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墨药
    

    “吁!”

    一辆四匹全身漆黑没有一丝杂毛的骏马拉着的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墨医院的门口。

    “好俊的马!”

    周围的百姓一阵惊叹,每天前来墨医院的马车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像这种四匹同色的骏马也是绝无仅见。

    马车车身更是全部用名贵木材打造,面花纹雕饰精美异常。

    车帘一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拒绝车夫的搀扶,轻松地从马车之下来。

    “孙神医!”

    早已经等候在墨医院门口的墨顿迎了去。

    “墨侯爷!孙神医可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招待孙神医!”马车旁,庞德给墨顿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忘记皇的吩咐。

    “庞公公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墨顿一语双关道。

    “孙神医这边请。”墨顿邀请道。

    “孙神医!”

    一旁的群众纷纷呼叫,经过昨天在墨医院的试,孙思邈的大名彻底响彻长安城。

    “多谢墨侯爷!”孙思邈一边和蔼的周围的百姓点头示意,一边道。

    “孙神医折煞小子了!叫我墨顿都行,我叫您孙老吧!”墨顿道,直接叫孙神医实在是太生分了,不利于拉关系,怎能完成李二交代的任务。

    孙思邈点了点头,跟随墨顿往墨医院大门走去。

    “孙兄,远道而来,华某昨日有几个急救病人在身,未能远迎,还请见谅。”华老站在墨医院的大门对着孙思邈拱手道。

    “华兄客气了,巫医害人不浅,华兄一己之力,消除巫医之害,实在是让孙某敬佩不已。”孙思邈发自肺腑道。

    墨刊早在孙思邈刚到长安城的时候,已经一期不拉的全部看完,华老的章更是重之重,孙思邈更是连连感慨,墨刊这种新事物对医学的推广是实在太大了,他也曾经接到过深受巫医之害的病人,也曾呼吁过巫医之害,可是收效甚微,但是华老轻轻一篇章,将犹如顽疾一般的巫医之害灭掉。

    “那还是墨顿这小子的鬼主意。”华老自得的笑道,能够消灭巫医这个害群之马,让一心振兴医家的华老颇为得意。

    “墨家子的大名,孙某可是远在五台山也是如雷贯耳呀!”孙思邈笑道。

    “孙老再夸,小子可要骄傲了!还是让小子带领孙老参观一下墨医院吧!”墨顿道。

    “期待已久!”孙思邈期待道。

    “墨医院现有医师五十六人,学徒二百余人,每天接诊人数达到千人。”墨顿报出一个让孙思邈咂舌的数字。

    “好,墨顿,老夫要感谢墨家对医家的支持呀!”孙思邈看着人流摩肩接踵的墨医院感慨道。

    在墨医院出现之前,那些医馆大都是家庭式作坊,找了一个临街的小门店,抓药看病都在其。面积狭小不说,通常也一两个大夫,几个伙计而已。

    不说其他,连孙思邈的医馆好不到哪里去,墨医院简直是开创了医家的一个新模式,让孙思邈看到了医家崛起的希望,这也是孙思邈迫不及待前来参观墨医院的原因之一。

    “五十六名医生按照其所擅长的医术,大致分为内科和外科,其外科包括骨科,皮肤科……”

    墨医院将医学的详细分科让孙思邈眼前一亮,一个医生的时间精力有限,如果专精一门那能够在短时间内称为医术精湛的医师。

    在普通的医馆里面根本不可能实现,哪一家不是把医师当成全才来用,唯有墨医院才会这么奢侈,让一个医师专精一门。

    “一个医师专精一门,而大量的行医经验和医学积累能够使医师快速成长,而医师医术的提高,又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前来。”孙思邈感叹道。

    他算是看明白了墨医院的运行规则,这是一种良性循环,长久以来,墨医院必定医师医术原来越精,名望更大,慕名而来的患者将会更多。

    孙思邈甚至看到了十多名医师联合会诊,其精确的判断,用药的准确是他亲自开药也不过如此了。

    “这里是住院部,一些病情严重的患者,墨医院会将其集安排在这里,由医师和学徒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照应,直到患者康复为止。”

    “这里是急诊室,由医师轮流值班,十二个时辰不断人,专门抢救一些急病的患者。

    ……………………

    …………

    一个个墨医院的部门参观下来,都让孙思邈叹为观止,怪不得墨医院的时间内在长安城打响了名声,那是墨医院在各个方面都已经做到了极致。

    “这是墨医院的药房!”

    墨顿指着偌大的库房,给孙思邈介绍道。

    这哪里是药房呀!这简直是药材厂,看着整整占了五间房子的药房,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的涵养在今日全部白废了,墨医院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孙兄觉得如何?”华老微笑问道。

    “大开眼界呀!华兄可是开创了医家的先河了。”孙思邈感叹一声赞道。

    “孙兄谬赞了,华某不过是半年前也不过是一名乡村野医,哪里有这么大的能耐开创如此局面,这一些都是墨顿这小子的注意!”华老知道墨顿的任务,故意将话题引到了墨顿的身。

    “哦!”孙思邈诧异的看了墨顿一眼。

    “墨医院乃是墨家和医家的合作的产物,墨家排在医家前面,并非墨顿这小子的爵位,而是墨家在其发挥了无与伦的作用。”华老感慨的说道。

    “这些规章制度,都是墨顿这小子弄出来的,再加孙兄已经见到过的听诊器和血压计,其的作用华某不再多说,最先打响墨医院名声的假肢,也只有墨家村的能工巧匠才能制造出来,最让华某欣慰的是这个。”

    华老从药房的一个抽屉之,拿出一个油纸包好的巴掌大的小包,拿过药房抓药医师的热水杯,将小包撕开露出里面的颗粒,倒入其。

    “孙兄请看!”华老轻轻的摇晃着水杯,递给孙思邈。

    孙思邈疑惑的接过来,轻轻一闻,张口道:“桂枝、甘草……这是治疗风寒的药剂。”

    “孙兄果然是医学大家,一闻之下,能此用药丝毫不差的分辨出来,这的确是是治疗风寒之药,准确的说,这只是治疗风寒的一剂药,孙兄可曾计算要煎熬一剂药材需要多久,而华某刚才用时多久?”

    孙思邈顿时脸色一变道:“平常煎熬一副药至少要半个时辰,而华兄刚才不过五息时间。”

    很显然孙思邈已经知道了华老的意思,这种新药相于直接抓草药回家自己煎服,实在是太方便了,墨医院能够取得成功,果然尤其深远的原因,单凭新药这一思妙想,能让多少患者选择墨医院。

    “不光如此?新药每一包的剂量都是一样的,能够让医师更加精准的用药,避免了一些服药过量过少的现象,更加有利于治疗,这种新药称之为墨药!”华老道。

    “墨药!”

    孙思邈一听这个名字知道这又是墨顿的注意,不由好道:“据我所知,墨顿好像并不知医,怎会想出如此的精妙的注意。”

    墨顿闻言一震,知道自己的戏有点过了,脑筋一转,灵机一动说道:“孙老,小子想到制作墨药的注意,一方面是厌烦了煎药的麻烦,另一方面也是从一个典故之得到了警示。”

    “典故?说来听听!”孙思邈饶有兴致的说道。

    “据墨子秘著记载,从前有一个庸医叫胡图!他有一次给一个病人治病,一次用了一斤巴豆。”

    “一斤巴豆,那还不得吃死人!”

    墨顿话音刚落,孙思邈和华老惊呼出声,他们当然知道巴豆的功效,也知道一斤巴豆的威力。

    墨顿点了点头道:“结果,第二天病人死了!病人的父亲报官了,县令问:“你用药的时候,没有看医书么?胡图说我正是看了医书才用巴豆,医书写道:巴豆不可轻用那是重用,所以我才用了一斤。

    这是小子想要制作墨药的灵感,用药过量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

    “好一个不可轻用!”孙思邈恨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