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殷老夫人训孙
    “什么墨家子还敢来我郧节公府!”殷元听到门房的禀报,不敢置信道。

    在大唐开国二十四功臣之中,去世最早的就是郧节公殷开山,殷开山在武德六年随着李世民征讨刘黑阀的时候就因病去世。

    甚至根本没有留下男丁,最后由他的侄子殷元继嗣,继承了郧节公的爵位,现在年仅十六,正是年轻冲动时候,听到墨顿到了郧节公门口,顿时暴跳如雷。。

    墨家子连续被赶出来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他怎能不知,而且他早就得到了长孙冲的暗许,会让阎立本绘制郧节公殷开山的凌烟阁画像,他原本以为墨家子不敢来了,却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连续被三家拒绝之后,竟然还敢登郧节公府的大门。

    “墨家子竟然将最后的主意打到了我殷家的身上,真把我当软柿子了。”殷元怒声道。

    “少爷,那墨家子还在门口等着少爷的回话呢?你看?”郧节公府的管家请示道。

    “竟然墨家子自己登门自取其辱,那就别怪我不给他留情面了!”殷元怒气冲天,起身就往门外走!

    “站住!”

    一声怒喝喝住了殷元的身形,只见一个童颜鹤发的老妇拄着拐杖怒瞪着殷元。

    “老夫人!”

    管家连忙行礼道。

    “奶奶!你怎么来了!”殷元连忙上前扶住老妇,一脸恭敬孝顺的表情。

    老妇正是殷开山的母亲,郧节府真正的当家之人殷老夫人,当年殷开山英年早逝,整个殷家顿时山崩地裂一般,就是殷老夫人运筹帷幄,主持大局,力主让殷元继嗣给殷开山,为其守孝,继承了殷开山的爵位,这才保住了殷家的功名和爵位。

    “逆子!我再不来你就把殷家好不容易保留下的荣耀给葬送了。”殷老夫人看着殷元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表情。

    “奶奶?墨家子上门,借助先父沽名钓誉,损害我们殷家的清誉,孩儿将他赶出去已经是对他客气了!”殷元愤愤不平道。

    “逆子,你现在还执迷不悟,先不说墨家子如日中天,简在帝心,就是你把陛下安排给开山画像的画师赶走,你还想不想让你父亲的画像上凌烟阁。”殷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能够上凌烟阁,那可是殷家未来百年富贵的根本,哪里容得下一丝一毫的疏忽。

    “哦!奶奶是担心这,”殷元松了一口气道。“奶奶放心,孙儿和长孙冲交好,他已经答应孩儿,请当朝国画大师阎立本阎大人来给先父画像。阎大人潜心研制新式画技,早已经通汇贯通,丝毫不弱于墨家子的画技。”

    殷老夫人听到殷元的解释,不但没有轻信,反而勃然大怒,一拐杖打在殷元的背上:“长孙冲?长孙冲,你果然是听信别人的谗言,开山早逝,我殷家风云飘摇,韬光养晦明哲保身才是正道,你竟然还敢主动参与到这些纨绔子弟无谓的斗争之中,看我不打死你!”

    殷老夫人举起拐杖对着殷元劈头盖脸的就打,几拐杖下去,殷元顿时头皮血流,却依旧硬着头皮站在那里躲也不躲。

    “奶奶,墨家子不过是和孩儿一般大,怎么可能见到过先父,又怎么可能先父画像,难道随便画一个,就挂在了凌烟阁,那还是先父么?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让墨家子玷污先父的名誉,让殷家成为长安城的笑柄。”殷元满脸血迹,却依旧硬气道。

    “痴儿呀!,你可知道你父亲过世的太早了,他阎立本也没有见到过你父亲呀!”殷老夫人看着满脸血迹的殷元,还一心维护殷开山声誉,即欣慰又痛心的悲呼道。

    “啊!”殷元顿时如遭雷击,不敢置信的看着殷老夫人。

    “你父亲一生戎马征战,常年在外,根本极少回京,而阎立本乃是文官,本来就没有交集。”殷老夫人悲戚道。

    “可是阎大人和先父同朝为官……”殷元依旧不解道。

    “其他三家都是最近几年才过世,阎立本也许见到过,但你父亲在武德六年就已经就已经过世,而阎立本在贞观年才入朝为官,他从未见过你父亲,又如何能够画得出你父亲的画像。”

    “可是长孙冲……”殷元扑通一声,顿时跪在地上,原来自己真的成为了别人斗争的一颗棋子,差点让殷家卷入斗争的漩涡。

    “可是那怎么办,难道父亲的画像就没有办法了么?”殷元口中喃喃自语道。

    凌烟阁可是关系到殷家百年的富贵,而且听说凌烟阁是建在长安城最中心的位置,以供后人参观瞻仰!到时候其他二十三家的画像,都和真人一模一样,而只有殷开山的画像根本不像,当皇上亲临凌烟阁的时候,看着一个个功臣的逼真的画像缅怀他们的功绩,但走到殷开山画像面前,对着一个不是殷开山的画像,估计再多的旧情也说不出口,换句话说,不走心呀!

    殷元脑海中想了想这一幕,不由得心中冰冷,到那个时候,殷家不但成为了长安城的笑柄,就连陛下的恩宠估计也渐渐失去,那才是殷家最大的劫难。

    “痴儿!你现在还执迷不悟,墨家子竟然被三拒门外,却依旧来到我殷府门外,难道是自取其辱的么?”殷老夫人无奈的看着殷元道,这个孩子哪个方面都好,守本分又孝顺,就是脑袋瓜笨了点。

    “奶奶你是说墨家子办法,那怎么可能,没有人能够画得出一个没有见过之人的画像。”殷元眼中闪过一丝希冀,却很快就熄灭了。

    “那就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这世间还有一个人能够画得出开山的画像,那就非新式画技的开创者墨家子不可。”殷老夫人希冀道,墨家子的名声就是她久在深宅也有所耳闻,希望墨家子这一次能够再创奇迹吧!

    “孙儿这就吩咐让墨家子进来。”殷元从地上一跃而起道。

    “不!开中门!老身亲自相迎。”殷老夫人坚定道,这一刻她恢复了当年力挽狂澜巾帼气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