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国子监公敌
    从古至今都代表着文人最高的荣誉,受尽众人的追捧,有多少籍籍无名之辈凭借一首好诗,声名鹊起、名满天下,甚至是升官加爵,名传青史。

    又有多少人一生为求一首好诗而不得,一生遗憾。

    每当有一首好诗,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传遍天下,一夜成名,青楼女子不要缠资本,只求诗人赋诗一首。

    这里面最厉害就要数宋朝的柳永了,皇帝让他专业作词,青楼女子是他的铁粉,一生阅遍青楼从不花钱,死的时候还有整个开封的清楼女子都来送行。青楼女子扶着棺材而行,痛哭流涕。更甚者还有一位伤心过度。忧郁而终。

    当然也有一些人名诗不断,但是却不知道珍惜。偏偏用在歪门邪道之上,比如说那诗当广告。

    “诗者,感其况而述其心,发乎情而施乎艺也……”

    国子博士一提到诗词就引经据典,一边摇头晃脑吹捧诗经。一边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墨顿来看,仿佛墨顿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嘭!”国子博士用力合上诗经!眼中怒火不熄。

    “希望大家用心写好诗词定能有所成就,不要像某些人自持有几分才华,而不知道珍惜,殊不知都时候江郎才尽,后悔莫及。”国子博士指桑骂槐道。

    “哼!”

    国子博士愤愤离去。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整整一个上午墨顿根本就没有敢抬头。

    每一个国子监博士看到墨顿都是摇头叹息失望不已,就连算学博士沈鸿才也是一副惋惜愤怒交加的表情。搞得墨顿莫名至极,要说国子博士讲授诗经,爱诗如命,他还能理解国子博士的心情,话说,你一个教算学的,也这么一副表情算怎么回事。

    “当当!”中午下堂的铃声响起,墨顿顿时如蒙大赦,抓起就想往外冲。

    “站住,此路不通!”

    祖名君和孔惠索等一众丙班监生立即堵住了大门,一个个脸色带着阴险的笑容,犹群狼捕食一般想墨顿合围过去。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不要乱来!知道不?”墨顿底气不足的警告道。

    “乱来,我看是你乱来好不好!”孔惠索冷笑道。

    “就是,你可知道我为了写一篇好诗!苦思冥想了几天几夜。结果呢?当我将自己的诗篇交给夫子的时候,夫子看了一眼,就再也看都不看一眼。”孔惠索痛斥自己的血泪史。

    “你可知道,我为了写诗,几乎将前人所有的诗篇倒背如流,结果呢!到现在,我还不会写诗词。”祖名君幽幽的说道,怨气十足。

    “你那算什么?我写的诗那可是足够一本诗集也绰绰有余,结果呢,你们说,我的诗集你们有几个看完的!”另一个监生悲愤至极,竟然将矛头直接掉转。

    “咳咳!你的诗集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孔惠索连忙转移话题道。

    “对对!”

    一众国子监生连声道。

    顿时众人又对墨顿怒目而视。

    “而你呢?绝世名篇随手就来!最可耻的你竟然还用歪曲诗词来打广告,今天你要不告诉我们到底是是什么逊雪三分白就别想出这个大门。”祖名君蛮横的说道。

    “对,不但要告诉我们,而且还要将全诗都写出来。”

    “对!”

    丙舍众人纷纷鼓噪道。

    “不就是一首诗么,至于么?”墨顿弱弱的说道。

    在后世,写一个歪诗那是一个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他低估了诗词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

    “至于么?”祖名君拉长了声音,在众多国子监生中,他虽然是算学世家子弟,但是并不代表诗在他心中的地位不高,甚至来说几乎相差无几。

    “整个大唐一年能够用多少好诗流传,不至于你再给我写一个试试。”祖名君咬牙切此的说道。

    “是么?”墨顿不由得一沉吟,丙舍监生顿时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春眠不觉晓……”墨顿拉长了声音。

    祖名君顿时心中一震,话说,诗好不好,有时候第一句就能判定下来,而恰巧这一句的确是经典之作,虽然浅显,但是韵味悠长。

    “处处蚊子咬,夜来大狗熊,谁也跑不了。”墨顿飞快的说完剩下的三句。

    “扑通。”

    整个丙舍的学生顿时倒了一片。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大狗熊,谁也跑不了。”听上去韵律优美,但是语言除了第一句,其他的都是粗鄙至极。

    歪诗,还是歪诗!众人心中还是一片哀嚎。

    “墨家子!”丙舍众人顿时咬牙切齿,

    “再来!我不信你还有!”祖名君恨声道。

    “日照香炉生紫烟,墨顿来到烤鸭店。口水直流三千尺,一摸口袋没带钱。”

    “噗!”

    众多国子监生顿时吐血三升。墨家子玩歪诗,玩上瘾了,竟然连自己都调侃。

    墨顿买烤鸭没带钱,墨家美食城是你自己开的,还用付钱。

    “还有么?”孔惠索捂着心口,悲愤道,他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来应对任何意想不到的冲击。

    “清明时节雨纷纷,孤家寡人欲断魂,借问光棍何处有,牧童遥指墨家村。”

    墨家村的光棍众多,那可是长安城出了名的传闻,不过随着墨家村的富裕,墨家村的光棍人数急剧下降,没有想到墨顿调侃了自己之后,竟然连墨家村也不放过调侃

    “扑通!”

    丙舍内外都跪了,这个时候丙舍早已经吸引了众多国子监生,听到墨顿的歪诗顿时如遭雷击。

    “我给你拼了!”丙舍众人悲愤的冲上去,将墨顿蹂躏一番。

    在丙舍的武力威胁之下,墨顿只要将三首诗的原诗说了出来,但是对那句广告词确实坚决不说。

    “春晓

    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

    花落知多少。”

    毫无疑问,这的确是一首意境深远的好诗,但是和墨顿的歪诗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伴随着痴迷的众人读诗声,墨顿的三首诗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国子监,并以飞快的速度向长安城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