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九章 墨道合作
    ,精彩小说免费!

    “恭送皇上!”

    宣读馆外,墨顿和袁守诚送走李世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有墨道友这样的后起之秀,墨家从此无忧也!”袁守诚突然感慨道,语气之中竟然将墨顿放在平等的位置。

    简直是活成精的袁守诚,岂能看不出来,按照墨顿的思路发展,墨家定然会重新崛起,墨顿虽然没有巨子之名,实则是巨子之实,从地位上讲墨顿已经足以和袁守诚这个道家牛耳平起平坐了。

    “袁道长折煞小子了。墨家从微末中崛起,想要重现墨家的荣光,那就必须做一个有用之学。”墨顿在老成精的袁守诚面前丝毫不隐藏自己的想法,光明正大的道。

    袁守诚眼中精光一闪,心中不由得感叹万分,墨家专注重现墨技的辉煌,民间让百姓受益,对百姓来说,有用。朝堂贡献天文数字的税收,那对朝廷来说,有用。又有谁会让有用之才随意抛弃呢?

    “墨家拥有墨道友这样的后起之秀,实在是墨家之幸。”袁守诚感慨道。

    “袁道长谬赞了,小子不过是承前人之泽而已,今日多谢道长仗义执言,小子感激在心。”墨顿躬身向袁守诚感谢道。今日要不是袁守诚替他说话,恐怕他也也不会轻易脱身。

    “墨道友客气了,道墨两家都是诸子百家之一,自然同气连枝,不过墨道友不也替道家隐瞒了汞毒之害么?”袁守诚神秘一笑说道。

    墨顿豁然一惊,猛然转身盯着袁守诚,手心握紧,不禁手心出汗。

    “这么说,道家也知道汞毒的危害,那为何还用此炼丹。”墨顿不可思议道。

    “知道又如何?长生之道,本来就是千年万难,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也没有人愿意放弃。袁守诚淡然道。

    墨顿默然点头,的确,还有什么长生更能吸引世人了。自古以来,有多少人为追求长生不老而走上歧路。

    “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

    甚至在两汉时期就有人写诗来讽刺丹药的危害,但是谁又能够拒绝对长生的渴望,尤其是有权有势之人,年轻的时候,英明神武,但是越老越怕死,丹药往往会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死死的不放,哪怕是饮鸩止渴,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道长应该属于内丹派吧!”墨顿道,袁守诚活了那么久,而且能够和墨家子心平气和的谈论丹药的危害,显然是内丹派。

    袁守诚点头,内丹派靠自身修行。或者是看手掌相面,虽然也炼丹,但是多炼制一些草木丹药。

    “道长应该知道,自古以来从未有人服用丹药而长生,甚至丹药之害定然会有一日能够爆发,恐怕到时将会是道家的一大劫难。”墨顿一针见血的指出墨家最大的问题。

    袁守诚嘴角一抽,这种情况才是他最担心的现象。

    外丹派乃是道家吸引世俗供奉的最佳利器,却最有可能伤到墨家的根本。炼丹之术看似神秘风光,而实质上确实危如累卵,一不小心就会爆发,历史上因此被杀头的方士可不在少数。

    相传汉武帝就是广招方士炼丹,通过考验的封官加爵,被揭穿骗局的的人头落地。

    “墨道友能够一样看穿汞毒之害,为何要替道家掩饰。”袁守诚状似无意问道。

    “因为在小子看来,道家外丹派同样如同墨家先前一样走错了。”墨顿掷地有声道。

    “走错了路!”袁守诚狐疑的看着墨顿。

    “不错!”墨顿昂然道:“以小子看来,道家外丹派从万物中炼出金石之物,这里面将藏有多少学问,这简直是不亚于墨学的至高学问。”

    炼丹师虽然在后世饱受诟病,但是却不知这些炼丹师才是最原始的化学家,炼制、提纯、蒸馏,乃至氧化还原都能够都是这些炼丹师发明创造的,甚至捣鼓出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可谓是居功至伟。

    如果只是简单的否定打压,将其毁于一旦,泯灭于历史,那恐怕将会中华民族最大的损失。

    “这么说?墨家想要炼丹秘方?”袁守诚似笑非笑的看着墨顿。

    墨顿顿时呼吸急促,那可是这个时代化学最高的成就,如果让墨家按部就班的发展,恐怕几十年也达不到这个水平。

    “当然!不过作为回报,小子可以免费给道长提供一个能让人返老回童的药方,儿童吃了茁壮成长,老人吃了健步如飞,焕发青春,而且没有副作用。”

    “这世间真的有如此良药?”袁守诚眼中精光一闪,如果此药真的有墨顿所言的疗效,再稍加包装,恐怕要比后遗症严重,而效果也不明显的丹药要好的多。

    “小子自然不敢欺瞒道长,这其中的秘诀就在人的骨骼之上,道长从幼儿长到成人,人的骨骼可是在不断的增长,墨家研究表情,骨骼中含量最高的是一种叫着钙的物质,人体骨骼生长,实际上就是钙的不断累积。而老人全身疼痛,腿抽筋,易骨折实际上就是这种钙的流失造成的。”墨顿解释道。

    在这个肉类十分匮乏的时代,无论老少几乎人人缺钙,如果真有行之有效的钙片,定然能够掀起偌大的风波。

    “好!”袁守诚顿时喜形于色。

    到了他这个年龄,自然也曾经历过墨顿所言的缺钙的阶段,加上自己的亲身体会,自然而然就相信了墨顿所言不假。

    “你如此痛快的说出来此秘密,就不怕贫道食言而肥。”袁守诚道。

    “袁道长的人品小子当然信得过。不过袁道长确信离开小子的帮助,你知道能找到能够让人体吸收的钙!而不在重蹈丹药之路。”墨顿笑得犹如偷鸡的狐狸一般。

    “呃呃!”袁守诚顿时愕然,虽然道理他明白,但是具体怎么做,墨顿却是丝毫未吐露,而且道家根本没有相关的人才。

    “怪不得陛下叫你小鲶鱼!果然滑不溜秋!”袁守诚气急而笑道。

    墨顿不以为耻反而为荣笑道:“这么说,道长是同意了!”

    “不过,不是将炼丹术传与墨家,而是和墨家合作,共同研究炼丹术的奥秘。”袁守诚摇头道。

    如果炼丹术真的如墨顿所言如此奥秘,那将是那恐怕是道家最大的宝藏,袁守诚当然不愿意拱手让给墨家。

    “可以!”墨顿毫不犹豫的说道,既然墨家已经和农家,医家合作,再多一个道家也没什么。

    而且就像是墨顿刚才所言,墨家正在努力将自己变得有用,才能够长存下去,自然也包括对道家有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