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长安城中,众人传唱着这脍炙人口的诗句,心中叹服不已,墨家子还是那个墨家子,人家作诗那是几个月还出不来一首,可墨家子倒好,直接来个帽子戏法,一下子三个,而且个个都是脍炙人口的好诗。

    当然,墨顿并没有去过庐山,只能将名字改成望壶口瀑布,好在在唐朝时期,水土流失还不是太严重,壶口瀑布还不像后世那样,用银河比喻还是比较恰当。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还是在墨顿的歪诗上,只有真正的饱学之士才会静下心来品尝墨顿诗篇的优美诗句,大部分的长安城都陷入了墨顿的自黑的狂欢之中。

    “处处蚊子咬!墨家子实在是太逗了!”

    “还夜来大狗熊!回去之后,我就去吓我弟弟去!他胆子最小了!”

    …………

    此刻正是蚊虫开始滋生的季节,每到夜晚都是小蚊子到处乱飞,咬的贼疼!长安城众人那可是感同身受。

    “哈哈,口水直流三千尺。墨家子是不是打广告上瘾了,竟然还给美食城的烤鸭打广告。”

    “走,今日一定去尝一尝,能够让墨家子都口水直流三千尺的烤鸭是何等的美味!”

    “同去,墨家美食城的美食那可是美味至极,我现在吃饭都食之无味!”

    ………………

    随着墨顿的歪诗版本,墨家美食城的烤鸭火爆至极,简直是排队排到三丈开外。好在许杰一听到墨顿的歪诗之后,早已经开始预防这种现象,随即增加了五个窗口卖烤鸭,这才堪堪没有造成骚乱。

    在这之前,诗人代表着地位,身份,在众人心目中,诗人肯定是一身月白衣衫,手持折扇,风度翩翩,要么潇洒自如,要么忧国忧民,要么豪迈雄壮。

    从来没有一个诗人向墨顿这样,如此的……接地气,甚至敢拿自己和墨家村开刷,长安城的百姓第一次发现,原来诗人和自己的距离是如此的近。

    自黑模式,第一次出现在大唐立即显现出巨大的威力,以往的墨顿的诗篇虽然经典,但是那仅仅只在读书人当中流传,现在墨顿的三首歪诗可谓是妇孺皆知。

    现在你要是走到了长安城的大街上,随手拉一个人,你给他来一句日照香炉生紫烟,你看他能不能给你答上来。

    气不死你不偿命!

    国子博士听到了墨顿的三首歪诗之后,立即请假半月,据说国子博士不能听人说到诗,否则就头痛不已,更别说讲授诗经了。

    不过墨顿的三首歪诗和三首正诗再一次证明了墨顿的才华横溢,对于墨刊上的雪盐广告诗词再无任何的怀疑,这绝对是传世名篇无疑,至少是不属于这三首歪诗。

    有了此判断之后,雪盐广告更加的火爆了,直接带动雪盐的销量再一次上升,笑的许杰合不拢嘴。

    然而此刻墨顿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整个人就像是蔫了一样,低眉顺眼。

    “清明时节雨纷纷,孤家寡人欲断魂,借问光棍何处有,牧童遥指墨家村。你来说说,你墨家村有多少光棍!”

    崇文馆内,李世民背着手,黑着脸对着墨顿就是一片咆哮。

    墨顿得意的群杀国子监之后,正在志满意得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庞德那面无表情,让人瘆得慌的脸庞。顿时心中哀叹一声,知道自己这一次又有点玩脱了,果然李世民一见面就将墨顿喷得狗血淋头。

    “没,没!”墨顿连忙摇头,这个时候可不是硬杠的时候,他当然不能说还多着呢?就连自己还都是光棍呢?

    “没……你不是很有才华么?来来给朕来几首。”李世民依旧不放过墨顿咆哮道。

    “你自己看,到底有多少人来弹劾你!”李世民一拍桌子上一大摞高高的奏折,恨恨的说道。

    “啊!”

    墨顿顿时愕然!

    “自己不就是写了几首歪诗而已,而且立即就已经纠正了回来,至于这么大臣弹劾么?”墨顿心中郁闷至极。

    “有人说你持才傲物!,有人弹劾你心术不正,歪曲诗词,简直是数典忘祖。还有人说你才德不配,力谏将你革除国子监,……”

    李世民林林总总的加起来,重重的数了数墨顿十几条罪状!

    墨顿简直是佩服了这些官员的脑洞大开,一个小小的玩笑竟然这么上纲上线。

    “除了革除国子监这一条,小子可以接受,其他的都是冤枉至极呀!”墨顿悲呼道。

    “想得美?要是已经有国子监管着你,你还把长安城闹得鸡犬不宁,要是真的让你成了脱缰野马,你不把大唐给朕翻了底朝天。”李世民愤愤的说道。

    “呃呃!小子不敢!”

    这么帽子扣的有点大,墨顿可不敢托大。

    “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整天哗众取宠,一点也不好好的想着为国尽忠,就知道胡闹!”

    李世民连讽刺带挖苦,简直是让墨顿无地自容,就快要转到地缝里去了。

    “父皇!你怎么又生气了?”这时一个软软的声音从后台传来。

    李世民闻言,立即脸色由阴转晴,立马变换一个笑脸回身道:“兕子,你怎么来了?”

    “孩儿听说,墨顿来了就来看看,我和九哥说好了,墨顿再来就再也不叫墨顿大魔王了!”兕子稚气的声音,惹得李世民大笑不已。

    “好,我家兕子懂了!”李世民连声赞道。

    “多谢晋阳殿下求情!”墨顿连忙借坡下驴。

    “这一次算你小子走运!这次就放过你!你先去授业学堂候着,教一下稚奴的算学。”李世民瞥了墨顿一眼,高举轻放的放过了墨顿一马。

    墨顿的算学一道,已经得到了无数人的认可,当然教授一个一年级水平的李治那可是轻而易举,每次被李世民召唤来皇宫,墨顿总会兼任算学家教一职。

    “谢陛下恩典!”

    墨顿如蒙大赦,立即下去。

    “既然你小子会作诗,顺便也教教稚奴作诗!记住你要是敢乱教,小心你的屁股。”墨顿刚跨出店门,顿时一个踉跄。

    原来这才是你老人家的目的呀!为了叫你家孩子,至于把我拉过来先训一顿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