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神汉的骗术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庞德尖锐的声音响起,按照以往的惯例,这就是李世民退朝的例行问句,就像是平常在大街上熟识的人问一句你吃了没一样,群臣都已经收拾东西,准备退朝办公。“微臣有本奏!”一个声音打破了朝堂多年的默契。众人循声望去,直勾勾的看着身材魁梧的李君羡,李君羡尴尬的让出身子,露出后面的墨顿。“这个愣头青!”不少朝臣微微皱眉,不过想到墨家子第一次上朝,不知道朝堂的默契,也就没有说什么了。“哦!”李世民诧异的看着墨顿,虽然直觉墨顿这小子一定要出幺蛾子,但是朝臣上奏乃是规矩,也不好驳回。“墨爱卿!有何要事相奏,呈上奏折来!”李世民准备先压着看看,否则一不留神这小子很可能又要爆出猛料来。“奏折?”墨顿顿时傻眼了,他这才是第一次上朝,哪里有玩意。群臣看得出墨顿的囧状,不由得暗笑,李世民顿时黑脸,这厮该不会没有奏折吧!“墨顿,无本还喊上奏,故意扰乱朝堂秩序,因功持宠,简直是无法无天。王御史看到墨顿吃瘪,第一时间跳了出来。“墨顿,你当朝堂是在过小孩家家呀!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小心你的屁股再挨板子。”李世民黑着脸,吓唬墨顿道,不过谁都能听出李世民慢慢地爱护之意。“墨家子真是好运道!”不少朝臣心中暗惊,能让李世民亲自袒护,可见墨顿在李世民心中的地位。“回陛下的话!微臣真的有事启奏,由于微臣没有奏折,而且这种事情也说不清楚。所以微臣组织了一场话剧,亲自给陛下演一遍。”墨顿满脸委屈的说道。“话剧?”李世民疑惑道。墨顿连比带划,终于给李世民解释清楚什么是话剧。“哦!”李世民恍然大悟,不就是将故事演出来么?在这个时代,皇帝除了和后宫三千那啥之外,娱乐节目也是有限的可怜,墨顿一席话,不禁吊起了李世民的胃口。“除此之外,微臣还需要几个帮手,他们正在皇宫之外!”墨顿道。“准!”李世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过眼神中的兴奋,怎么掩盖不住。太极殿外!一个戏台很快搭好,台上摆着一个香案,上面蜡烛焚香黄纸,应有尽有。不少朝臣不由得皱眉,不过想到墨家子一贯的神奇表现,这才没有出言阻止。王御史心中大喜,墨顿越是荒唐,他就越能抓住墨家子的把柄,想到此处,王御史立即精神百倍,专心致志的等着挑墨顿的错。“神汉的骗术!”一个少年举着一个牌子,上面五个大字让众臣知道了墨顿的意图。“秦怀玉!”秦琼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举牌的少年,不由得将目光投向程咬金尉迟敬德,很显然只要有自家的小子,其他两家也跑不了。程咬金和尉迟恭也一脸无奈,自家的小子刚刚回来,又和墨家子搞到一块了,不过对于他们和墨顿往来,三人并没有反对,毕竟跟着墨顿虽然总搞出一些大事情来,总好过当一个纨绔子弟去遛狗玩鸟“第一目杀鬼见血!”秦怀玉牌子一翻,露出另一行大字。“仙师,我弟弟生病了,还请法师施法,救救我弟弟!”果然,程处默扶着一脸浮夸表演的尉迟宝林,出现在戏台上。“你弟弟乃是厉鬼上身,待本仙师施法驱鬼,你弟弟只会不药而愈。”披头散发墨顿一副神汉打扮,稚嫩的小脸努力装成仙风道骨。群臣心中一凛,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巫蛊之术!再联想之前的上一个牌子,众臣终于明白,墨顿要破解这些巫蛊之术。其实这种事情哪里是只是在民间流传,朝廷官员迷信的也不少。杀鬼见血更是民间巫师常用的手段。只见墨顿手持桃木剑,嘴里念念有词,更加浮夸的跳起大神,拿出一个黄纸,用桃木剑蘸水,砍向黄纸,顿时黄纸上出现几道,鲜红的血迹,犹如真的像厉鬼被杀死一般。“啊!”群臣惊呼,不敢置信的看着沾有鲜红血迹的小人,只有李世民和房玄龄脸色平静,他们早已经从墨顿那里知道了答案。墨顿随手一招,将对着香案的蜡烛来一个隔空点火,更是让众臣心头一跳。“你身上的厉鬼已经被我诛杀,喝完这杯符水,包你百病全消。”墨顿蛊惑道。舞台上,尉迟宝林毫不迟疑立即奉上重金,喝下符纸灰水,立即倒地一命呜呼。“大胆神汉,竟然用姜黄碱水装神弄鬼,草菅人命!给我拿下!”最后扮演捕快的房俊登场,揭穿了墨顿神汉的手段,将墨顿关进大狱。房玄龄无语的看着自家的傻儿子,没有想到你也入坑了。墨顿等人的表演很浮夸,而且众臣当然不相信墨顿真的有鬼神一般的手段,但是换位思考,要是真的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神汉,自己是不是就像眼前的尉迟宝林一样,喝下这晚符纸灰呢?众臣不由得冷汗直流。接下来,请仙降佛,茶水显字,米汤写字,神功治病,一个个常见的民间巫师手段,一一被房俊破解。每破解一个,重臣的脸色都阴沉了几分,李世民和房玄龄更是阴沉如水,上一次墨顿只是粗略的提到了两个,远没有今天这么详细,这么直观,尤其是看到尉迟宝林一遍遍浮夸的死去,没有一个人笑的出来,反而心头一片冰凉,要不是知道真相,恐怕连他们也都会深信不疑,更何况那些普通的百姓。可想而知,巫医横行的这么多年,有多少人因为耽误治疗像尉迟宝林所演的那样枉送性命。王御史脸色苍白,异常难堪,此刻再也没有找墨顿麻烦的想法了,他本人就是十分相信这些鬼神之说,也曾经请过巫师道士在家做法,所用的手段和眼前墨顿表演的一模一样,甚至手段还没有墨顿的齐全。那岂不是说,自己被骗不说,还是被一个二流手段的骗子欺骗。“下油锅洗手!”当秦怀玉又一次举出牌子的时候,所有人一片哗然。下油锅的恐惧可以深入人心,无论是史书上的记载,还是十八层地狱的传说,每一个都让人不寒而栗。然而眼前的一切都却冲破了众人的心里底线,一口大锅架起,锅下大火熊熊,锅内油浪滚滚。而墨家子伸出双手,一脸惬意的在油锅中洗手,所造成的冲击力实在是震撼人心,就连倒地装死的尉迟宝林也忍不住坐起身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墨顿的表演。墨顿看着轰动的效果,心中暗暗得意,要不是油实在是难以清洗,墨顿就选择了更加震撼的下油锅洗澡了。“这不可能!”魏征脸色苍白,颤颤巍巍。所有人都知道墨家子是在破解神汉之术,但是熊熊的大火,滚滚的油浪这些可都是他们亲眼所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等房俊出来解密,李世民第一时间冲到了墨顿的面前。要说之前的符纸之类的,他还能理解保持镇定,可是看到墨顿连十八层地狱的手段,下油锅都能搞出来,李世民怎么也淡定不起来了。秦琼不顾墨顿油乎乎的双手反复拿起来翻看,竟然没有丝毫的伤势。“哎吆!”程咬金胆大包天,想学着墨顿将手深入油锅,结果才试探着点了点,就被烫的哇哇叫。墨顿赶紧把油锅下的火停了,吩咐众臣远离油锅。墨顿好歹没有忘了已经成为背景墙的房俊,将其招过来,给李世民和众臣揭秘下油锅的奥秘。“上面是油,下面是醋。”众臣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简单。“油很轻,一旦和水掺在一起,就会浮在上面,根本看不出来,这种把戏很简单,很多油坊就是利用这种手段,将水掺入手中,弄虚作假。”墨顿解释其中的原理。“而且醋的沸点很低,又在锅的下面,大火一烧,就会沸腾,从外面看就像是油锅滚了一样,其实根本不烫手。”墨顿用手在油锅里试了试温度,示意程咬金再次去实验。“咦!果然不烫!”程咬金惊呼道。看着油锅滚滚,其实锅内的温度也只是适中而已。“那为什么,我上一次摸得时候很是烫手。”程咬金不解道。“那是因为小侄故意拖延了一段时间,油锅中的醋已经烧完了,油锅的温度已经很高了,所以程伯父才会感觉的烫手。”众臣这才恍然。“这些神棍的手段果然卑劣,如此一来,可以无声无息的湮灭证据,让人防不胜防。”程咬金愤然道。“启禀陛下,微臣奉命破解巫医行骗的手段,今日特向陛下汇报,还请陛下指示。”墨顿郑重的向李世民行礼道。李世民赞赏的看着墨顿一眼,这个小鲶鱼虽然平时不省心,但是办起事情来很是敞亮还知道给李世民揽功劳。“皇上英明!”群臣连忙道“启禀陛下,百姓愚钝大多不识字,而且一些地方深受迷信危害,遗毒难清,如果能够采用这种形式普及,相信效果一定很好。”房玄龄一眼就看出话剧的优越性,直观明了,而且越是愚昧不识字的百姓,深信迷信的越多,如果用这种方法,一定能事倍功半。“好!房爱卿立即则手去办,墨顿全力配合房爱卿这一次一定要根治民间迷信之风,。”李世民坚决道。“是!”房玄龄和墨顿领命道。墨顿第一次上朝,完美落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