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负荆请罪
    随着朝堂结束,殷小国公亲自上朝为墨家子正名的消息也快速的在长安城传来。、

    这个时候,长安城的百姓,这才相信,墨家子画出了从未谋面的郧节公。

    随后更劲爆的消息传来,刑部竟然借助墨家子的绝世画技,一个时辰内破掉了前几天轰动长安城的太平坊的灭门案。

    “大盗凶狼,知道不!手段极其残忍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而且非常狂傲,每次作案都会专门留下一个活口,专门替他传话,可此僚又偏偏极其狡诈,每次作案都会潜伏数年,一直逍遥法外。

    可惜这一次碰到了墨家子,那个活口将大盗凶狼的相貌特征一说,墨家子唰唰唰将其画了出来。刑部人马,按照画像不到两个时辰,就将大盗凶狼缉拿归案。”酒楼之中一个说书先生手舞足蹈的说道。

    “好,真是太快人心!”食客顿时轰然叫好。

    “墨家子,不愧是墨家子!”

    “神乎其技呀!”

    酒楼众人不禁赞叹道,谁能想到墨家子真的能够借助别人的眼睛,画出从未见到过的人

    大反转,惊天大反转。

    一夜时间,墨家子的名声从如日中天到万人讨伐,却又绝地反弹,一飞冲天。

    “少爷,还是原来的少爷!一点没变,从不让人失望!”墨家村和墨府也是扬眉吐气,一扫之前的憋屈。

    “咦,对了,既然墨家子能够画出才见到过之人,那杜家、屈突家和张家怎么办?”有人突然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怎么办,凉拌!

    随着消息一个个传来,屈突家和张家杜家顿时如遭雷击。

    昨天他们还将墨家子拒之门外,让整个长安城看他的笑话,哪里想到现世报来的如此之快,一夜之间,他们成为了长安城最大的笑柄了。

    问题是他们拒绝了墨家子并不打紧,以他们的地位并没有将墨家子放在眼里,但墨顿可是李世民亲自派遣的凌烟阁画师,那可是代表着李世民,让墨家子拒之门外,你让李世民怎么想,是不是拒绝上凌烟阁呀!

    自从四位国公去世以后,四家都在走下坡路,凌烟阁是他们富贵百年的最大保障,只要自家不犯浑,只要大唐在,他们就能继续保证荣华富贵。

    如果是四家同时将墨家子拒之门外还好,可是偏偏郧节公府偏偏给了墨家子机会,让其得势翻身,这个三个国公世家出了天大的难题。

    阎府。

    阎立本和阎行健瘫坐在软榻上,相对无言,久久不能平静。

    “怎么可能?”阎行健不敢置信,他和阎立本都神韵画道,当然知道没有人能够凭空画出一个才未见到的人,但是却没想到墨家子却另辟蹊径,利用至亲之人为模板,再通过熟悉之人口述修改,竟然凭空将人画出。

    “神乎其技呀!”阎立本惊叹道。

    在墨顿没有教司坊扬名之后,阎立本可谓是大唐第一画师,在绘画一道上不输于任何人,但是墨家子的横空出世,新式画技的惊艳,让他意识到原来绘画还能够达到如此逼真,经过不断地临摹练习,阎立本自信已经掌握了这种新式画技,可是墨家子再一次给了他震撼。

    “伯父,你能不能做到这一点!”阎行健问道。

    阎立本摇了摇头,他虽然是绘画天才,但是毕竟才学了月余新式画技,根本达不到如此地步。

    “好在伯父曾经见过三位国公,不用如此麻烦。”阎行健庆幸道。

    “伯父的确是见到过三位国公,但是时间已经久远,很多记忆已经模糊,而伯父最为熟悉的杜相,画出来也只有四五分相似而已,至于其他二位国公,能够三分相似就不错了。”阎立本苦笑道。

    其实当时李世民下令建设凌烟阁的时候,他是画师的第一人选,他之所以推迟不受,一方面是因为新式画技他的确是刚学,根本达不到墨顿的水平,二来他就是敏锐的察觉到这些过世功臣画像的难题,尤其是郧节公殷开山,他的确是一面未见。

    “三分?”阎行健苦涩道。

    墨家子画出的郧节公画像可是让殷氏激动的晕了过去,可想而知多么相像,三分相像和其对比,显然不能让屈突家和张家满意。

    “你去告诉三家,就说如果墨家子没有这凭空画像的绝技,伯父义不容辞愿意帮忙,而现在既然墨家子有此绝技,我阎立本也没有必要献丑了。”阎立本道。

    “啊!”阎行健顿时傻眼了。

    他为了报复墨顿可是两头瞒,一方面对着三家大打包票,说伯父一定能够画出画像,另一方面却对阎立本说三家请求阎立本帮忙,恐怕现在两边都没有发交代呀!

    “去吧!他们三家会理解的,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你就回老家吧!”阎立本也是一个精明之人,早已经察觉阎行健的把戏,他一开始之所以答应给三家画像,一方面是他也不相信墨家子能够凭空画出三位国公,另一方面也有争一口气,墨家到最后还要自己帮其收摊,夺回曾经属于自己画坛的地位。

    阎行健闻言一震!心中苦涩万分,他知道伯父已经放弃了他。自己这一趟回去,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长安城了。

    “哈哈哈!墨顿你小子果然名不虚传,要不是你小子的这一手绝技,哪能这么轻易的就抓住了此僚!”一身黑衣,身材健硕的李道宗把这墨顿从刑部大门走出,对着墨顿赞不绝口道。

    一个长期逍遥法外,让长安城蒙羞的穷凶极恶之徒,竟然在一个时辰内被抓捕归案,这简直是破了刑部破案的记录了,这也让他颜面大涨。

    “王爷过奖了,小子哪敢居功,都是刑部上下部署得力,王爷指挥有方。”墨顿谦虚道。

    “你小子就别谦虚了,不过你这画技对于破案用处不小,不知……”李道宗不好意思的说道。在这个时代,破案工具极其简陋,没有照片,也没有监控,全凭人证物证,而且罪犯一旦脱离逃脱很难抓住,有了一个专门的画像师,将罪犯的画出来,对于指认抓捕罪犯的用途实在是太大了。

    “王爷放心,过一段时间王爷派遣一些能手过来,小子保证倾囊相授。”墨顿拍着胸口保证道。

    “好!”李道宗越看墨顿越顺眼,发现这小子和刑部实在是有缘,要是在大一点,肯定就把他拉到刑部来。

    “王爷!墨侯爷!”

    墨顿和李道宗刚刚走出刑部的大门,两个一身锦衣的中年男子一脸谄媚的迎了上来。

    “屈突寿,张大象!”李道宗看到二人不由的皱了皱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

    墨顿听到二人的名字,顿时恍然,原来是新任的蒋忠公和邹国公来了。

    “墨侯爷,我等二人有眼不识泰山,特来负荆请罪来了!”二人异口同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