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王喆的报复
    墨刊刊登一马失社稷,再一次把墨子密著推到了大唐百姓面前,无论是秀才举人,还是平民百姓,都大开眼界。

    一直以来,人们都自认为大唐就是世界的中心,周围都是蛮夷地区,可是读了墨子密著之后,众人这才发现,大唐之外,竟然还有如此广阔的天地。

    而墨家先祖已经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率先游历了更加广阔的田地,这才有了墨家沉寂千年的复兴。

    墨顿一股脑的将锅都甩给了墨子密著,虽然圆了一些谎言,但也造成了有人认为墨顿只是凭借先祖的恩惠才有今日的成就,其本身并没有多大的才华。

    而王喆和长孙冲就是其中的代表。

    “墨家子!不过是仗着先祖遗泽罢了!真是小人得志!”

    教司坊中,长孙冲和王喆举杯对饮,不停的再给王喆打抱不平!

    一个是当朝第一显贵公子,一个是五姓望族的嫡系,二人早已经熟识,而且这一次二人都有一个相同的仇人墨顿,自然而然的凑到了一块了。

    “碰!”王喆重重的将酒杯放在桌子上,一脸的不忿。

    这一次和墨家子交手,自己简直是输得莫名其妙,明面上自己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墨家子虽然买了不少的伤马,但是却传出了马蹄铁这样的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神器,从长远来说,王家商行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伤马之忧患,可以说不但没有吃亏,反而大赚。

    但是对于王喆来说,他本人的威信却受到了极大地打击,尝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失败。

    “墨家,不过是一群破落户而已,他还以为是先秦时期墨家风光之时?”王喆冷笑道。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不只是说说,现在依旧是儒家一家独大,别看墨家村这一段时间来,顺风顺水,其实是因为墨家的所作所为对整个大唐有莫大的好处,在这个大潮流下,掩盖了儒墨之间的矛盾。

    “嘘!王兄慎言!墨家子现在可是深得圣宠,可不能乱说!”长孙冲状似好心的提醒道,其实更是火上浇油。

    王喆闻言更是怒火中烧,冷哼一声道:“长孙兄又何必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一个小小的墨家子还能翻得了天!”

    长孙冲苦笑道:“王兄,有所不知,墨家子行事极为诡异,每次总能在绝境之时都会用匪夷所思,闻所未闻的方法,绝地反击。”

    长孙冲也是苦恼不已,他一共和墨顿有过两次冲突,那一次都自认为是十拿九稳,但是都被墨顿用闻所未闻的方法化解,一个是新式画技,一个更像是天方夜谭的画像师手法。

    长孙冲并没有隐瞒自己和墨顿的冲突,详细的向王喆讲解自己那两次憋屈的失败经历。

    王喆也是深有体会的点了点头,伤马之事自古就有,无数牧马人想尽了办法却无可奈何,可偏偏在墨家子手中玩出了花样,先是伤口缝合之法,后又有马蹄铁横空出世,直接彻底解决伤马问题,不知怎么回事?墨家子每一次都能弄出一两个前所未见的古怪东西扭转乾坤。

    “墨家虽然有点小手段,但是经商和墨技可不同,之前墨家村小打小闹,那就算了,既然墨家准备插手长安商业,那也要看我王家同意不同意!”王喆傲然道。

    王家商行在长安城那可是绝对的霸主地位,再加上五姓望族同气连枝,封杀一个小小的墨家村,那可是轻而易举。

    就像许财神一样,偌大的名气,还不是一夜之间轰然倒塌,分崩离析。

    也许写诗自己不行,但是对于经商王喆自认为不输于任何人,既然墨家村想要大规模的进入长安商界,那就要先过他王喆这一关。

    “封杀墨家村?”

    王掌柜震惊的看着一脸傲然的王喆,心中闪过一丝激动,只觉地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

    “对,墨家子招揽许财神,不就是想要发展墨家村商业么,在长安城我要他成为第二个许财神!”王喆傲然道。

    “少爷威武!墨家子不过是一个黄毛小子,怎么敌得过少爷,只要是少爷出马,墨家村定然会土崩瓦解,到时候墨家村再次回到穷苦落魄,定让墨家子到少爷面前跪地求饶不可!”王掌柜谄媚道,他当然知道王喆的心病是什么,能让墨家子低头,定能让王喆面子大涨。

    王喆听到王掌柜的恭维,自得一笑道:“墨家子既然是以活鱼发家,那我们就先断他这一路。”

    王掌柜闻言,脸色顿时一僵,不由的谄谄道:“少爷,活鱼生意墨家村都是自己人卖,总不能禁止百姓去买吧!”

    “那就找牙行去查它!”王喆皱眉道。

    “少爷,墨家村卖的是活鱼。牙行也没有办法呀!”王掌柜苦涩道,这一招他早已经用过了,可惜牙行根本不理会,墨家村卖的是活蹦乱跳的鲜鱼,根本找不到借口。

    “对了,少爷,墨家村卖的最好的是曲辕犁、耧车、水车和压井,不若从这方面着手!”王掌柜连忙转移话题道。

    “蠢货,这些都是农桑之本,上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要是想死,就别拉着本少爷!”王喆怒声道。

    大唐以农为本,而曲辕犁耧车水车压井乃是极为重要的农具,关系到国家之本,如果王喆真的搞手段,恐怕就连太原王家也保不住他,王喆虽然并没有从政,但是作为世家子弟,这点政治敏感还是有的。

    “少爷,误会了!小的意思既然这些农具如此重要,怎能让墨家村一家独大,不若我等找一些工匠多多仿制,一来可以分得利润,二来也算是为农桑之本做了贡献,恐怕就是陛下知道了,也说不出什么来。”王掌柜得意道,只有能够大量的仿制这些农具,定能给墨家村造成莫大的损失。

    王喆闻言一喜,连连点头,这倒不错的注意。

    “而且墨家也不是没有对手,听说先秦时期,墨家和公输家乃是死对头,如果能够找来公输家之人,定能将找到对付墨家的方法。”王掌柜继续道,他为了报仇,可谓是下足了功夫,以前他人微言轻,就是找到了公输家之人,也人家也不会搭理他,可是太原王家出面就不一样了。

    “好,立即去找公输家族,相信他一定会很愿意和王家合作!”王喆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心中畅快至极,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对付墨家子的手段。

    “是,少爷!”王掌柜应声道。

    “不过,这一段时间也不能放过墨家!”

    无论是仿制还是寻找公输家之人,都不是一时半会的能够完成的,王喆可没有那么长的耐心等候,让墨家子继续得意下去。

    王掌柜想了想道:“墨家村在长安城的产业除了活鱼就只有墨医院和即将组建的墨家美食城了!”

    “墨医院?”王喆立即摇了摇头,旁人不知道王喆却是清清楚楚,墨医院的成立可是和太子李承乾在背后鼎力支持,而女医学院也是为了长孙皇后的病情,这些根本动不得。

    “那就先拿墨家美食城开刀!”王喆狠声道。

    “可是少爷,听说这些美食城可是有三位国公公子的份子?”王掌柜小心翼翼的说道。

    王喆闻言顿时一滞,对于秦怀玉三人和墨家子的关系,他也是早有耳闻!

    不过,那又如何,反正王喆和三人也不是一个圈子的,本来就不和。

    “放心,你就放心去准备,秦怀玉三人自然会有人对付!”王喆想到了长孙冲的许诺,信心满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