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冲突
    莱国公府。

    乃是大唐开国功臣杜如晦的封宅,在李世民东征西讨平定天下的过程之中,杜如晦和房玄龄可谓是李世民的左膀右臂,立下了汗马功劳,并称为房谋杜断。

    但是天妒英才,在贞观四年,杜如晦因病身故,李世民追封为莱国公,

    墨顿看着气势恢宏的莱国公府,不由叹息,真是同人不同命,他的便宜老子去世之后,墨府根本无人问津,而杜家却依旧封赏不断,得宠依旧。

    不但杜构官运亨通,就连次子杜荷也会被封为驸马都尉,尚城阳公主,要不是这个倒霉蛋后来自己作死,参与李承乾的谋反案,不但丢了性命,还牵连了杜家,否则杜家的功绩,再过百年也少不了的荣华富贵。

    “咚咚咚!”

    铁安上前扣门。

    “谁呀!”

    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门后响起,大门缓缓打开半扇,一个头发花白的门房不耐烦的看着墨顿和铁安。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杜如晦虽然去世,但是杜府依旧荣耀不断,杜家的门房依旧十分傲气。

    “还请通报一声,墨家墨顿前来绘画莱国公凌烟阁画像,昨日已经提前通知过了。”铁安拱手道。

    经过墨顿近一个月的绘画,终于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画好了二十个,而剩下的的这四个却是最难得,因为这些功臣早已经去世了,所以墨顿才将其安排到最后。

    墨顿一般登门的绘画,都会提前通知,约定好时间,以防时间冲突,昨日墨顿就已经提前和杜府报备了,今日登门商议绘画事宜。

    “尔等回去吧!少爷说了,绘画之事不劳烦二位了!”杜府门房不耐烦的挥挥手道。

    杜如晦去世后,由其嫡长子杜构继承爵位,不过由于杜构常年在外做官,莱国公府真正当家的是次子杜荷,而门房口中的所说的少爷,很显然是杜荷。

    墨顿眉头一皱,不由得想起当日在教司坊中,因为公孙大娘和杜荷等人结怨的场景,很显然这就是杜荷的报复,

    “绘制凌烟阁画像乃是陛下亲自下令,也关系到莱国公一生的荣耀,你一个小小的门房有何资格替主家决定。”墨顿冷声一声道。

    “笑话,老爷已经过世四年了,你却今日登门作画,那不是笑掉大牙么?”门房道。

    “既然墨某接下这个任务,也敢登门,那自然有把握画出莱国公的画像,如果耽误了陛下的大事,你一个小小的门房担得了责任么?”墨顿冷然的看着这个强出头的门房。

    “你……”门房诺诺的说不出话来,他当然担不起责任来,如果以后真的怪罪下来,杜荷也许没事,但是他一定有事。

    “还不赶快去通报,不想画就让杜荷亲自给我说!”墨顿喝道。

    “是,是!”

    门房连忙掩住门,慌张前去禀报。

    ………………

    “你说什么?墨家子还不走,就呆在门外!”日上三竿,才刚刚起床的杜荷听到门房的禀报,不由得惊讶道。

    “少爷,墨家子说,画不画让少爷亲口说,小的说了不算。”门房小声的说道。

    “废物,这点事都不办好!”杜荷对着门房怒骂道。

    “小的该死!”

    门房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其实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等事情实在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门房能够掺和的,那把自己摘出去已经算很幸运了。

    “墨家子,竟然你敢来杜府沽名钓誉,就别怪我不给你留一点情面!”杜荷冷哼道。

    所有人都知道,墨家子给众臣画凌烟阁画像,都是按照真人亲笔所画,这才会如此栩栩如生,相像无比。

    但是其父杜如晦已经去世四年了,四年前墨家子还在墨家村忍饥挨饿呢,哪里见到过杜如晦,又怎么给墨家子绘画。

    所以杜荷打心底就不相信墨顿真正的目的是来画像,认为墨顿此次前来,不过是敷衍了事,沽名钓誉而已,再加上他和墨顿之前在教司坊的争公孙姑娘失利,顿时新仇旧恨就在一起,这才有了今天这场闹剧。

    “哎!少爷息怒,墨家子是奉皇命而来的,也关系到老爷上凌烟阁的大事,要是交恶墨家子恐怕不妥吧!”

    杜府管家良伯连连劝道。

    良伯可是杜府的老人,是一直跟随杜如晦的老人,他对杜家看着最透彻,别看莱国公府地位尊崇,自从杜如晦去世之后,杜家的地位已经一落千丈了,这个时候再交恶如日中天的墨家子实属不智呀!

    “良伯放心,没了张屠夫就要吃带毛猪?天下会绘画的多了,本少爷只有定计!”杜荷冷笑道。

    莱国公府外,

    杜荷带领一众家丁,气势冲冲赶来,看到门口的墨顿,顿时怒从心生大喝道:“墨家子,你竟然来到我杜家撒野,辱我先父,是欺我杜家无人么。”

    铁安一看情势不妙,立即反身将墨顿护在身后。

    墨顿厌恶的看了杜荷一眼,这个蠢货,难怪后世将杜府害惨了,也搭上了杜如晦的一世英名。

    墨顿推开铁安,直面杜荷道:“本侯乃是奉皇命而来,谁敢动本侯一根汗毛。”

    论地位他是新封的开国县侯,而杜荷只是一个郡公而已,论大义,他来杜府是奉了皇上之命而来,

    “少爷息怒!”良伯连忙劝道。

    杜荷虽然对墨顿恨之入骨,但是也并不傻,也知道此刻不是报私仇的时候,就在良伯的劝说下,借势下台。

    “墨家子,这次算你走运!”杜荷狠声道。

    “本侯一直都很走运,不用你操心,本侯就问你一句,莱国公的画像还画不画。”墨顿压着火气道。

    “家父的画像只有定计,不劳你费心。”杜荷一字一顿的说道。

    墨顿冷笑一声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罢,带着铁安转身离去。

    “我要是后悔,我就跟你姓!”杜荷一脸嘲讽道。

    很快,在有心人的传播下,杜荷驱赶墨家子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长安城,一个是风头正劲的墨家子,一个是前宰相的儿子。

    整个长安城顿时议论纷纷,然而大多数人都站在杜荷的这一边,毕竟谁也不相信墨家子能够画出一个从未见到过人的画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