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尚贤
    a ,最快更新墨唐最新章节!

    “招人?”

    墨顿诧异的看着李夫子!

    李夫子点了点头,他这一次来长安除了为墨顿站台,宣扬墨家村的义务教育之外,还有就是受到了李义和老张头的吩咐,前来和墨顿商议墨家村人手短缺的问题。

    “墨家村现在用工的地方很多,光是老张的作坊就已经用了墨家村一半的人,再加上了村卫队,运输队,长安城的人手,派往关中各地的人手。已经将人手全部用上了,如果在不招人,恐怕收秋的时候,估计连收庄稼的人手就没有了!”李夫子一板一眼的和墨顿说着墨家村的现状。

    听着李夫子的炫耀式的抱怨,墨顿不由得感叹一声,墨家村在半年前还贫困不堪,人人都是困守村庄,守着田地靠天吃饭,谁能知道半年之后,竟然出现人手不够的局面。

    “招人也行,不过正好墨家村的也需要转型了。”墨顿想了想说道。

    墨家村的业务过多过杂,之前墨顿是为了让墨家村全体老少都能找到生计,选的项目大都是劳动密集型,现在既然形式转变,墨家村的格局也该转变不能仅仅局限于自己一个村庄了。

    ……………………

    “墨家村招工了!”

    “月薪三百文,识字的月薪三百五十文,又识字又会算账的月薪五百文!”

    长安城各个用工地点,都有一两个墨家村少年拿着墨刊大声的吆喝着。

    墨家村的招工广告再一次引爆人们对教育的重视,这一次墨家村可是下了重金,虽然之前墨家试验田打井的时候临时工曾经开到一天五十文,那是关系到墨家试验田的收成,刻不容缓,也只能花钱买时间了。

    而普通劳力月薪三百文在长安城绝对不低,一个月三百文的价格绝对是良心价,更别说还有五百文的天价。

    人们第一次发现原来知识真的和财富挂钩。原来考功名的确是能够做官飞黄腾达,但是那只是一小部分人的福利,而墨家村的这一次招工,让人们真真正正的知道什么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一月五百文!”

    南城门外,几个劳力在一起议论纷纷。

    这个消息在长安城那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之人无不咂舌不已,五百文在当时的长安城那可是绝对的高工资。

    “你这个文盲就别想了,人家要的是即识字又会算账之人,你要去能一个月能领三百文就不错了。”一个麻衣汉子调侃旁边的黑脸大汉道,文盲这个词可以说是今年除了墨家子之外最火的词语了,尖酸刻薄,却又入木三分。

    一个月三百文也比现在的工钱要多。

    “三百文怎么了,那也不少了,你不就是仗着识几个字么?”黑脸大汉羞怒道,哪怕是一月三百文,也比在这城门上朝不保夕强,那可是实打实的收入。

    “那也是每月三百五十文!”麻衣大汉傲然道。

    “老马这次可发达了!你小子可是读过两年私塾,又会记账!”一个麻大汉感叹道,一身腱子肉孔武有力,一脸羡慕的看着不远处消瘦的汉子,

    老马是他们之中最瘦弱的一个,平时干活的时候力气不大,每次的工钱的都是他们之中最少的。不过脑子灵活,平时都是老马帮着众人记账,从来没有错过。

    他们几个都是准备去这一次墨家村招工,可让老马翻了身,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时的时候,都是黑衣大汉工钱最高,老马最少,现在风水轮流转,竟然是老马最多,他最少了。

    长安城周围类似的事件很多,不少识字之人纷纷选择去墨家村,或者是原来的东家纷纷涨价留人。

    一时之间,有知识有学问之人竟然成了抢手货。

    而类似周臣的短期扫盲班的生意异常火爆,人人都会算这一笔账,让自己的孩子上半年学才花一百文,将来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够挣回来,怎么算都不亏。

    以前上学堂花钱多不说,还不一定有出路,现在有切切实实的利益在眼前,自然带动教育的兴起。

    长安城,群贤坊。

    “就是这里?”墨顿皱眉的看着面前的一个破败的胡同,胡同里只有零星的两三户人家,路口污水遍布,垃圾成堆。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

    铁安也是一脸皱眉,警惕的看向四周,这种地方平时最为混乱。

    “少爷!按照牙婆给的消息,的确是这里无疑。”墨二说道。墨二是几兄弟之中最机灵的一个,在长安城最熟悉,平时就是负责帮着墨顿跑腿。

    在墨二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一个破旧的茅草屋前,茅草屋很破,墙上遍布裂纹,很显然已经很有年份了,和墨家村的危房有一拼,这样的房子在长安城可不多见。

    还没有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打砸声和女子的哭泣声。

    “姓许的,你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的答应公子的要求,否则你这个家将永无宁日!”一个嚣张的声音屋内传来。

    墨顿一听,皱眉道:“铁安去看看!”

    “是!少爷!”铁安应声道,铁安一个闪身,直接进入屋内!

    霎时间,几声惨叫传来,三个青皮被铁安一一丢出屋外。

    “你们是谁,竟然胆管我麻三的闲事!”为首的青皮慢慢的爬起来,畏惧的看着铁安,虚张声势道。他可是见识到了眼前铁安的武力,他们三个在铁安手中根本走不下一招,就被丢了出来。

    “还不走,想继续挨揍?”铁安一握拳头,眉头一竖道。

    麻三顿时心中一虚,看着铁塔一般的铁安,再看看门口两个少年,为首的一身锦衣,显然是显贵人家。

    “姓许的,这一次算你走运!”麻三看着屋内恨恨的说道。

    “多谢公子援手,许某让公子见笑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走出屋外,对墨顿拱手行礼道,以他的眼光,明显可以看出这三人以墨顿为首。

    “敢问可是许杰许先生!”墨顿拱手道。

    “不才正是,敢问公子找许某可有要事。”许杰连忙回礼道。

    “在下墨家村墨顿,诚聘先生为我墨家村外事掌柜。”许杰永远也忘不了这天,一个少年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给他最大的尊重。

    “多谢公子的厚爱了,只是许某得罪了一个得罪不起之人,刚才那几个青皮不过是几个马前卒而已,在下承蒙公子搭救,不敢再为公子添麻烦。”许杰苦涩道。

    “敢问先生可有债务纠纷!”墨顿扬眉问道。

    “不曾!”

    “可有官司在身!”

    “不曾”

    墨顿自信道;“那墨某自认为没有任何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