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声韵启蒙
    “窗下花园中,春种十棵松。秋来叶落地,树上已空空。”李治摇头晃脑,将自己的大作大声的朗读出来。

    周围一众皇子也是纷纷叫好,纷纷献出自己的大作,一时之间,整个皇宫之中诗人遍地走,神童多如狗。

    “父皇,我的诗怎么样?”李治一脸萌萌的样子,期待的看着李世民。

    “好,好,稚奴做得诗,那当然是好诗!”李世民哈哈大笑,一脸自豪道。

    这几个小子的课业一直让他很是头痛,没有想到墨顿这小子一来,竟然有了意外之喜。

    “那和墨顿的诗比起来呢?”李治一脸期待地问道。

    李世民顿时脸色一抽,讪讪的答不上话来。

    “微臣七岁之时,可是写不出来这样的诗篇,微臣不及晋王殿下!”墨顿连忙上前帮李世民解围。

    “嗯!稚奴长大以后一定是一个大诗人!”李世民赞赏的看着了墨顿一眼,算你小子知进退。

    “喔!”

    李治兴奋的满脸涨红,雀跃的大喊道。

    “夫子,这是我的诗,请夫子检查!”越王李贞立即挥毫当场完成课业,交给了赵恭存。

    “夫子,这是我的!”

    “这是我的!”

    一众皇子踊跃的交上自己的大作,就连最顽皮的李佑很快上交自己的大作。

    李佑觉得自己这一次挨板子是铁定了,没有想到竟然是最快一次写成课业,可别提有多兴奋了。

    赵恭存看着一个个音律公正,对称至极的新鲜出炉的诗篇,心中简直是五味泛陈。

    要是在平时,他见到一群稚童能够写出如此对仗至极的诗篇,那肯定是欣喜若狂,惊呼神童,而现在似乎皇宫之中的神童实在是太多了。

    要是一个溜须拍马之徒,定然顺着杆子往上爬,将其功劳拦在自己身上,毕竟教授皇子诗篇是他赵恭存。

    但赵恭存却一点高兴不起来,写诗是多么神圣的一件事情,现在竟然被墨家子全部给毁了。

    “各位殿下写的不错,嗯!很不错!”赵恭存言不由衷的说道。脸色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悲伤。不过对于一群稚童,能够写出对仗工整的诗词,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苛求的了。

    “好了,都去写课业去!”

    李世民大手一挥,这才将这群兴奋的新晋小诗人赶到学堂里面,继续挥洒自己诗才。

    崇文馆的一间偏殿中。

    李世民高高坐在首位,在他面前直接分为两派,一派是墨顿,一派是崇文馆的所有夫子。

    “声韵启蒙?”

    上下两篇完整的声韵启蒙在众夫子中很快地传阅一遍。一个个夫子看着声律启蒙脸色阴晴不变,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一旁一脸稚嫩的墨顿。

    整个大殿陷入了一片诡异之的寂静之中。

    “各位都是饱学之士,都来商议一下,这声律启蒙到底该不该推行天下?”李世民问道。

    站在帝王的立场上,他当然有了声韵启蒙,以后写诗的难度将大大降低,对于诗词的推广那可是不可估量的作用。

    但是作为一个诗人,他当然知道按照声韵启蒙写出来的诗词,总觉得别扭。

    “回陛下的话,此事万万不可,声律启蒙看似降低了写诗的难度,实则匠气十足!长此以往,人人不思进取,生搬硬套,日后恐怕再无名诗流传,只剩下庸诗遍地。”赵恭存痛心疾首道。

    “微臣也认同赵学士的观点,声律启蒙并非诗之大兴,反而是诗之大害,在此老臣要在此弹劾墨家子,墨家子心术不正,专营歪门邪道,数典忘祖,泯灭先人的心血,先是用诗行旁门左道之事,却不思悔改,竟然自持歪才,连做三首歪诗,简直是得寸进尺。最后竟然变本加厉,竟然用声律启蒙,意图毁掉华夏几千年的诗词大兴。”崇文馆学士刘洎怒声道,

    一群崇文馆学士连连点头,看向墨顿的眼神简直是生死大敌。

    “啊!”

    墨顿这才知道弹劾自己数典忘祖到底是谁,原来是眼前的这位,此时的刘洎还不是位高权重的时候,而是继续在崇文馆内,等待时机。

    “刘学士,此言差矣!”

    墨顿连忙自辩道,要是在任由他给自己安下罪名,自己恐怕活着走不出午门了,直接斩了得了。

    “千百年来,诗只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而大多数人读书之人终生都不得其门,甚至望诗而畏。声律启蒙的确是匠气十足,但是却能够使更多的人接触到诗词,更早的入门,而不是空耗岁月。”墨顿朗声道。

    “就是写再多的庸诗,也比不上一首能够流传千古的好诗!”刘洎鄙夷道。

    墨顿晒然一笑道:“声律启蒙的确是过于匠气,但是并非毫无用处,这只是对初学者积累素材的启蒙,但是并非一首好诗就用不上。小子记得刘学士有一首诗可是让小子景仰的很呀!平阳擅歌舞,金谷盛招携。……无劳拂长袖,直待夜乌啼。”

    刘洎听着墨顿朗诵自己的得意名作,心中并没有荣幸至极至极的感觉,反而满脸的尴尬。因为在刘洎的诗词之中,几乎用声律启蒙都能对照的上。

    “你……”

    刘洎脸色涨的通红,自己刚刚反驳墨家子用声律启蒙将会毁掉诗,结果却发现自己的诗中竟然几乎和声律启蒙完全契合。

    这下好了,自己被自己打脸,如果说用声律启蒙做出来的诗词都是庸诗,那自己的诗完全契合声韵启蒙,那又算什么?

    其他的学士也是满脸的尴尬,他们自己自习回想一下自己的诗篇,不由得一身冷汗,那里只是刘洎一个人是这种情况,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

    其实他们坚决的反对声韵启蒙,并非是声韵启蒙将会毁掉了诗篇,消磨了诗人的灵性。

    而是声韵启蒙揭开了他们心中隐藏最深的秘密,一个让他们得到了名誉富贵的秘密,他们当然不愿意与世人共享。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如果大唐之中每十个读书之人能够用声韵启蒙写诗,十个能写诗的稚童之中,能有一人能够写出一首好诗,相信不出十年,大唐定然诗词大兴。”墨顿昂然道。

    唐诗那可是文学史最伟大的辉煌,墨顿既然来到这个世上,那就在这种辉煌将起的时候,再添一把助力,让其再攀高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