿时眼睛一亮,对于墨家村的这款美酒,他当然不陌生,不过整个墨家村也就李夫子喝这个待遇,其他的酒都被送到了墨医院之中,还有一些被李世民等人搜刮走了。

    “来,许掌柜我敬你一杯!”墨顿给许掌柜斟了一杯酒。

    “多谢东家!”

    许杰一饮而尽,顿时一股火辣辣的热流涌入心头,果然是酒中极品。

    酒过三巡,许掌柜顿时面红耳赤,酒意上头。

    “东家,你说为何那权贵怎能如此肆无忌惮,我等商户是不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许杰酒后吐真言,将自己心中的压抑很久的话一吐而出。

    墨顿顿时一阵沉默,论遭遇,周御厨和许杰可谓是同病相怜,然而结局却截然不同,最根本的原因那就是周御厨代表的乃是公主殿下,而许杰却孑然一身。

    要不是墨顿相助,许杰最后定然落得凄惨下场,不落入王家为奴,就是家破人亡。

    许杰见墨顿沉默,不由得惨然一笑,对于这个东家他可是没有半点轻视之意,墨顿的种种行为早就证明了他乃是不出世的奇才,连墨顿就在这件事情上沉默,可想而知事实真相的残酷。

    墨顿看到许杰如此颓废,不由的叹气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提到一个看似不相关的事情道:“许先生也许有所不知,曾几何时,墨家也是沦落到卑微如尘埃的地步,理念无人赏识,几近消亡。”

    “而家父不甘心墨家就此消亡,就带领仅存的墨家子弟搏了一把,加入了唐军,跟随陛下南征北战,最后博得了一个侯爵之位,然而最后的墨家子弟十不存一,而家父也是不久过世。墨家拼尽所有的力量,牺牲最后的子弟,换来了一个机会,一个让世人重新认识墨家的机会,才有墨家今日的局面。”

    许杰点头,觊觎墨家村的权贵可比许杰面对的残酷更多,墨家要不是有了侯爵这个职位支撑,恐怕早就被其他权贵吞的连皮带渣都没有,更别说有今日的局面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说墨家崛起,而是要让世人改变商业的地位,那就要需要有人做出牺牲,一代又一代人的奋斗,我相信有一日,商业缴纳的税款占据大唐税率九成已上,那就是商户的出头之日。”墨顿昂然道,墨家要想重新崛起,只能走工商之路,一旦工商的赋税的比重占据了大唐的主流,那才是墨家崛起之日,这也是墨顿主动缴纳商税的最主要原因。

    “不知许先生是否愿意做此先驱之人,为后人铺路!”

    “万死不辞!”

    许杰将手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坚毅的说道。

    肴核既尽,杯盘狼藉,心情大喜大落的许杰醉卧在桌上,口中依旧在嚷嚷着模糊不清的语句,一会语气低沉,一会慷慨激昂。

    “好好照顾好许先生!”

    “是!少爷!”许婶将许杰扶下去休息。

    墨顿酒意上头,来到大唐之后,他第一次如此放肆的大醉一场,许杰和周御厨不同的遭遇墨顿同样的感同身受,贞观之治的确是少有的清明时代,然而说到底还是人治高于法治,今日的遭遇让墨顿清醒的认识到墨家的地位还犹如危卵,如果稍不留神,恐怕比许杰强不到哪里去。

    “一切都将改变!因为,我来到这个时代。”墨顿握紧拳头,心中暗暗发誓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