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以德报怨
    “看来孙羊正店的一次性碗筷是公输家的手笔了?”老张头皱眉道。

    他可是亲手设计出来制造一次性筷子器械,当然明白其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也能够难住一般的工匠,对于能够墨家抗衡多年的公输家来说,这点难题当然不会放在心。

    李义点了点头,一脸凝重道:“公输家来者不善呀!竟然和太原王家搞在一起了!”

    公输家虽然和墨家一样,也是衰落到了极致,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马大,有了太原王家的支持,定然能够东山再起,到时候可是墨家一大劲敌。

    “怪不得公输鸿亲自现身指认墨顿为墨家巨子,只有击败了墨家巨子,公输家才能恢复荣耀,墨家越强大,越能显现公输家的实力,公输家表现的越敌视墨家,换来的王家的助力会越大。”老张头恍然大悟道,他这才知道公输家公然在长安城现身,挑战墨家的意图。

    “公输鸿?定然不是易于之辈!”李义郑重的说道。

    “是个聪明之人那好办!公输家都已经衰落至极,看到墨家重新崛起,公输家又岂能自甘落后,公输鸿定然知道只有墨家存在,才能显现公输家的地位。”墨顿分析道,从某种角度来说,墨家和公输家的专长有一定的重合,有冲突是必然的。

    据他观察,公输鸿并不是一个莽夫,在其身后的公输家子弟一个个穿着简朴,面容凄苦,显然也是困顿不堪,显然半年前的墨家强不了多少。,对于一个连温饱都难以解决的家族来说,祖辈的千年之前的恩怨并不是多么迫切的一件事情。

    “事到如今,也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华老皱眉道,现在医家和墨家都已经不是之前破落的时刻,足以应对任何的挑战了。

    “放心!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公输家到来,并非只有坏处,有了公输家的牵制,相信有一部分人很乐意看到这种情况!放松对墨家的敌视。”墨顿摇头道。

    自从墨家显现长安城之后,获得如此耀眼的成绩之后,早已经引起一部分人的不安,有了公输家作为对手牵制,墨家的处境说不定还能好一些。

    “不过算如此,也不能麻痹大意,必须要时刻关注着公输家的一举一动。”李义提醒道。

    众人不由得点头,这点也是很有必要的。

    公输家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很容易打听出来,而且距离也不远,在东市的木匠行里。

    “当当当!”

    在几个公输家子弟的辅助下,公输鸿三两下将一个全新的的曲辕犁组装完成。

    “墨家曲辕犁,果然是巧夺天工!”公输鸿看着的杰作,摸着曲辕犁圆润的曲杠感慨道。

    作为一个大匠,他当然能够察觉得出曲辕犁是多么的了不起,省力省料省工,整个曲辕犁重心合一,简直是已经达到了耕犁的巅峰。

    墨家曲辕犁才不过现世几个月,远远没有普及整个大唐,公输家未出山以前,虽然以做工为主,也有自己的土地,他们所用的耕梨都是自己打造的,虽然要普通的耕梨好一些,但是远远逊色于眼前由于艺术品一般的曲辕犁。

    “家主有些过于高看墨家了,曲辕犁的确是不错,但是这些做工实在是太差了,相于家主手的这件曲辕犁简直是粗陋不堪。”一个身材粗壮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名叫公输轮,鄙视的看着一旁被拆的七零八散的原装曲辕犁,这样的粗陋的做工连公输家十岁的小孩都不。

    “那是,家主的手艺那可是鬼斧神工,别说墨家,是整个大唐有谁能够得。”一旁的公输家子弟纷纷恭维道。

    公输家和墨家选拔领导人的规矩大致相同,都是选择最优秀者,而公输家的选拔方式是以木匠工艺来评论的,论手艺,公输家以公输鸿最为厉害。

    公输鸿对了一下两个曲辕犁,摇摇头说道:“手艺高又有什么用,是手艺再高再精美的曲辕犁,也不能多耕种二亩地,墨家的曲辕犁虽然粗糙,但是做工简单结实耐用,用于耕田已经足够了。”

    公输鸿既然能当公输家的家主,当然不是全凭手艺,眼光同样不差,相对于公输家的工艺追求精美,墨家的工艺却是追求极简,用最少的木料做出工具,造价当然低得惊人,如果用同样的价格,来卖曲辕犁,公输家估计都要饿死。

    “家主何必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威风?”公输轮不服道。

    “墨家隐世千年,墨家子更是名满长安城,如果我们不能做到知己知彼,真正的认识对手,从何谈起超越墨家,振兴公输家。”公输鸿盯着公输轮厉声道。

    “是!家主!”公输轮心虽然不服,但还是低头受教道。

    其他公输家子弟也是纷纷点头,眼再也没有丝毫的轻视神色,对于赫赫有名的墨家,是再小心也不为过。

    “再说,鲁鼎这个弃徒都能被封为大将作,如今我们公输家正式出山,又何愁大事不兴。”公输鸿激励道。

    “对,再说太原王家可是已经承诺,定然会全力支持公输家,到时候公输家定然能够重新崛起。”公输轮兴奋地说道。

    鲁鼎可是被他们赶出来的弃徒,连公输家的姓氏都不能用了,能在长安城当了官员,更何况他们。

    看着一脸热切的公输家子弟,公输鸿不由得露出笑容,公输家要想得到支持,必须实现体现自己的价值。

    一个套简单的制作筷子的器械换来了长安城东市的一家店铺,怎么做怎么划算,公输鸿越来越觉得自己正面对墨家实在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只有墨家强大,才能体现公输家的价值。

    “父亲,不好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急声道。

    “浩儿!怎么了?”公输鸿看着少年一脸焦急道,此人正是他的儿子公输浩。

    “墨家?……墨刊……”公输浩跑的急,一脸结结巴巴的说道。

    “墨家?墨家难道欺门来?”公输轮豁然起来,其他公输家子弟也是纷纷聚来,一脸的同仇敌忾。

    “不是……你们看?”公输浩急的说不出话来,一把将手的墨刊递到了公输鸿的手。

    这是一个单张的增刊,面醒目的几个大字:“公输家族来了。”

    “家主,墨家是不是在面说我们的坏话了!”公输轮在一旁等的焦急道。

    公输鸿满脸怪异的摇了摇头,墨刊增刊不但没有丝毫公输家的坏话,而且站在极为公正的立场高度赞扬了公输班所有的发明,以及人类进步做出的贡献,更是用期待的语气,鼓励公输家再接再厉,为大唐继续奉献。

    当公输鸿神色怪异,将墨刊传过给公输轮等公输家子弟。

    以德报怨,墨家竟然替公输家说好话,简直是了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