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开中门
    国公府门前,已经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一个个脸上浮现兴奋的神情,都在等着墨家子被四拒门外的好戏。

    “来了来了!”有人听到了国公府内的声响,兴奋的说道。

    众人顿时一阵骚动,纷纷看向国公府大门,只见国公府中门轰然大开,大批的家丁蜂蛹而出,整整齐齐的排成两排隔开人群。

    殷开山虽然去世的早但是毕竟是将门世家,彪悍的家丁一出,顿时整个场面一片肃杀。

    “墨家子这一次要遭殃了,竟然彻底惹怒了国公府。”有人幸灾乐祸道。

    “少爷!”铁安第一时间将墨顿护在身后,一脸悲壮的看着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国公府家丁,不同于鱼帮的混混,这些家丁可都是上过战场的精锐老兵,单打独斗他不怕,可是要是一群,他就是再能打也得跪。

    “让开!”

    墨顿没好气的推开铁安的身躯,墨家村到底还是没有底蕴,铁安根本不知道不知道中门大开意味着什么,当墨顿看到国公府中门大开的时候,顿时松了一口气,知道事情有了转机。

    “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给铁安补补课,要不然这家伙以后还不一定闹出什么笑话。”墨顿心中暗道。

    “大开中门!怎么可能?”人群之中,长孙冲安排的人大惊失色,之前的计划异常顺利,怎么也想不通在最后一个环节出现了如此大的偏差。

    “墨侯爷大驾光临,国公府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殷老夫人一头银发,笑容满面的走出中门,看到门前站如劲松的墨顿,面对三拒门外而依旧面无愠色,执着的走到了郧节公府,就凭这一点已经难能可贵了。

    再看看跟在身后,鼻青脸肿孙子,不由得哀叹一声,要是郧节公有墨家子这样的子孙,何愁不兴。

    “郧节公忠君爱国,勇冠三军,在下早已仰慕已久,陛下也是深感郧节公的开国大功,特意命墨某登门画像,墨某今日前来,一是完成陛下的重托,二是正好借此机会瞻仰郧节公的英姿,想在郧节公的灵位前献上一炷香!”花架子人人抬,竟然郧节公府摆出如此大的阵仗,墨顿自然也是以礼相待。

    “完成陛下的重托!”殷老夫人闻言眼睛一亮,那岂不是和自己的猜测一样,墨家子真的有把握画出肖像。

    “多谢皇上恩典,殷家一定会衔草结环,报答陛下的恩情。”殷老夫人朝着皇宫方向恭敬行一大礼道。

    “多谢皇上恩典!”殷家众人纷纷行礼。

    在众多功臣之中,殷家的日子是过得最苦的,殷开山和墨烈一样去世的太早了,根本没有留下什么政治遗产,更可惜的是殷开山没有子嗣,只是将侄子继嗣过来。

    可以说,凌烟阁的设立,让风雨飘摇的郧节公府至少富贵百年,而提出设立凌烟阁的正是墨顿。这又怎么不让殷老夫人对墨顿心生好感。

    殷老夫人深吸一口气,按耐下心中的激动,满脸微笑道:“墨侯爷请!开山要是得知有如此英才前来拜会,在九泉之下一定会很欣慰的。”

    “殷老夫人请!”墨顿推辞道,却被殷老夫人一手抓住,并排走进郧节公府。

    看着郧节公府的大门重重的关闭,所有的围观的百姓都傻眼了,他们都是来看墨家子被勋贵们四拒门外的笑话呢?怎么突然反转了。

    殷家不但没有将其拒之门外,反而大开中门,隆重的将墨家子迎了进去。

    “快,把消息传回去。”所有探子纷纷将消息传了回去。

    ………………

    “什么?殷元那个笨家伙竟然让墨家子进门了?”教司坊中,正在饮酒作乐的三人直愣愣的盯着传讯之人。

    “殷老夫人亲自大开中门,迎墨家子入府。”传信的家丁详细的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道。

    “怎么可能?殷老夫人老糊涂了,我们不是给他许诺了么?让阎大人给郧节公画像,他现在人海茫茫墨家子进门,是不是不想要郧节公的画像了。”杜荷不可置信的说道。

    在他看来这个计划万无一失,而且屈突家和张家都很配合的将墨家子赶走,怎么到了殷家就变了。

    长孙冲和阎行健对视一眼,不由得闪过一丝阴霾。

    “伯父曾经说过,他未曾见到过郧节公!”阎行健咬牙说道,这件事情是瞒不住的,只好实说了。

    “啊!”杜荷顿时目瞪口呆,“也是说,就连阎大人也画不出郧节公的画像。”

    阎行健苦涩的点了点头。

    杜荷看着没有丝毫诧异的长孙冲,显然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杜荷恍然,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长孙冲明知阎立本不能画出殷开山的画像,却偏偏上门许诺,被殷老夫人识破,最终才将宝押到了墨家子的身上,而这两人竟然联手瞒着自己,让自己最后才知情。

    “杜兄放心!既然连阎大人也画不出郧节公的画像,你认为墨家子能够画出来么?”长孙冲安慰道。

    杜荷心中这才略微放心,可是想到墨家子种种的邪性,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在他手中总能出现奇迹,心中却怎么也不踏实,可是现在怎么说也无用了,只能继续等待消息。

    郧节公府内。

    墨顿恭恭敬敬的在殷开山的灵前行礼上香,礼毕之后,墨顿和殷老夫人来到客厅坐下。

    “墨侯爷,请恕老身直言,开山已经去世十年,而且生前并未留下画像,不知侯爷如何作画。”看茶之后,殷老夫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顿时殷府的所有人都耩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墨顿,每一个都绷住了呼吸,紧张至极。

    墨顿放下茶杯,环视四周正色的说道:“在下既然敢来殷府,自然有把握画出郧节公画像。”

    顿时所有人一片哗然,不敢置信的看着墨顿。

    “墨侯爷才未见过家父,又如何画出一个从未见到过之人的画像。”殷元一脸不信的质疑道。

    “的确,在下是没有见到过郧节公,但是我想贵府一定不会缺少熟悉郧节公府之人,我将通过他们的眼睛画出郧节公。”墨顿自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