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棋差一步公输家
    “参见公子!”

    公输鸿上前几步,对着王喆行了一个繁琐的上古之礼,简直是墨家子

    “公输先生客气了,快快请坐!”王喆连忙说道,对于公输鸿的礼节他虽然所知不多,但是却极为受用,那可是上古礼节呀!平常哪一个能够见得到。

    “多谢公子!”

    公输鸿毫不客气坐在了王喆的下手,作为公输家的掌门人,公输鸿的地位当然不用在王喆面前唯唯诺诺。

    “公输先生最近可曾安好,对于长安城可还适应!”王喆嘘寒问暖道,完全看不出刚才在几位掌柜面前颐气指使的样子,瞬间恢复一个家教良好的世家公子模样。

    “多谢公子款待,公输鸿这几日在长安城真是大开眼界,近几日和长安城的大匠交流也是大有所获呀!”公输鸿感慨道。

    长安城作为帝都,本就聚集了不少能工巧匠,能人异士更是数不胜数,各有所长,原本公输鸿出山时的不可一世的傲慢也渐渐收起来。

    再加上这一段时间,墨家子翻云覆雨的本领可是让他大开眼界,再加上之前墨家子的种种传奇事件,想着轻松战胜墨顿想法早已经不翼而飞。

    这几日公输鸿忍痛将公输家族千年以来秘传的一些木工方面的绝技传授出去,这才堪堪在长安城站稳脚跟。

    “公输先生,不知在下托付给阁下的东西,如今已经做得怎么样了?”王喆急切的问道。

    “幸不辱命!”公输鸿得意的说道。

    伸手一招,顿时公输轮带领几个公输家族的子弟,抬进来几口大小不一的锅进来。

    “家主!”公输轮行礼道。

    “摆开,放在这里吧!”公输鸿点头道。

    公输轮带领着公输家子弟,将几口锅一一摆开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炒锅?”王宁成惊喜道,他竟然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他期待这个炒锅实在是太久了,要是再没有炒锅,孙羊正店估计真的要倒闭了。

    “是的!”公输鸿得意的说道。

    王宁成连忙上前,仔细地打量着公输家铸造的炒锅,拿起来掂量一下,不由得眉头一皱道:“公输先生,你所铸造炒锅似乎有点重呀!”

    王宁成虽然没有用过墨家村的炒锅,早已经听说了墨家的炒锅,薄如蝉翼,能够单手抄锅轻而易举。

    而眼前的炒锅要比墨家的炒锅至少要重三成左右,别看这多这三成的重量,要知道各种酒楼的厨师,每天要炒的菜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重了这么多,那可对厨师的负担加重了一倍也不止!

    “这位掌柜的确是慧眼如炬,眼前的炒锅的确是相比墨家炒锅重了一些,墨家技术的确有独到之处,像墨家炒锅那样轻薄的炒锅,公输家也能制作出来,只是很容易破损,根本使用不长久。”公输鸿皱眉道。

    “使用不长久没事,大不了多准备一些锅备用!”王喆大手一挥道,现在不是孙羊正店急需炒锅,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只要不是墨家的东西进入王家,多费一些铁料并不是多大的事。

    “呃呃!少爷说的是。”王宁成顿时被噎个半死!也只得遵命,不过想想孙羊正店的后厨正在炒菜的时候,锅一个接一个坏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少爷,公输家族不过刚到长安城就已经复原出炒锅,虽然有点瑕疵,相信假以时日,定能造出不逊色墨家的炒锅。”王志连忙说道。

    “王志掌柜说的是,只差一步呀!请公子相信公输家的实力,假以时日,定能造出薄如蝉翼的炒锅来。”公输鸿傲然道。

    “我等自然相信公输家的实力,日后王氏马行的马蹄铁就拜托给公输家了!”王志说道。

    “王志掌柜放心!定然让阁下满意!”公输鸿又得到一个意外的生意,欣喜道。

    “小人!”王宁成不由得咬牙切齿。你当炒锅是马蹄铁呀!是个铁匠就能造出来!

    “一切都有劳公输先生了。”王喆点了点头道。

    公输家来长安城不过半月有余,已经替王家解决了两个麻烦,至少不用再看墨家的脸色了。而且公输家的手艺,虽然相比墨家差了那么一点,但是相比于其他的工匠已经强出太多了。

    “对了,眼下王家还有一个麻烦,还请公输先生相助!”王喆客气的说道。

    “王公子请说!”公输鸿正色道。

    王喆将王家运城细盐和墨家雪盐之争详细的说了出来,当然叙述的过程美化了不少,将自己作为正义弱势的一方。

    “公子的意思?”公输鸿问道。

    “只要公输家能够研制出粗盐提纯雪盐的方法,我王家愿意用万贯钱财来收购!”王喆报出一个惊人的数字。

    “万贯!”公输鸿惊声道,哪怕公输家最为强大的时候,也没有见过一万贯多少,更别说已经没落至极的现在了。

    王志三人也是一脸惊容,没有想到王喆既然如此大方,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三人之中,只有盐行王东掌柜并不意外,他可是经手盐行多年,当然知道盐业有多大的利润,王家可是以盐业起家,除了运城细盐之外,还控制着不少的盐田生产粗盐,要是都能够将粗盐变成了雪盐,那可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到时候,万贯钱财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王家真的能够得到墨家雪盐的制作方法,自己流失市场这点过错根本算不得什么,想到此处,王东不由得热切的看着公输鸿,自己能不能翻身就靠公输鸿了。

    “不错!只要公输家能够破解雪盐制作的方法,就能得到万贯钱财”王喆肯定道。

    “公子实在是太高看公输家了。”公输鸿苦笑道。

    “怎么公输先生不愿意帮忙。”王喆不悦道。

    公输鸿摆摆手说道:“公输家刚来长安城,可是收到了王公子的恩惠,公输家又不是不知道知恩图报之徒,怎么可能不愿意帮忙?”

    “那公输先生……?”王东急切的问道。这可是关系到他的日后的前程。

    “阿轮,将东西递给王公子!”公输鸿一挥手,在一旁的公输轮将一个坛子上前递给了王喆。

    “这是雪盐?”王喆伸手掀开坛子,看到里面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大盐粒,一个个白的亮眼。

    “当真?”王东激动不已,连忙上前看到坛子里雪白的盐粒。

    “不对,墨家雪盐要比这细的多?”王东皱眉道,不顾形象的从盐坛中拿出几个大盐粒,放在嘴里尝了尝。

    “呸!”苦涩的咸味让王东人忍不住吐了出来。

    “这还是粗盐呀!”王东确定道。

    王喆等人也是一一品尝了一番,也纷纷大所所望,再看看这盐坛中的粗盐有一部分就已经开始潮解了,而墨家雪盐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放在外面十天半月也不潮解,依旧是粒粒干爽。

    “早在我等刚来长安城的时候,就想着回报王公子,就想着能够提炼出来雪盐为王公子分忧,很可惜棋差一步!”公输鸿也是遗憾道。

    “棋差一步?”王喆看着洁白的大盐粒,不由得大失所望。

    “公输家极尽全力只能破解出来墨家制作雪盐的秘密就是将里面的泥沙提纯出来,结果就得到了这样的白色的粗盐,至于口味和颗粒,恐怕就是墨家的独门秘技吧!公输家闭门造车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公输鸿一副遗憾至极的样子。

    “公输先生客气了,短时间内公输家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不容易了。”王喆虽然失望,依旧客气道。

    毕竟短时间内,公输家连续造出来铁锅和半提纯的粗盐,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其他的的确是非战之罪,墨家的秘技要是让人轻易地破解出来,那当时的活鱼秘技也不会难倒整个长安城了。

    “多谢公子体谅!”公输鸿躬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