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轰动
    清晨,墨顿迎着初升的第一缕阳光,走进了国子监。

    这一段时间,墨顿为了画凌烟阁的画像,趁机请了不少假,让秦怀玉几人眼红不已,就是墨顿也觉得自己缺课实在是太多了,要是再说不来,估计孔颖达要发飙了!

    所以画完郧节公殷开山的画像之后,墨顿自动认为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自觉地来到了国子监。至于那三家的画像,谁爱画谁去画,墨顿可没有那么大度被羞辱之后还亲自上门。

    墨顿刚一进入就发现周围异样的目光,无论是门卫还是往来的学子,一个个都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墨顿。

    很显然墨顿被三拒门外,又将郧节公的遗孀气晕的消息,在有心人的特意传播下,已经传遍了国子监。

    墨顿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不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自行的走向丙舍学堂。

    “杜相乃是我等国子监学子的楷模,墨家子竟然借其清誉,沽名钓誉!实在是可恨至极!如此不择手段,追逐名利之徒,我熊茂林耻于与其同班。”

    丙舍之中,熊茂林一脸正义,慷慨激昂的痛斥墨顿,他看到墨顿这一次遭殃,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不但如此!他还不死心,被蒋忠公府和邹国公府拒之门外之后,还将魔爪伸向了郧节公府,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直接将郧节公的遗孀气晕在地!如此丧心病狂,我辈羞于此人为伍。”

    王凌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道,他本是甲舍的学子,却偏偏跑到丙舍大肆诋毁墨顿。

    墨顿现在有两个护身符,一个是侯爵身份,另一个就是国子监学子的身份。长孙冲的计策就是不但在朝堂之上攻击墨顿,还在双管之下,就连国子监也不放过,彻底将墨顿搞臭,永不翻身。

    当下就和王家父子一拍即合,也就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墨顿本身也没有错,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登门绘画,本身就是他的任务,谈不上沽名钓誉玷污杜相的清誉吧!”孔惠索皱眉反驳道。

    “怎么不是?墨顿四年前在哪,恐怕还在墨家村吃糠咽菜的吧!更别说郧国公了,墨顿的绘画是厉害,可也不能凭空画出一个从未见到过的人吧!”王凌肆意的诋毁墨顿。在他看来一下子得罪四位国公府,墨顿这一次怎么也翻不了身了。

    孔惠索等人不由的气结,有心为墨顿的辩驳,却自己心中也没有底气。

    “是么?你怎么知道我画不出来!”一个声音在其身后响起。

    “墨顿!”孔惠索等人看到墨顿惊喜道。

    “你没事吧!”祖名君忙问道。

    “没事!”墨顿给其一个放心的眼神。

    “墨顿,你还敢来国子监!你自己倒霉也就算了,竟然还要连累国子监的声誉!简直是丧心病狂”王凌厉声指责道。

    “墨顿,我等已经上报祭酒大人,你要是还有点羞耻心,就自己卷铺盖走人!”熊茂林小人嘴脸暴露无遗,原本看到墨顿就认怂,现在自认为得势,就立刻翻脸。

    “是么,可惜我已经画出了郧节公的画像!”墨顿一副替二人惋惜的表情。

    “哈哈哈!墨顿你到现在还死鸭子嘴硬,你要是能够画出来,不用你卷铺盖了,老子自己卷铺的走人!”熊茂林看到墨顿倒霉,兴奋的脸色涨红,脱口而去道。

    “墨顿,不好了,刑部来抓你了!”秦怀玉三人匆匆跑了进来,大惊失色的说道。

    他们先去找墨顿,福伯却告诉他墨顿已经去了国子监,三人就匆匆而来,才到国子监门口,就发现刑部之人在国子监门口寻找墨顿。

    “啊!”所有人都震惊了。

    “哈哈哈,墨顿,这一次看你还怎么狡辩,这一次你要是还能翻身,老子跟你姓!”王凌一脸狞笑道。

    “你简直是找死!”程处默二话不说,一拳下去,正中王凌的脸颊,而尉迟宝林一言不发加入战局,霎时间,丙舍顿时一阵混乱。

    “墨顿你现在,我们给你挡住!”秦怀玉趁着混乱,赶紧拉着墨顿往外走,三人配合的十分默契,但是却发现墨顿丝毫不动。

    “放心,我已经画出来了,不会有事的!”墨顿心生感动,直接给秦怀玉说了实话。

    “什么?”

    秦怀玉不敢相信的看着墨顿,就连正在混战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也愣住了,混战也停止了。

    “哈哈哈,墨顿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希望你进入刑部大牢也如此硬气!”王凌抹了一把鼻血,癫狂道。

    “不劳你操心,记住你们说的话!”墨顿脸色丝毫不变,用手指着熊茂林和王凌。

    “走吧!”我看看刑部到底找我何事!”墨顿径直向国子监门口走去,丙舍众人纷纷跟了上去。

    “我就是墨顿。”刚走到国子监大门,就看到两个刑部的差役焦急的等在那里,直接上前表明身份。

    “参见墨侯爷。”二人顿时大喜,行礼道,“墨侯爷请移步,我家大人有请!”

    “你家大人?”墨顿疑惑道。

    “我家大人乃是刑部尚书李大人!”稍高一点的刑部差役道。

    稍微矮一点的差役,一招手,顿时一辆马车停在国子监门口。

    “侯爷请上车!”

    “怎么回事,墨家子玷污四位国公的声誉,如此重罪,不应该考上枷锁么?”王凌质疑道。

    “谁告诉你们,墨侯爷玷污国公的声誉,墨侯爷早已经画出了郧国公的画像,李大人这一次请墨侯爷,就是要借助墨侯爷的绝世画技,画出一名穷凶恶极之徒的画像!”

    “画出来了!”刑部差役的话如天雷一般,惊呆了国子监所有人!

    “画出来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墨家子简直是神了,一个人直面殷府众人傲然道:在下的确是没有见到过郧节公,但是我能通过你们的眼睛将其画出来。”

    一个闲汉用手指着自己的眼睛,绘声绘色的说道。

    “啊!墨家子竟然还有这种神仙手段!”周围听众一阵惊呼,虽然官府和墨刊一直宣扬破除迷信,但是这种神仙鬼怪的传说依然禁绝不了,同样一件事情,平平淡淡的叙述和加一些鬼怪之事造成的轰动那可是截然不同的。

    “这你就错了,那根本不是鬼神之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所有人都不相信,在下的表兄的邻居正好在殷府当差,可是亲眼所见墨家子堪称鬼斧神工的绝世神技。当时殷老夫人,郧节公的亲卫数人等亲口叙述,墨家子下笔如有神,刷刷刷就凭几句话就将郧节公惟妙惟肖的画出来,犹如郧节公就在眼前一般。”闲汉激动的手足舞蹈,犹如亲临现场一般。

    “可是长安城盛传墨家子将郧节公的遗孀气晕是怎么回事?”有听众疑惑道。

    “哪里是被气晕,自从郧节公去世之后,殷氏思念成疾,乍一见郧节公的画像,是激动地晕了过去,墨家子得知之后,也是大受感动,连夜又重画了一张,专门赠给殷氏,据说现在殷氏已经不药而愈了。”闲汉说到激动之处,手舞足蹈,众人也是听的更是如痴如醉。

    殷氏不药而愈也许过于夸张,但是从侧面证实了墨家子却是创造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奇迹,那就是仅仅凭借口述,就能画出一个从未见到过的人。

    殷老夫人做事敞亮,她知道墨顿受到了多大的非议,为了回报墨顿,她不但派殷元上朝亲自给墨顿助一臂之力,也在长安城四处宣扬为墨顿正名。

    很显然,眼前的闲汉正是郧节公府授意的,要不然从哪里得来如此详细的消息,这样的闲汉在长安城到处都有,早朝还没有结束,墨顿画出郧节公画像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神乎其技呀!”听到之人无不神往。

    “我就知道,那可是墨家子呀!那岂能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揣度的。”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拍大腿兴奋道,在长安城墨顿屡创奇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