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尖嘴利牙的鲶鱼
    “木匠祖师公输班!”

    “我原本以为公输家一直在助纣为虐,欺凌弱小,没有想到竟然也做了如此利国利民之事。”

    “公输家好厉害,怪不得能够位列诸子百家之一。”

    “那就是,巨子曲尺墨斗,现在的木匠哪一个不再用!”

    ………………

    一时之间,公输家的名望瞬间在长安城火爆起来,其声誉如日中天。

    尤其是长安城的木匠大师更是激动得不能自已,连续几日立即登门拜访公输家,并且登门领教公输家这个木匠祖师家族的绝世手艺。

    “公输家果然名不虚传,在下献丑了!”一个五十多岁模样,但是身体依旧健硕的老木匠对着公输鸿躬身一礼由衷的叹服道。

    “林大匠客气了!”公输鸿回礼道。

    经过这几日的切磋,他可是大受震动,虽然公输家的经过上千年的积累,更胜一筹,但是长安城的工匠大师们也是各有所长,二者的差距并不大。

    “啊!竟然连林家木行的林大匠也甘拜下风!”木匠行中,有人认得老木匠的身份,那可是长安城手艺屈指可数的老木匠,教出来的徒弟可是遍布长安城。

    “这算什么?这已经是第五个木匠大家了,哪一个见到了公输家主也都是甘拜下风。”有人唏嘘道。

    经过几天的发酵,公输家的名声彻底响彻的整个长安城。

    “公输家族!”

    太极殿内,李世民看着手中的墨刊特刊,嘴角露出一丝不明的笑意。

    “回陛下的话,公输家族十日前进入长安城,被太原王家接待,公输鸿和墨家子照面于东市之中,亲自指认墨顿为墨家巨子,现如今居住在东市木匠行内。”一旁树立的庞德面无表情的将公输家来到长安城的一举一动简述一遍。

    天下一统之后,诸子百家逐渐隐退,但是流传的事迹确实让人耳目能详,楚南公指点项羽亡秦必楚,一语成谶;黄石老人张良桥下三拾履,成就一代军师;商山四皓一出终南定社稷。

    这些隐居在各地的隐士一个一个身上拥有巨大而又游离于掌控之外的能量,怎能不让历代帝王忧心忡忡,当公输家一到长安城,李世民就立即得到了消息。

    “墨顿这小子就是墨家巨子?”李世民讶然道!

    “额!这个据老奴所知,似乎现在墨家村并没有巨子一说,不过墨侯爷手握绝技,以一己之力,让墨家重新崛起,倒也担得起巨子的称号。”庞德道。

    “墨顿这个小鲶鱼倒是挺能折腾的,竟然又将一个诸子百家引出来了!”李世民嘿嘿一笑道,作为一个帝王,最担心的就是隐藏在暗处的势力,指不定什么时候在背后反戈一击,而摆在明面上的力量,永远构不成威胁,甚至可以为自己所用。

    一个墨家已经给了李世民足够的惊喜,再添一个公输家,似乎是好事成双呀!

    “恭喜陛下,这些隐世家族个个都有压箱底的绝技,始终当成秘技宁愿失传也不愿造福百姓,现在公输家既然愿意出山,自然而然要露一手,要不然别说战胜墨家,恐怕比在长安城的经营多年的木匠木匠强不了多少。

    “有了公输家出山,相信那些隐藏在暗中的隐世家族定然有不少按耐不住了,墨侯爷这一次也算是误打误撞,成全了陛下的多年的筹划!”庞德恭贺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作为一个皇帝,当然不希望自己手底下有这么多不受控制的力量存在,墨家之所以能够在长安城毫无阻碍的大发展,虽然于墨顿屡次惊艳的表现有关,但是更离不开李世民千金买马骨的打算,今日终于用墨家这个砖又引出了另外一块砖!

    “误打误撞,墨顿这小鲶鱼贼着呢!你以为他这么卖力地夸赞公输家就真的是一片大公无私?”李世民嗤之以鼻道,精通帝王之道的他一眼就看出墨顿别有用心。

    “呃!老奴愚钝?”庞德不解道。

    “高明!你和墨顿那小子熟悉,你来说说墨顿不计前嫌,帮助公输家说好话的意图。”李世民看着角落里学习政务的李承乾,考校道。

    李承乾一脸无奈,庞德可以躲过去,他可是如何也躲不过去,只好起身,走到李世民面前。

    “墨家和公输家的恩怨已经过去千年,从汉朝时期两个家族都已经各自归隐,毕竟已经过去几百年了,墨家应该是和解的意思吧!”李承乾想了想说道。

    庞德也是点头道:“太子殿下所言甚是,据老奴观察,墨侯爷平时形势虽然天马行空,但是为人却是心地善良,所做之事也大都是利国利民之举,定然不想和公输家再起无畏的争端。”

    李世民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其二,据说公输家是太原王家请来的,在这个墨刊增刊上,除了为公输家正名的文章之外,还有墨家雪盐和新式炒锅的广告,墨家对公输家抛出和解之意,却继续打压王家,应该是想分化二者的关系。”李承乾继续说道。

    李世民这才脸色微动,多看了李承乾一眼。作为一个帝王的继承人,如果李承乾只能看到亲近之人的优点,那可不是一件好事,好在李承乾并没有被朋友之义蒙蔽了双眼。

    李承乾看了看李世民的表情,一咬牙继续说道:“据皇宫秘典记载,在楚国朝堂上的那场争锋,公输子连输九场,公输子曰:“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子墨子亦曰:“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楚王问其故,子墨子曰:“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

    墨家拥有墨刊,能够一夜之间让公输家扬名长安城,如果公输家行不义之事,那墨家定然能让公输家一夜之间声誉扫地,孩儿猜测,这既有墨家和解之意,也有警告之图。”

    李世民满意的颔首,李承乾并没有让他失望,自从李承乾行走正常之后,越来越表现的像一个合格的储君了。

    “尖嘴利牙的小鲶鱼!”庞德笑呵呵的加了一句。

    李世民顿时哈哈大笑,拥有墨刊的墨顿的确是符合尖嘴利牙这个称呼。

    “鲶鱼虽然弱小,但是也长了满嘴的牙齿,如今的墨家已经不是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任何打他主意的人,也要考虑被咬的痛苦,高明,这一点你要像墨顿学习。”李世民提点道,作为一个戎马争天下的帝王,他的骨子里就是一个强硬的人,墨顿这个长满利牙的小鲶鱼很是符合他的胃口。

    “父皇教训的是!”李承乾受教道。

    “盐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盐一口咸。”

    李世民看着墨刊上雪盐奇葩的广告,嘴角浮现起一丝莫名的笑容,太原王家估计就是第一个被墨家这个鲶鱼咬痛的教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