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汞毒
    ,精彩小说免费!

    墨顿四人一身的奇装异服走在青石板街道上,街道两旁的商店全都是卖香烛之类东西。

    “四位少爷,可是想去玄都观烧香,带点香烛才显得心诚。”一个店铺伙计竟然是一副道士服打扮,对着四人招呼着。

    秦怀玉不耐烦地摆摆手,这已经是第五波了,四人一身奇装异服在这个热闹的大街上那回头率简直是百分之百,再加上四人虽然穿着奇怪,但是衣服布料精美,干净整洁,一看就不是穷苦人家,很快就成了众商户的销售对象。

    墨顿却没有生气,对这种商业行为他可是司空见惯了,伸手在口袋里摸出几个开元通宝,放在道士服伙计手中道:“香烛之类的我们已经不需要了,我们要找的是一些炼丹用的材料。”

    墨顿等人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硝石之类炼丹材料,反而全部都是普通香客所用的香烛之类的东西,既然他们找不到地方,那就找一个地头蛇问问。

    伙计脸色一喜,这可是几枚大钱,足够他一天的薪水了,双手一缩,几枚开元通宝立即消失在宽大的道士袍之中道:“几位少爷这可就问对人了,这条街都是买香客所有的东西,少爷所问的材料都是道士老爷所用的,自然不会摆在明面上贩卖。”

    墨顿皱眉道:“那在哪里可是买到。”

    “沿着这条街,右拐见到悬挂一个八卦的旗帜的胡同就到了!”伙计没有卖关子,爽朗的说道。

    四人按照伙计所说的地址,果然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八卦旗帜。

    进了胡同,墨顿顿时觉得自己走进了就是后世的小作坊式的化工厂一般,在这里各种各样的化学材料几乎应有尽有。

    “胆矾!”

    程处默看着他们刚刚捣鼓的胆矾惊喜道。就是这样一点点神奇的东西,可是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墨顿一路走来,不由得大开眼界,这里何止是胆矾,硼砂,石母、丹砂、雄黄,等等,还有墨顿叫的上名叫不上名的化学原料,种类齐全,简直是走进了一个露天的化学实验室。

    “啊嚏”

    一股刺鼻的气味传来,墨顿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哪个家伙把硫烧着了。

    “小心!”

    墨顿看着右旁店铺中,一个满脸蜡黄面容消瘦的汉子竟然不带口罩,仅仅用几块羊皮垫着,就将一坛子银白色的液体,分别倒入一个个小瓶之中,而在他的旁边摆满了血红的朱砂,这些都是道士炼丹常用之物。

    墨顿看的分明,那分明是一坛子水银,俗称水银,乃是道家最常用之物。

    “少爷多心了,小人炼水银已经几十年了,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只要不接触身体不会出问题的。”蜡黄汉子张着满嘴黄黑的牙齿,将手中的羊皮垫子抛在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

    墨顿等蜡黄汉子将小瓶一一的用瓶塞封住,这才缓缓靠近打量着蜡黄汉子的面容道:“是否经常头晕头痛。”

    蜡黄汉子顿时一愣,脸色瞬间由黄到白。

    “你的牙齿恐怕已经是掉个差不多吧,就算是仅有的牙齿恐怕也松动了!”墨顿叹了一口气,怜惜的说道。

    蜡黄汉子手又是一抖,脸色瞬间从白到涨红。

    “而且你的手抖并不是一时半会,而是经常性的吧!现在的你恐怕拿筷子都有些困难吧!”墨顿盯着蜡黄汉子的不停颤抖的双手,叹了一口气道。

    “少爷真乃神医也!”蜡黄汉子由衷的佩服道,“小人手抖这个病已经有十多年了,没有想到少爷竟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此时,里屋之中走出一个同样脸色蜡黄的女子,手中端着大瓷碗水,右手之中拿着一个黄澄澄的药丸道:“相公,该吃药了!”

    顿时墨顿的目光被妇女手中的丹药吸引,这枚丹药表面光滑无比,色泽诱人,被阳光一照,竟然有丝丝的光泽晕出,让人忍不住被吸引。

    蜡黄汉子捏起丹药,端起瓷碗的水,一饮而尽,很快蜡黄汉子的脸色潮红起来,不一会额头上竟然有汗水渗出,整个人顿时亢奋起来,原本不停震旦的双手也恢复了稳定。

    “玄都观老爷的丹药不愧是神仙之术,小人这病已经几十年了,问了多少名医都无药可医,唯独这丹药让小人如重获新生一般。”蜡黄汉子浑身是劲,满脸崇敬的看向玄都观方向,恭敬地拜了三拜,脸色庄重犹如再生父母一般。

    墨顿脸色顿时一滞,良久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下次在炼制水银之时,最好选个空旷之地,再不济四面透风的房间也行,再买一些木炭制作出嘴笼子,可以减缓症状。”

    蜡黄汉子满脸不以为然,倒是妇女则伸手在下面拉了拉他,这才连忙行礼道:““多谢少爷提醒!小人只当谨记在心。”

    墨顿知道蜡黄汉子并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心中,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自己说到这里已经言之已尽了。

    走了很远,墨顿还是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蜡黄汉子继续在自己的作坊不停的翻动朱砂,丝毫没有将墨顿的话放在心上。

    “此人中毒已深!”秦怀玉意味深长的说道。

    “毒已经入体!入骨三分!”墨顿脸色浮现出一丝痛苦,一字一顿的说道。

    “怎么会?我看此人十分的精明,用羊皮垫子垫着,很显然也知道水银不宜接触人体,怎么会中毒呢?”程处默疑惑道。

    “你以为不接触就没事了?如果将那坛子水银买来,打开塞子放下了几天,你就会发现你的水银已经没有了?”墨顿将水银挥发一事解释了一遍。

    “啊!”尉迟宝林这才后知后觉的惊声道,“既然墨顿能够一眼看得出来此人病情,是否……?”

    看着尉迟宝林希冀的眼神,墨顿遗憾的摇了摇头。

    在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合成解决水银中毒的药物,否则墨顿怎么坐视这种现象。

    “那让他去墨医院,相信孙神医和华神医一定有办法。”

    墨顿摇摇头,一脸沉重的说道:“药石难救!”

    水银中毒对神经的损伤乃是不可逆而且是持久的,此人长期炼制水银,早已经毒入五脏六腑,现在还能够撑住大抵是长期接触水银,是因为日积月累体内产生了一定的抵抗力。

    “怎么可能?那刚才玄都观的丹药不是很有效果么?”尉迟宝林猛然抬头,不敢相信的问道,他可是他又明明亲眼看到蜡黄汉子服用丹药之后,立即恢复好转。

    “如果说,炼制丹药的里面也掺过水银呢?”墨顿幽幽的说道,他知道蜡黄汉子精力充沛的原因,这个时代的丹药可是充当兴奋剂的存在,自然能给蜡黄汉子治愈的错觉。

    “那岂不是说丹药也……”秦怀玉三人顿时脸色大惊。那历来有多少人追求虚无缥缈的长生之道,而服用丹药,那岂不是……

    秦怀玉三人想想就不寒而栗,在这个炎热的午后,心中犹如三九天般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