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写诗很简单
    崇馆学堂

    不单是李治,凡是十二岁以下的皇子都在,从齐王李佑,到晋王李治,一个个都不少。手机端

    “这是今天的课业!几位殿下回去背诵十篇描写春的诗句,并且将以春为题写一篇诗交来。”今日教授课业则是一个四十多岁,身材消瘦的崇馆博士,名叫赵恭存。

    “啊!写诗!”

    整个崇馆顿时一阵哀鸣!

    当墨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墨顿!”李治大声喊道道。

    李治的确不再喊墨顿为大魔王了,不是因为被墨顿的蛋糕收买了,也不是突然开窍顿悟了算学之妙,而是李治遇到了一个算学要难千百倍的难题——写诗。

    李治平常也是十分喜欢古诗,虽然整天喊着墨顿大魔王抱怨算学太难,可是对墨顿能够写诗还是很崇拜的。

    不过当轮到他写诗的时候,李治这才知道,这是何等的一件痛苦的事情。

    何止是李治痛苦,所有的皇子都痛苦,少年时代正是玩性大的时候,却要静下心来写诗,那简直是最大的折磨,但是身为皇家子弟,当他们承受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的时候,也会承担普通的孩子更多的重担。

    其他皇子也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墨顿,墨家子这几日可是风头大盛,是他们久在深宫之,那也是如雷贯耳。

    “哎!要是自己有墨家子的才华,也不用如此的纠结了!”一众皇子心头不由得一阵哀叹。

    “你是墨家子?”赵恭存看着面容清秀的墨顿,怒声道。

    “墨顿见过赵先生。”墨顿恭敬的行礼道,对这个历史的大拿人物,墨顿那可是久仰大名。

    “哼!倒是有点怪才,可惜没有用到正途!”赵恭存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等到赵恭存离去之后,崇馆内这才活跃开来,纷纷聚集到墨顿的身旁,一个个恢复到少年心性。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大狗熊,谁也跑不了。”

    齐王李佑围着墨顿抑扬顿挫的念着这首歪诗,周围一众皇子顿时哈哈大笑,这几个皇子之,齐王李佑最为调皮,而且学业最差。

    “日照香炉生紫烟,墨顿来到烤鸭店。口水直流三千尺,一摸口袋没有钱。墨顿你是不是爱吃烤鸭,我不爱吃烤鸭,爱吃炸鸡”越王李贞留着口水说道

    “我也不爱吃烤鸭,我爱吃蛋糕”齐王李佑傲然说道。

    “呃呃!”

    墨顿顿时满脸黑线,他没有想到自己不过自黑一把,到了这群熊孩子当,竟然当真了。

    “墨顿,什么是光棍?”李治在一旁一脸好的问道

    墨顿顿时冷汗直流,他觉的今天这顿训没有白挨,也难怪赵恭存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这个!等你长大你知道什么,你们不是要写诗么,还不赶紧写,等下要补习算学!”墨顿打着哈哈,赶紧转移话题,生怕这群熊孩子再出什么惊人之语。

    “写诗?”

    李治顿时小脸一皱,其他皇子也是垂头丧气。

    “算了吧,我看我连十首诗也不一定背会,这次铁定挨板子!”李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是,是,我们没有你那么有才华。”李治等人一脸羡慕的说道。

    “其实写诗是很简单的。”墨顿劝慰道。

    “简单?”

    众皇子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墨顿。

    “是么?朕也想知道怎么到你这里写诗简单了!”李世民的声音墨顿的背后响起。

    “父皇!”

    李治等人顿时脸色一变,立即恭顺的站起一排。

    “参见皇!”墨顿也是脸色一变,连忙回身行礼道,心虚的低下头,不知道刚才李治问光棍的时候,李世民有没有听到。

    “哼!免礼了!朕也挺好大名鼎鼎的墨家子是怎么写诗的!”李世民冷哼道,李世民虽然是马打天下,但是确实采斐然,历史流传下来的李世民的诗篇不少。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

    不是满腹经纶怎么能够写出如此经典的诗句来,可见李世民的诗才。

    “回陛下!写诗虽然固然需要灵感和才华,但是也并非无迹可寻,只要找到诗词背后的规律,写诗其实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墨顿不得已硬着头皮说道。

    “规律?这又是你墨家的研究?”李世民道。

    “不错!”墨顿傲然说道,“只要掌握诗其的规律,能轻易的写出一首诗来。

    “简直是一派胡言!”

    跟在李世民身后的赵恭存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大声的呵斥道。

    赵恭存也是诗词大家,负责教授诸位皇子的学业,学问自然不浅。

    “是么?”

    墨顿嘴角露出一丝标志性的笑容。

    “那小子斗胆胡言几句,还请赵前辈指教,诗词讲究的是对称,如说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人间立政殿,天广寒宫。”墨顿朗声说道。

    “人间立政殿,天广寒宫!”李世民顿时一震。

    立政殿正是长孙皇后的寝宫,墨顿将立政殿和广寒宫来对,一个天,一个人间,很轻松的能得到一首不错的诗。

    “这么轻易能写出半篇诗句?”

    赵恭存也是脸色一变,他可也是经常写诗之人,当然知道这些都是他经常用到的词语,只是从来没有如此清晰直白的对。。

    然而墨顿并没有结束,继续道:“春对夏,秋对冬,暮鼓对晨钟。观山对玩水,绿竹对苍松。冯妇虎,叶公龙,舞蝶对鸣蛩,先生想让殿下们以春作诗。那小子这里面倒有一首,春日园莺恰恰,秋天塞外雁雍雍。”

    “春对秋,莺对雁!恰恰对雍雍。”李世民仔细品嚼这首诗句,发现这首诗咋一听之下,的确是不错的好诗,但是仔细一体会,才会明白这首诗满满的匠气,只要框架在,几乎可以任意的在里面填词组合。

    ………………

    …………

    “清对浊,苦对咸,一启对三缄。烟蓑对雨笠,月榜对风帆。莺睍睆,燕呢喃,柳杞对松杉……。”

    “能对否,圣对贤,卫瓘对浑瑊。雀罗对鱼,翠巘对苍岩。红罗帐,白布衫,笔格对书函。……”

    “冠对带,帽对衫,议鲠对言谗。行舟对御马,俗弊对民岩。鼠且硕,兔多毚,史册对书缄。塞城闻奏角,江浦认归帆。河水一源形弥弥,泰山万仞势岩岩。郑为武公,赋缁衣而美德;周因巷伯,歌贝锦以伤谗。”

    墨顿每说一段,赵恭存脸色苍白一分,有了这些作为对照,诗词原来可以如此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