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听诊器
    听到墨顿的解释,年轻女子这才放下戒心,让墨五开始测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咦!”墨五反复的看着血压计的数值,不敢置信的反复的测量了几遍。又拿出一个怪的东西挂在脖子,脖子一头扣在耳朵,另一头让女子贴在自己的胸口。“此乃听诊器!能够将人体的呼吸之声和心跳之声扩大百倍以,更有利于医者对病情的判断。”不等在场的医者发问,墨顿主动的解释听诊器再大唐的首秀。“扩大到百倍以!”孙思邈闻言一震,相对于血压计这个单调的工具,听诊器的用途可大了去了。要知道医的根本是四诊法也是望闻问切,其这个闻是听呼吸,如果这个听诊器能够将闻放大百倍以,那对病情的诊断帮助实在是太大了。孙思邈顿时欣喜万分,以他的见识当然知道了这两样东西对于医者来简直是无福音,以前的医生诊断全凭经验,要是有了这些工具加成,那诊断的准确率将会大大的提高。也许血压计的作用过于单调,不切脉,但是血压计却有着切脉无可拟的优势,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徒可以操作。而眼前的听诊器却是一个连孙思邈这样的绝世名医也为之动容的神器。“更难的是这两样都不让医者接触人体,更便利于对妇女的诊断。”墨顿又抛出另一个震撼性的作用。“啊!”柳明成父子顿时脸色难堪,悬丝诊脉最大的客户是一些贵女贵妇,这些女子非常的保守,而且出手大方,柳氏医馆是因此而发家。而现在墨医院推出了听诊器和血压计,直接将悬丝诊脉最大的优势抹平。一众医馆的坐堂医生顿时心琢磨开来,作为医者,每逢遇到女子生病的时候最为犯难,虽医者父母心,但是男女之防在这个时代也是非常严重,尤其是长安城更是名门贵族皆是,这些豪门尤其看这一点。毕竟不是每一个医生都会悬丝诊脉,大量的客户都流向了柳氏医馆,要是自家的医馆也能够拥有也能够拥有血压计和听诊器,那岂不是以后的客源不翻倍,至少可以增加五成以。“不知道这些听诊器和血压计造价如何,可否卖给我等。”张家医馆的坐堂医生张灵忍不住的问道。柳家父子顿时恼怒的看着这个叛徒,当初喊口号支持自己的有他,现在看到风向不对,立马倒戈。张灵是毫不在意柳家父子的怒视,在墨医院没有兴起的时候,张家医馆和柳家医馆乃是死对头,然而柳家父子仗着悬丝诊脉死死的压了张家一头,现在张家的机会来了,听诊器和血压计的出现,让张灵意识到了悬丝诊脉的末路。然而柳家父子来不及找张灵的麻烦,墨顿的一席话令其如遭雷劈。“卖!现在倒是不可能,那要等到墨医院全部都装备之后,不过在座的各临走的时候,每人赠送一套血压计和听诊器。”“多谢墨少爷!”张灵和众坐馆医生纷纷感谢道。连孙思邈也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擅长于妇儿科,当然也知道当下妇女治病的最大的难题。唯独柳家父子一阵的难堪,看墨家子这东西貌似可以量产,那岂不是自家的悬丝诊脉恐怕再也不是豪门贵妇的唯一选择了。“大家不要得意的太早,这两样东西是否有用还未可知,不定对于诊断病症根本没有任何帮助!”柳明成冷哼道。众人顿时一滞,不过旋即将这个担忧抛之脑后,凭墨家子的以往传般的事迹,这种事情根本假不了,更何况眼前不是正在使用么?是真是假。很快会见分晓了。墨五被赶鸭子架第一次行医,紧张的不行,为了怕出错,一连测量了几遍。“姑娘平时是否头痛头晕,早晨起来的时候疲乏无力,心口隐隐约约疼痛。”墨五问道。“是的,是的!心口隐痛是最近才有的。”女子连连点头。墨五想了想很肯定的道:“姑娘其是你没有生病,这些症状只是血压过低引起的,也是低血压!”“低血压?医徒,你到底会不会医术,怎能胡乱诊治!”柳明成心狂喜,大声的呵斥道。一众医者满场哗然,他们哪一个不是饱读医书,根本没有听过低血压的病症。不过女子此刻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她已经听够了了其他医生的长期调理,现在终于有一个不一样的诊治,而且是能够轻易准确的出自己的症状。“那你该如何治疗,服什么药好。”女子追问道。墨五摇摇头道:“无需服药,只要每将坚持练习五禽戏一个时辰,长此以往定能改善姑娘的症状。”“低血压,那明明是体虚之症,如果五禽戏能治好体虚之症,那简直是下最大的笑话。”柳立诚冷笑道,他对自己的判断绝对自信。“还请孙神医主持公道!”柳明成和儿子一唱一和,配合的十分默契。“孙神医!”女子期待的将手伸向孙思邈。孙思邈将手指搭去,仔细的给女子切脉,又问了女子平时的症状,和以往服用过的药物。良久之后,孙思邈点头道:“的确是体虚之症。”“哈哈哈!”柳家父子猖狂大笑。墨五顿时一脸的沮丧,不知所措的看向墨顿。“没事!你要相信你自己的判断!”墨顿鼓励道。“相信自己,连孙神医都是体虚之症,你们还不知悔改,医徒你还是再多学几年吧!”柳明成得意的道。孙思邈点头道:“这的确是体虚之症,一直以来我们都不知道体虚之症是因何而起,现在终于有了结论,那是低血压!”“呃呃!”柳家父子顿时如同被扼住脖子的公鹅一般,噎在哪里。墨五顿时被狂喜所淹没,他第一次行医竟然得到了孙思邈的认可,激动地简直是不能自已。其他医馆之人也是一阵惊讶,不敢置信的看着墨五和孙思邈。对于孙思邈的立场和医术他们没有丝毫的怀疑,毕竟孙思邈的地位摆在那里。他们惊讶的是墨五和他手的神的血压计和听诊器。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彻底的震撼,后面连续的几个患者台,墨五和柳立诚轮番阵,而结果却让人大跌眼睛。一个的医徒,凭借手简单的血压计和听诊器硬抗悬丝诊脉不落下风,所有人都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血压计和听诊器的神表现,在加它不让医者接触人体的特征,让女性患者没有了后顾之忧,从此以后,恐怕悬丝诊脉真的要成为绝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