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新式记账之法
    ,精彩小说免费!

    “告辞!”

    墨顿拱手向袁守诚告辞,走到一旁等候的秦怀玉三人之中,提到心口的胆子这才稍微放了下来,窥破道家的破绽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墨顿没有想到仅仅多说一句话,就被袁守诚窥到了破绽,不得不抛出钙片作为诱饵,这才得以平息此事。

    好在这一次,并非没有收获,光凭炼丹术的秘密就已经足以回报墨顿这次的冒险行为。

    “以后定然不能这么鲁莽了!”墨顿心中暗暗告诫自己。

    秦怀玉三人还是沉浸在被李世民余威之下,丝毫没有察觉墨顿的异状,四人一副心事重重的赶紧各回各家。

    墨府。

    当墨顿前脚刚到墨府,福伯就来禀报民部尚书戴胄驾到。

    “戴大人!”墨顿连忙出迎。他没有想到戴胄来得如此之快。

    “哈哈哈,墨侯爷,客套话少说,速速将墨家村的账本送来!”戴胄满脸兴奋,龙行虎步,一点也看不出传闻身体不行的症状。

    戴胄可谓是心中畅快至极,春季抗旱几乎讲朝廷的国库掏空,再加上这一次皇上临幸九成宫那又是一大笔开销,可偏偏这个时候正是田忙时节,田税还没有征收。可以说民部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时代。

    这个时候皇上突然传信说墨侯爷放弃爵位特权,自愿缴税,要知道这一段时间墨家子可是赚的盆满钵溢,要交的税可不是小数字,当下哪里还按捺得住,立即动身亲自前往墨府。

    “戴大人请进,账簿早已经统计完毕。”墨顿连忙请戴胄进入前厅,伸手一挥,许杰捧着一大摞账簿放在了戴胄的面前。

    “来人,仔细的查阅墨府的账簿,好好的统计墨家村应交的赋税,要是少了一文钱,拿你们是问!”戴胄一声大喝,迫不及待道

    顿时十多名民部账房手持算筹,进入客厅,就地摆好案牍,现场盘查墨家村的账簿,而许杰则留在一旁,如有什么问题,负责给民部账房解释。

    “墨侯爷大公无私,一心为国,实乃天下楷模,老夫定然会上奏朝堂为你表功。”戴胄听着一个个庞大的数字,不由得心怀大慰道。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普通人哪个不是视财如命,恨不得敲诈勒索,更别说主动交税了,墨顿此举不亚于雪中送炭,可以说直接给戴胄解了燃眉之急,

    “大人过奖了,小子深受皇恩,自然会知恩图报,经商缴税此乃天经地义的事情,当不起大人的谬赞。”墨顿正色道。

    “好一个天经地义,如果大唐的商人都像你一样,那何愁大唐不兴。”戴胄感慨道,他作为大唐的民部尚书,可以说是大唐经济领域的顶尖人物,自然知道商人是何等的暴利,而且有很多的商人依附在大唐的权贵之下,逃避商税,或者千方百计逃税漏税。这才是造成大唐商税少的原因。

    统计账簿本是很漫长的工作,但是戴胄却丝毫不嫌弃枯燥,拒绝了墨顿邀请到偏厅稍坐的好意,一副甘之若饴的听着账房算盘敲打的声音,墨顿无奈,只好泡好茶水在一旁陪同伺候。

    “墨侯爷莫要见笑,在老夫看来,这时间再也没有算筹击打声更加美妙的声音了。”戴胄道,在他看来算筹一响,都代表的钱财入袋,大唐刚刚建国不久,可谓是百废待兴,需要用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这一切都全靠戴胄在苦苦支撑,一文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

    “岂敢,岂敢,戴大人所想,小子也是身为赞同,在小子看来,这时间再也没有比算学更加美妙的学问了。”墨顿也是同样感慨道。

    “老夫忘了,墨侯爷也是一个算学大家。”民部是用到算学最多的部门,戴胄也是算学大家,自然知道算学的用处,而墨顿更是以算学闻名长安。

    一老一少顿时找到了话题,就在客厅之中,兴致勃勃的谈论起来。

    良久之后,算筹的声音停下,二人才恋恋不舍的停下。

    “墨侯爷的复利计算法实在是让老夫大开眼界。”戴胄感慨道。

    “戴大人的经济之道也是让晚辈大开眼界。”墨顿也是佩服道,哪怕按照墨顿后世的观点来看,戴胄也是当之无愧的经济大家。

    二人顿时惺惺相惜,如同人生知己一般。

    “大人,赋税已经统计完成!”为首的民部账房乃是一个中年汉子,等到二人相互恭维完,这才躬身道。

    “这么快?”戴胄看着桌上厚厚的几摞账簿,诧异道,要是平常定然需要很长时间,他可是为了赶时间,可是特意准备了十个账房,按照最低估计,至少也需要两个时辰,这才祖国半个时辰多一点就弄完了。

    “启禀大人,墨侯爷的确是算学大家,墨家村采用一种新式记账之法,所有记账一目了然,下官等人只需要核对数字即可。”为首中年账房苦笑道,不但整理完毕,而且墨家村的帐异常的干净,按照他多年的查账的经验,这的确是最真实的账本,一点也没有偷税漏税。

    “新式记账之法?”戴胄愕然抬头。

    中年账房递过一本账簿,交到戴胄的手中道:“大人一看便知。”

    戴胄伸手接过,手中不停地翻阅,越看脸色越是兴奋。

    “墨侯爷实在是有经世之才,如此记账简单的借贷二字,就解决了天下无数账房的难题。”戴胄激动道。

    “大人过奖了,小子觉得这天下的账簿无论怎么做,所求的不过是借贷平衡而已,而且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于是就依此基础,创立此新式记账之法。”墨顿道。

    “墨侯爷,老夫有个不情之请,能否将此法通行大唐。”戴胄脸上浮现一丝潮红,激动道。

    “戴大人客气了,此乃善法,墨家自然没有藏私的道理,实不相瞒,墨家村的印书局之中,早有印有新式记账之法的账本贩售,只不过时间短,并没有传开而已。”墨顿点头说道。

    戴胄点头,转身对中年账房道:“回去之后,民部立即采购新式账本,从此以后,民部就采用此新式记账之法。”

    “是!”中年账房点头应道。

    对于此新式记账之法的效果,他们可是亲眼目睹,要是民部也采用此法,那他们的工作将会大大地减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