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二十四功臣画像完成
    “你们二人一把年纪了,都活到狗肚子里面了!”李道宗看到二人前倨后恭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屈突寿和张大象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平时也是位高权重,在李道宗面前也只能唯唯诺诺,点头哈腰的赔不是。

    “李叔教训的是!是侄儿有眼无珠了,错怪了墨老弟!”张大象很是光棍的认怂道。

    张大象这个名字强大,不光如此,他的两个弟弟一个叫张大素,一个叫张大安,估计是族谱之上,排到了大字辈了,实在是不好起名字。

    屈突寿也是连连赔罪,李道宗不光是是皇族身份,更是战功赫赫,地位实在是太高了,屈突寿只能听着。

    “墨顿,这两个蠢货老夫已经骂过他们,老夫厚着脸皮给他们求个情!你莫要给他们一般见识!”李道宗恨恨的瞪了他们一眼,向墨顿求情道。

    “墨侯爷,我等父辈和先父共有袍泽之情,还请墨侯爷看在先辈们昔日的情分上,原谅我等。”张大象恳切的说道。

    “光是嘴上说说!”李道宗冷哼一声道。

    屈突寿这才恍然,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张泛黄色的文书,递过来。

    “地契?”李道宗接过来一看,眉毛一挑道。

    “我等知道墨家试验田正在试验新式农作物,就连陛下也是赞不绝口,但是一百亩实在是太小了,恐怕会耽误陛下大事,我等二人正好有四百亩田地和墨家试验田毗邻,特意赠给墨家试验田,略尽一点绵薄心意,也算是回报陛下对我等的大恩大德。”屈突寿做事十分敞亮,明明是和墨顿赔礼,却让墨顿收的不担一点责任。

    说实话,四百亩田地对两个国公府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这些田地可都是靠近长安城的土地,那就尤为难得了,更别说他们二人能够专门弄到毗邻墨家试验田的田地,这就更显得二人的诚意了。

    两大国公亲自上门服软,可以说给足了墨顿面子,再加上李道宗亲自求情,墨顿也不好拿捏什么了。

    “二位国公客气了,二位国公为国奉献一生,在下为二位老国公绘画本是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至于这些厚礼墨某实在是愧不敢收。”墨顿推辞道。

    “收,怎么不收!要是不收,怎能让这两个蠢货长长记性,再说了墨家试验田早一日培育出高产的种子,那可是我大唐百姓最大的福气。”李道宗不等墨顿拒绝,一把接过地契。

    “放心,这可是你应得的赔礼,可不是受贿,老夫保你这一点事也没有。”李道宗低声的保证道。

    墨顿顿时苦笑不已,他现在才想起历史上对这位王爷的评价,那可是相当的爱财,既然李道宗已经做主接了,墨顿也不好再拒绝了。

    看到墨顿没有再拒绝,张大象和屈突寿也是松了一口气。

    “不知墨侯爷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等亲自上门请教。”张大寿姿势放得很低。

    “还等什么时间,我看现在就行,”李道宗干脆道。

    “不知墨老弟可否方便?”屈突寿问道,他也是心急,越早解决这件事情,就越早挽回蒋忠公府的声誉。

    墨顿想了想,他这次来帮刑部画像,画笔画家纸张什么全部齐全,就点头道:“在下倒没有什么?只是我要绘画需要好几个和二位老国公亲近之人口述。”

    “墨老弟放心,人我们早已经到齐了!”张大象指着不远处早已经等候的几辆马车道,他们早已经从殷老夫人口中得知了墨顿画画的条件,提前准备齐全。

    “本王对两位老友也是熟悉的很,应该也能帮上忙!”李道宗道。

    既然如此墨顿还能说什么,立即借了刑部的地盘,直接开工得了。

    当张大象和屈突寿拿着屈突通和张公瑾的画像,对着墨顿再三感谢,含泪离去的时候,整个长安城都将目光集中在莱国公府。

    至此为止,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画像已经完成二十三幅,就剩下莱国公杜如晦的画像没有完成。所有人都在看杜府准备如何做。

    “逆子呀!”

    莱国公府中,一脸怒容的杜氏恨铁不成钢的怒斥跪在杜如晦灵前的杜荷。

    此时的杜荷一脸灰败,再也没有昨日的嚣张跋扈,坏消息一个接一的从传来,先是他认为蠢货的殷元亲自上朝为墨家子证明清白,接着又是阎立本拒绝绘画,断了他最后的一丝后路,再加上蒋忠公府和邹国公府反水,直接让莱国公府处于风口浪尖之上。

    “我就不相信墨家子敢不给父亲画像!”杜荷依旧嘴硬道。

    “墨家子是不敢,可他每拖一天,我杜府就多一天成为长安城的笑柄,就会失去一份帝心,你父亲辛辛苦苦经营的清誉将会毁于一旦。”杜氏凄然道。

    “嫂子莫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尽快取得墨家子的原谅,将二哥的画像尽快画出来。这样才能挽回杜府的清誉。”一旁杜楚客安慰道,他是杜如晦弟弟,莱国公府出这么大的事情,杜氏第一时间将其请来商议。

    “一切全凭小叔做主!”杜氏无助的说道。

    杜楚客想了想说道:“据我所知,屈突寿和张大象是在江夏王的说情下,又拿出了毗邻墨家试验田的四百亩地,这才了结此事。”

    “四百亩地简单,我杜府一家都可以拿出来。”杜氏急忙道。

    “嫂子莫急,既然要显得我杜府的诚意,自然不能和他们两家的赔礼一样,我记得,杜府在国子监附近还有一处宅子,而墨家的墨医院为皇后娘娘的病情,正在筹备女医学院,不如以此宅为赔礼,让墨家子无法拒绝。”

    国子监附近的土地那可是价值不菲,但是此刻杜氏却一点也没有心疼的意思,直接让管家拿出地契交给杜楚客。

    “这件事情的起因在于荷儿,恐怕……”

    杜氏看着杜荷一眼,痛心的闭上眼睛道:“请转告墨侯爷,就说荷儿从今往后,将回老宅为亡夫守孝三年。”

    “母亲!”杜荷愕然的看着母亲,回老宅守孝三年,那岂不是说三年内他再也不可能来长安城了。过惯了长安城的繁华,让他老家过那些枯燥的守孝日子,拿笔杀了他还难受。

    看着母亲坚定的表情,知道母亲是认真的,颓然的垂下头,心中对墨顿的嫉恨达到了顶点。

    杜楚客张了张嘴巴,他原来是想说让杜荷亲自上门赔罪,没有想到杜氏竟然下此重手。

    不过看着依旧不服气的杜荷,杜楚客还是觉得杜氏的做法是对的,要不然这小子指不定以后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可惜,杜氏和杜楚客要是知道以后杜荷鼓动李承乾造反,给杜家几乎带来灭门之灾,恐怕现在掐死他的心都有。

    当晚,杜楚客亲自上门赔罪,墨顿得知杜府的赔礼和杜荷的惩罚之后,知道杜府的诚意。

    墨顿也想尽快解决这件风波,连夜以杜楚客为模板,画出杜如晦的画像。

    至此,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的画像全部完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