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恨铁不成钢(二)
    当几十贯钱摆在许铁匠的面前,哪怕是老实本分的许铁匠也忍不住为之心动,长安城中,类似许铁匠夫子的并不在少数,很快长安城出现了第一批的倒爷。

    “掌柜的,给我装三百斤铁料!”长孙铁行前,一个中年人拉着牛车高声的对于长孙全道。

    长孙全闻言一怔,诧异道:“这不是前街菜行的任老板么?怎么卖这么多铁料!”

    菜行任老板拨了拨牛车上的菜叶子,干笑道:“买些铁料,想打一下工具用。”

    “看来,任老板最近生意大发呀!”长孙全闻言一怔,并没有起疑心,爽快的收钱,指挥伙计装车。

    接下来,东街布店老板,前街汤饼店老板,等等,还有大大小小的络绎不绝普通的百姓,拉着木板车,问了价钱,直接付钱装车。

    这样的现象在长安城各大铁行同样的上演,这些人专门从长安城各大铁行大量的进货,转手卖给墨家村,毫无风险而且收获颇丰。

    “咦,今日的生意特别的好?都快卖断货了?”长孙全看着空空的货仓,惊讶的说道。

    同时他心中暗暗的得意,就算没有少了墨家村这样的大主顾,长孙家的铁料照样不愁卖。

    不过,一个奇怪的现象长孙全疑惑不解,不少人买了铁料之后,隔了一个上午,竟然又来买,而且数量更多。

    长孙全心中疑惑,连忙派遣伙计悄悄的去打听。

    “掌柜的不好了!”一个伙计急冲冲的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长孙全训斥道。

    “不是,长安城到处传言,墨家村溢价一成收购铁料?”伙计焦急道。

    “什么?墨家村溢价一成收购铁料。”长孙全满脸铁青,他当然知道自家公子限制供应墨家村铁料的目的,如果让墨家村这么轻易的破局,后果自然不用说,让长孙冲的脸面何在。

    “原来如此!”长孙全心中大恨,怪不得今日生意如此兴隆。

    “快!将所有的铁料封存,不得再向外出售。”长孙全匆忙之下,赶紧补救。

    “是!”伙计连忙终止了铁行的所有交易。

    “什么,不卖了,我家可是急需要铁料。”菜行任老板不满的说道。

    长孙全顿时一脸的烦躁,你可是已经连来三趟了,每次都是不一样的借口,你家就是将全部的东西都打造成铁器,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铁料。

    很快更坏的消息传来,除了长孙家的铁行,其他小铁行甚至来不及反应,直接全部卖断货。..

    长孙家铁行中,长孙全冷汗直流,焦急的团团转,不断催促账房道:“统计出来了没有,墨家村到底进了多少铁料。”

    “启禀掌柜,据小的统计,仅仅一日计算,各大铁行至少卖出去了八十万斤铁料,至于有多少落到墨家村手中,那就不得而知了。”长孙家的账房抹了把冷汗道。

    八十万斤铁料,那可是上万贯钱的大生意,没有想到被墨家村用如此奇葩的手段做成了。

    长孙全不由得一阵眩晕,八十万斤铁料,至少有七十万斤进入墨家村的手中,那墨家村至少两个月不再缺少铁料,如此一来,少爷的计划那岂不是落空了。

    “掌柜的放心,就拿今日来说,至少亏损两千贯钱!”长孙铁行的账房信心确凿的说道。

    两千贯钱算什么,墨家子不过多花了两千贯钱就让少爷的脸面丢尽,到时候让别人怎么看长孙家。

    “一群贱民!”长孙全恨恨的说道。

    不过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这些人竟然坏了少爷的大事,在长孙全眼中简直是可恶至极。

    长孙府中。

    “仅仅一天,仅仅一天,你就让我成为长安城的笑柄。”长孙冲暴跳如雷。

    他原本自视甚高,根本没有讲年轻一辈根本没有几个能入他的眼睛,哪里想到竟然连续在墨家子手中吃亏,这一次竟然败得如此之惨。

    “少爷恕罪!谁知道那墨家子竟然如此狠毒,用重利诱惑长安城的百姓替他买铁料。小人一不小心中了他的计策。”长孙全连忙请罪道。

    长孙冲一阵无奈,这简直是无解的方法。他的确能够中断供应墨家村铁料,但是却禁止不了其他人卖铁,换句话说,只要长安城的铁行还卖铁,墨家村就不会少了铁料供应。

    至于墨家村赔钱,只要有四轮马车的这个现金奶牛在,多花的这一点钱算什么。

    至于中断长安铁料供应和提高价格那更行不通,可别忘了还有平准署在,李世民可以容忍长孙家用铁料牟利,但是绝对不能容忍破坏大唐发展的行为。

    “少爷,老爷有请!”门外管家的声音让长孙冲的怒火瞬间熄灭。

    长孙冲脸色难堪,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父亲找自己显然是知道了今日的事情,长孙府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不可能瞒得过他。

    “父亲!”

    跟随管家来到了书房,长孙冲进门行礼道。

    书房中,长孙无忌正襟危坐,正在处理公务,长孙冲不敢打扰,安安静静的在这里等着。

    良久,长孙无忌抬头,静静的看着长孙冲。

    “看来你还是放不下长乐?”长孙无忌叹道。

    “父亲我”长孙冲顿时涨红了脸。要是之前还好,现在举世皆知二人都是近亲关系,要是传出去自己还对长乐念念不忘,那将是多大的一件丑闻。

    “父亲,近亲又如何,更何况历史上那么多近亲结婚的也不全都出现问题。”长孙冲强辩道。

    “糊涂!就是你心中这般想法,也给我埋在心底!”长孙无忌怒斥道。

    到了他的这个层次,为了家族利益自然不会在乎近亲之类的,但是他却不能不顾及皇家的脸面。

    “至少从明面上来说,墨家子也算是有功在先,短时间内,不能再和墨家子有任何冲突!”长孙无忌冷喝道,他不得不顾及皇家的脸面,这个时候镇对墨家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之前的悔婚事件。

    “是!”长孙冲低头应道。

    “过一段时间,为夫会给你求一个宗正少卿的职位,经商这种下贱之事,你就不要再管了!”长孙无忌大手一挥道。

    看着口服心不服的长孙冲,长孙无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想到了最近在朝堂上秦琼无意中所说的一句话。

    恨铁不成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