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孙思邈
    “墨少爷这是何意,难道是故意消遣柳某不成。 ”柳明成冷然喝道,哪怕是墨顿帝国侯爵,风头正劲他也不怕,柳明成作为前长安第一名医,也有一定的人脉。“柳神医误会了,墨顿之所以如此,和其他人一样,也是想体验一下名震长安城的悬丝诊脉。”墨顿指了指被悬丝诊脉的诊断过的众人道。“不知墨少爷有何指教。”柳明成一愣,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答案,可是他根本不信,盯着墨顿一字一顿的道。“神乎其技!”墨顿一脸正色的道。“啊!”众人顿时一阵惊呼,谁都知道墨医院是墨家的产业,还以为墨顿会故意贬低柳家父子,哪里想到墨顿竟然如此高度称赞悬丝诊脉。墨五原本已经消失的泪水再一次浮现,少爷怎么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柳明成父子也是一脸的诧异,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也称赞自家的绝技,真是神助攻呀!然而墨顿下一句话让他父子肝胆俱裂。“可惜呀!从今以后,流传千年的悬丝诊脉的绝技要成为绝响了!”墨顿状似遗憾的道。“我靠,墨顿霸气呀!”在其身后,秦怀玉等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没有想到墨顿竟然如此霸气,一言不合竟然对其人道消灭。周围群众也是一片哗然,这还是那个万家生佛的墨家子么。“少爷,不至于吧!”墨五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少爷竟然采取如此极端手段。至于柳家父子早已经吓傻了,什么是从此成为绝响,人没了,那岂不是绝响了,他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不顾他的身份对他下手。“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么?”墨顿没好气的道。“那少爷的意思是……”墨五心翼翼的道。“本少爷的意思是,在墨医院绝技的面前,悬丝诊脉是一个笑话,从此以后,悬丝诊脉的神话从此落幕,今的展示将成为悬丝诊脉最后的绝响。”墨顿一字一顿的道。“哦!”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还以为墨顿杀性大起呢?“墨家子,你好嚣张,悬丝诊脉乃我柳家不传之秘,冠绝古今,乃是当世最高之医术。墨医院有何本事胆敢此大话。”柳家父子见墨顿并不是仗势欺人,心才松了一口气立即又听到墨顿悬丝诊脉是一个笑话,立即勃然大怒道。“少爷!”墨五担忧道,那可不是普通的医术,而是传的悬丝诊脉呀!从古至今医家流传的绝世秘术,他虽然对少爷信心满满,可以面对传的医家至高绝技,也难免心虚。“真是夜郎自大!”柳立诚冷哼道。他的年纪也不大,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对于年纪你自己还,名气你自己大的多的墨顿当然看不顺眼,尤其是墨顿贬低自家家传的悬丝诊脉之后,更是觉得墨顿徒有虚名。“墨少爷,老夫虽然佩服你造福百姓无数,但老夫的悬丝诊脉,连华元都避而不战,你又有何底气此大话。”柳明成傲然的道。“华老避而不战,是因为华老是一名真正的医者,他的时间都是用来抢救生命之,并非是怯战!怕了你们,至于这个挑战,我替墨医院接了!”“哗!”墨顿一席话顿时引起满场哗然。他们没有想到今一波三折,先是柳家父子门踢馆,后有墨医院避战,最后墨家子接下战帖。“哈哈哈!”柳明成父子开怀大笑,他原本以为今要无功而返,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如此鲁莽,让他得偿所愿。“好,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墨家子也是一个医学大家,老夫实在是看走眼了。”柳明成实捧暗讽道。哪知道墨顿摇了摇头道:“在下哪里会医术,要给你们试的是他!”墨顿手指一指,指向一旁焦急的墨五。“我!”墨五目瞪口呆,连忙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还只是个学徒,华老我还没有学成,还不能行医!”“医徒!”众人一阵惊呼。一个医徒对阵身怀悬丝诊脉的绝技的名医,怎么看怎么荒唐。这一下好了,墨医院的神话要毁于一旦了,实在是可惜了!所有人都不认为墨五有赢得可能,这一下墨家子要成为败家子了。唯独秦怀玉几人兴奋异常,丝毫不担心墨顿,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秦怀玉更是兴奋的大呼道:“墨顿这家伙又要搞大事情了。”这几个损友还清楚墨顿的性格,每当墨顿故意做出出人意料的事情的时候,是墨顿要搞事情了,看样子这一次要在医家搞事情,而悬丝诊脉很不幸成为了靶子。墨五几乎要哭了,哭丧着脸对着墨顿道:“少爷,我不行的,要是输了,墨医院的名声毁在我的手了!”墨五可是知道华老对墨医院倾注了多少心血,要是华老出来以后,发现墨医院的招牌被自己砸了,那还了得,非得逐出师门不可。“放心,要是其他的医师来,我还有三分顾虑,可是悬丝诊脉……呵呵!只要你用我帮华老制作的那两样东西,保准你能赢!”墨顿道。“当真!”墨五将信将疑道。“少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只要今你能赢,少爷保证将你明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医者。”墨顿诱惑道。“可是!……”墨五还是将信将疑。“你你想不想行医吧!”墨顿抛出最后一根压倒骆驼的稻草。“想!”墨五重重的点头。“墨少爷确定要用这个少年试,老夫恐怕胜之不武呀!”柳明成道。“他是华老的亲传弟子。”墨顿正色的道。顿时不少人羡慕的看着墨五,要知道在这个时代亲传弟子代表着将来要继承师父的衣钵,可想而知,墨五未来的成一定不可限量。“好,这么定了,立诚你来会会华神医的高徒。”柳明成点头道,光是华老的亲传弟子这一称号已经足够了。“是!父亲!”柳立诚道。“不过既然是赛,那要有输赢,那请各位医馆的大家做个见证。”柳立诚向四周拱手道。“好,柳神医放心,如此盛事,我等怎能错过!”周围各大医馆的医者连声道。“哼!你们都是来找墨医院麻烦的,能不能秉公办事我看难。”秦怀玉在一旁高声道。“对!”一旁的看热闹国子监众人在程处默的带领下,也纷纷鼓噪。柳明成顿时一阵头疼,这些都是国子监的学生,他可拿他们没辙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清晰的传遍了所有人的耳朵里。“不若由老夫做个见证如何,”伴随着声音,只见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从人群走了出来。“阁下是”柳明成疑惑道。“老夫孙思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