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马!马!一马失社稷!”

    李世民看着墨刊头版头条,默念墨顿引用莎士比亚名言,不由的感慨万分!

    马蹄铁就像是一层窗户纸一般,一捅就破,既然墨家村已经采用了马蹄铁,那肯定就会传开,还不如墨家自己公开。

    所以最新一期的墨刊头条墨顿就用一马失社稷的故事,推广马蹄铁。

    “一钉损一马,一马失社稷。的确是发人深省的故事!”长孙皇后也是感慨连连,她也是熟读诗书之人,当然知道这里面蕴含的道理。篇

    “这个小鲶鱼,还真是能折腾,竟瞎出风头!”

    李世民愤愤的说道,语气之中却带着丝丝的酸气。

    一个简单的伤马事件,竟然被墨家子弄出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先是五百匹伤马,再配合《马说》,再有伤口缝合之法,引起医家的伤病实验,最后竟然还弄出一个马蹄铁,加上一马失社稷的故事。

    到最后便宜被他占了,风头也让他出完了。

    长孙皇后不由的抿嘴偷笑,对于丈夫的心思,她可是知道甚详,知道这是李世民炫耀式的抱怨。

    “这个小鲶鱼再折腾,最后收益的还不是陛下你么?”长孙皇后娇嗔的瞪了墨顿一眼。

    李世民哈哈一笑,满脸自得,这天下要说谁的马匹最多,那就非得数皇家不可,光是整个一个御马监,那供养的马匹那可是就不在少数,更别说还有偌大的军队,骑兵历来都是最费钱的兵种,更怕的是如果训练过狠,很容易造成战马的损伤。每年军中损伤的战马就不在少数,有了马蹄铁和伤口缝合之法之后,每年光是这一项就能省下不少开销。更何况,一个训练有素的战马,那可不是单纯的钱粮能够比拟的。

    “还算这小子识趣,把这等利国利民的东西公布出来,朕这次就放他一马。”李世民愤愤的说道,不光嘴角里怎么也掩盖不住笑意。

    关于马蹄铁,李世民知道的要比长孙皇后要早得多,李承乾从墨府一回来,就第一时间向李世民禀报了马蹄铁的作用,毕竟作为太子,这点政治觉悟他还是有的。

    李世民一直引而不发,就是在观察墨顿,好在墨顿没有让他失望,主动公开了马蹄铁,让大唐百姓受惠。

    “墨顿是一个好孩子,你就知道欺负他!”长孙皇后不由得白了李世民一眼,她现在怎么看墨顿就很顺眼,才华横溢,写出马说这等绝世名篇,心地善良,公布马蹄铁造福了多少百姓。更重要的还和李承乾的关系很好。

    “观音婢,你不知道,玉不琢不成器,墨烈过世的早,墨家村没有人能管得住他,这小子野惯了,要是不严点,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情来。”李世民一副我是为了他好样子,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

    长孙皇后想了想也是,墨顿现在几乎是无人管的状态,有李世民压着也未尝是件坏事。于是墨顿以后悲催的命运,就这样愉快的定下了。

    “来人,立即在军中推广马蹄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战马适应。”李世民想了想立即吩咐道。

    “是!”庞德立即领命而去。

    有了马蹄铁,军中战马再也无忧了,以前爱惜马力根本不敢大规模操练,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顾虑。,一旦训练加强,大唐骑兵和游牧民族游骑兵的差距将会进一步缩小,再加上大唐的兵甲之利,就是对阵任何队手,也不惧怕。

    解决了军中一大隐患之后,李世民不免有些得意自满,如此大的功劳,李世民通常都会大赏特赏。

    可是想到墨家子一下子捞了五百匹伤马,据信息传来他新招的掌柜在洛阳也弄了不少伤马,短短的几天就赚了几万贯也不止,李世民也觉得自己的那点赏赐也实在是拿不出手。

    这种自己捞好处,不依靠皇帝的赏赐的臣子,让李世民欣慰的同时,也颇为遗憾,总觉得自己好像少了点什么!

    要是让墨顿知道了一定会大呼冤枉,再多不嫌多,再少不嫌少,赏赐尽管来。

    ……………………

    “一马失社稷!真是发人深省!”

    “谁还敢说墨家子不懂马!”

    …………

    沸沸扬扬,轰动长安城的伤马事件,经过这次墨刊之后,彻底落下了帷幕。

    墨家子全胜,名利双收。

    周围吃瓜的群众大呼过瘾!羡慕墨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下子白赚五百匹马的同时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得到了好处。

    要说平均拥有马的地方,那一定是非长安城不可,除了自身的富户之外,再加上来来往往的马车,估计都会选择在第一时间装上马蹄铁。

    “砰砰砰!”

    长安城各个大大小小的铁铺之中,几乎个个都是生意爆满,打铁之声络绎不绝。

    饶是如此,依旧是供不应求,马蹄铁只要打造出来,立马就被抢购一空。

    这一次马蹄铁生意,墨家村并没有参与,仅仅将打造了五百匹的马蹄铁之后,墨顿就力排众议,放弃了这门生意。

    在墨顿看来,墨家村已经得到了最大的实惠,做人不能太贪,这些费时费力的马蹄铁生意周期太短,竞争力也大,没有必要下大功夫。

    墨家村放弃这笔生意,却成了长安城铁匠的狂欢,几乎每一个铁匠铺都赚得钵满盆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马蹄铁的盛宴逐渐蔓延至长安之外,从此以后,大唐再无伤马之忧。

    西市马行!

    王掌柜胆战心惊的看着一脸阴霾的王喆。

    经过墨刊的加成,墨顿大出风头,扬眉吐气,而他王喆则成为一个笑话,人们在羡慕墨家子爆赚几万贯的同时,估计都是奚落一下王家马行。

    “少爷!我们的马要不要打上马蹄铁!”王掌柜战战兢兢的问道。

    这几日马蹄铁在长安城火爆至极,西市马行几乎所有的马行都给马打上马掌,由于王家马行和墨家子的恶劣的关系,王家马行并没有给马打上马蹄铁,结果这几天生意惨淡至极,要么卖不出去,要么买马的拼命压价。

    “打!为什么不打,马蹄铁又不是它墨家的!”王喆咬着牙恨声道,虽然此举有服软意思,但是他可不想向墨刊里故事里的主角一样,一马失社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